姿言姿语

a blog of heaven0701


跑完步写个流水账

热度:

周一,没有亮点的一天,工作的事情没啥好说的,大家都在讨论事业单位工资改革的事情,也不知道能改成什么样子。娜姐怀孕了,祝福吧。晚上回家跑步,6km in 31min1s,速度还可以。

周二,开始排练年会的节目了,真的是太糙了,也就刚有个大概的轮廓,之前想表现的一些内容落到纸面上完全没有效果。晚上也没去跑步,叶比同学在外面玩了一天手机没电了,各种联系不到。

周三,继续排练节目,反正大家一起出点子,一天比一天成熟就是了。还有个好点的消息就是跟zwei的项目搞得差不多有眉目了,不过zwei在成都出差,没空理我就是了。晚上回家看了个纳达尔的比赛,我擦,赢得那叫一个惊险,看完之后出去跑了个步,5km in 25min6s,这个配速跑起来无比的累。

周四,T总又开团了,可惜真心没有啥好耳机可以买了,双单元动铁也没用,苹果的配件也没太多需要的,哎,想想本科那会儿团购那些事儿,还有水木那些事儿,真心都经不起时间的碾压啊。下午休假,叶比要回家学车了,顺便看了个韩国的比赛。傍晚出门的时候突然发现火车是北京站而不是北京西的,擦,赶紧打车就走,赶上晚高峰,路上也堵,最后可算是在开车前赶上了火车。地铁回家看了个国足对袋鼠的下半场比赛,真心踢不过,速度跟不上,力量比不过,技战术上也不对路,蔡慧康根本就不会出球,任航这几场都弱爆了,哎,跟戴老板不是一个量级的。

周五,上午审节目,忘了去zwei那儿,结果下午想去的时候zwei有事儿。下午听了个80岁的老爷爷讲s400,讲着讲着老爷子自己就糊涂了,不过还是很佩服的,这么大年纪了讲一下午课一点都不觉得累,我自己听着都困得不行。晚上本来说打球的,结果豪车主喊着吃麻小,于是一下班就闪人了,豪车主从四环接上我去胡大,版二刚落地,有事儿没过来。吃完之后大家都在玩我叫mt2,于是回家我也下了个开始玩…

周六,上午醒来去了趟单位,中午回学校跟实验室的人吃了个饭,下午找了个咖啡厅聊了好久,还空了半小时去图书馆坐了会儿。5点钟跟李教授汇合,地铁去东单,随便找了个胡同里的饺子馆吃了个晚饭,然后去人艺看万尼亚舅舅。路上下了一薄层的雪,蛮好看的。剧评回头再写吧,回家就11点半了,看足总杯,各种冷门,根本就停不下来。我军主场也没拿下英冠队..

周日,上午一直在睡觉,中午起床跟小明去吃了个庆丰包子,还不错,也不贵,炒肝也行。下午本想去按摩的,结果一直睡午觉睡到4点多,要不是叶比打电话,估计我还醒不来。看了周五晚上中国好歌曲的视频,除了马条没啥惊艳的。晚上出去跑了个步,5km in 26min5s,根本跑不动。一会儿督战国米,周中赢了桑普,也挺不容易的。

清明小假也过去了…

热度:

上周过的还是很happy的,因为上班的日子只有3天,周一到单位之后李姐就跟我说这周最好把羽毛球的时间改在周一或者周二,于是我就立马打电话改在了周一。上午基本没啥正事儿,下午给周强给我打电话说听见zwei说关于量子成像的事情,我立马就给zwei打了个电话,说找个时间过去聊聊,伊对我还是很客气的,约了周二的下午,zwei说下午有事儿,上午吧。周一晚上好像没加班,叶比同学加班,给她买了个小蛋糕,然后我就去打球了。

周二,早晨到了之后聊了会儿天我就打车去学校了,司机是个3个月的新手,不认识路,结果给我绕了下,最后多给了我点打车票,我恬不知耻的一起报销了…大概10点钟去实验室,zwei正在跟周强讨论实验,光纤那边的摊子基本还是那些东西,我很欣慰的说我还都认识。然后我就去跟zwei聊天了,伊一点都不忘挤兑我。哦,还先去拜见了一下黄主任,美艳一如当初啊!

zwei:你在你们单位就做这个?(指量子xx)
我:不,这不是我的主业,我主要做的是xxxx、
zwei:我觉得也是,你要光做量子的话,怎么吃饱饭的?
我:(ndy!)

类似的段子好多,一直聊到11点半,也没达成什么具体的意向,只是就某些想法有了比较靠谱的认识。说请他吃饭,他不来,于是我就跟周强、李云翔和李永卓吃日昌去了。反正也是各种聊天,有一搭没一搭的,实验室最近生病的特多,风水不好啊…吃完饭聊到2点钟,然后回学校,见了几个人和别的老师,然后慰问了一下鲜蛋和didi同学,顺便拿了哥本哈根的票。晚上打车回单位,刚好赶上一起吃饭,吃完饭没多会儿就回家了。

周三,上班,大家都在等着放假,也没心干活儿,上午混着混着就过去了。中午吃饭,下午开了两个会,开完全室大会就闪人了,叶比下班比我晚,在她单位等了她一会儿,吃完饭陪她买了双板鞋,准备清明小假的旅行。

周四,早晨9点钟出门,跟叶比一起地铁到南站,西单换乘的时候出了个小插曲,吓死我了,好在最后有惊无险。上车,高铁速度还是很快的,到济南只需要1个半小时。从西站出来,公交到大观园,走路去住的地方,安顿之后就出门了,在附近的便宜坊锅贴店吃了个午饭,特好吃,还不贵,本来想去鲁味斋吃烧鸡的,但只能外带不太方便,于是叶比同学就一直怨念啊!打车去黑虎泉群,蛮好的,济南的春天比北京早,叶子都绿的,周围都是柳树,很妖娆。一直走到泉城广场,好多放风筝的,然后往北到泉城路,在省人大大院儿里溜达了会儿,那里是珍珠泉泉群。晚上跟叶比的大学同学吃饭,现在一个酒吧喝了点饮料等人,去芙蓉街转了一下,人暴多啊!!然后在紫霞门吃的烤肉,吃完也不早了,打车回去洗洗就睡了。

周五,早晨也差不多9点出门,外面下雨,早晨吃了点昨天在芙蓉街买的青稞饼,然后打车去大明湖附近,先在西更道附近溜达了会儿,然后到的大明湖,从南门进,到东门,然后转到北门,差不多就该吃午饭了。那边没啥吃的,走了半天冤枉路,打车回南门的微山湖鱼馆吃鱼,也不贵,蛮好吃的。吃完溜达到五龙潭,然后是趵突泉,那会儿也不下雨了,趵突泉好多人,挤得要死。从趵突泉出来,跟明明约了吃完饭,叶比也要去跟同学吃饭。本来说都在恒隆吃的,结果叶比他们最后去了遥远的二环东路。跟明明吃的铁板烧,聊了好久,感觉蛮好的,然后打车去接叶比。回宾馆洗洗就睡了。

周六,早晨7点起床,洗漱完了收拾东西退房打车去西站,在kfc吃了个早饭,然后等着上车。回北京之后中午去了传说中的五棵松大集,根本没有我们要买的东西,午饭吃的驴火,然后买了菜回家准备晚饭。下午看了半场鲁能,nb的四连胜有木有!吃完晚饭回家,家里竟然木有燃气了,擦,不想吐槽了。洗了个衣服,困得不行,准备睡觉了。这周6天班,嗷嗷!

流水下上个周末吧

热度:

周五,呃,白天干活儿,开了一天会,本来说上午就可以搞定的东西,生生开了一天还没开完。晚上看电影,傍晚吃加班餐的时候头儿说周六上午继续开,我说周六有事儿,伊说那就周一。我问周六多久能开完,伊问我啥时候有事儿。我说12点回学校,11点就得走。伊很确定的说10点半肯定搞定。于是我tmd竟然相信了他。周五晚上一起在耀莱包场看的imax的敢死队2,完全不需要任何智商,看个过瘾就够了。这片子的结论就是,rmb玩家永远比屌丝玩家nb。看完电影回来给荔枝打了个电话,约了晚上夜宵,等出去吃的时候就快11点了吧,就在我们小区旁边的一个卖串儿的那儿,感觉真爽,有啤酒有串儿还有能蛋逼的人儿。跟丫聊了好多,各种朋友的8g,各种抱怨自己苦逼的工作和生活。回来就快1点了。yippee同学生病了,好可怜,也没法在身边陪着..

周六早晨上班,开会,tmd我10点45走的,还远没有开完。骑车到院门口,打车奔五道口华联就去了,还好四环不堵车,到麻辣诱惑的时候他们已经开始吃了,这群人好久没见了,isheep 玉珠 bydt和鸟core还是我生日的时候见的,yingzi和wiki都不知道上次见面是啥时候了,巫巫倒是假期见过。吃完饭之后他们去isheep家了,我背着大包先回学校给罗姐姐送月饼。完事儿之后去zdane实验室聊了好久的天,然后回自己实验室,下了半下午的文献,也没有去isheep家玩儿。4点的时候给zwei打了个电话,问啥时候有空聊会儿,因为找罗姐姐的时候看见他了。借了李云翔的车去东门易初莲花买了两盒月饼,回来就去5楼了,刚好9字班推研面试。zwei一如既往的调戏了我好久,然后又语重心长的给我讲了好多大道理,哎,越发的觉得自己硕士三年有愧于他老人家。晚上跟李永卓在紫荆2层吃的涮羊肉,然后我就去看话剧了。剧评见上一篇日志。

看完话剧回了趟实验室拿东西,然后去w楼找邱磊,晚上在那儿睡的,伊出去玩了一天,我刚回去伊就睡了。省略一些事儿。

周日早晨醒来就9点多了,喊了朱锋一起聊到11点多,我出去跟别人吃的陈阿婆,然后吃完饭回罗姆楼下的绿坞上了会儿网喝了杯茶,版二给我送了几个鲜肉月饼,哇哈哈,好吃的一塌糊涂。跟版二聊了会儿,伊过的还算好,复习cpa呢。4点钟我去打羽毛球,然后打完跟李云翔和xlucy吃的桃李1的麻辣烫,吃完之后直奔新学堂,衣服都没换!我承认带着一身臭汗去看舞剧是一件很没品的事情,不过在最后排的角落里,旁边也没人,趁着中场赶紧去厕所换了个衣服。舞剧的剧评不写了,情节性不强,舞蹈动作类的我又不懂,反正觉得是各种跳,演员应该很累。下半场最后的自由表演很牛逼,各种high。看完之后直接出南门打车回单位,骑车回长安新城,洗澡洗衣服。

悲剧的事情是电源适配器又坏掉了,这是毁在我手里的第7还是第8个了。球儿也没好好看成,拿手机用wifi看了会儿,略不爽,也累了,睡的倒蛮好的。

周末几天yippee的妈妈去上海看她了,伊刚好生病+搬家,可怜孩儿还去医院挨了一针。不过周日的时候就好多了。这周一周二的流水就不写了,基本毫无亮点,每天有各种人跟我咨询23所or25所,我滴个神啊…

睡觉了,再不睡某人有意见咯~~晚安

 

zwei说..

热度:

刚在走廊里碰到。

zwei:答完了?

我:没呢,下午..

zwei:哦,准备的差不多了吧

我:紧张..

zwei:紧张个p,这不一个个的都出来了么。文章你也有,还能不让你过?

我:呵呵…

zwei:带把刀去..

我:(nmb  nmb  nmb…)

Tags:

流水一下吧,最近过的有点匆匆..

热度:

今天上午去罗姆论坛,起得晚了点,跟kira去的时候刚刚好赶上签字领饭票。上午的讲座挺无聊的,10点半多吃的茶歇,也没抢到啥。之后张林老师的talk还是很不错的,不管从口语上还是从内容上,完胜其他人。12点的时候去志愿者那边报到,换上了红色无字衫,刚好饭票丢了,蹭了志愿者的饭——一品三笑怎么说都还是比丽华快餐的level高一点吧。不过据说日本人在rohm 7f吃的是木盒装的寿司..上午曾培炎学长来敝实验室,我在论坛那儿,于是就没见到。中午见到zwei的时候给我讲了一下。上午还有件重要的事儿就是花钱去paperpass花了50大洋查了个重,哎,有一定的重复率,但挺扯淡的,于是大概改了一下就打包发给zwei了。下午一直在志愿者,都是杂事儿,主要负责引导着系友签字,反正不管多老的多小的都随便签。碰到了在北京出差的helen同学,风采不减当年啊。去rohm 6f的系史馆看了一圈儿,看了好多人的学籍卡,还是很可乐的。晚上去桃李吃饭,之后在紫操看了会儿弦舞,没有等到南无就撤了。晚上跟kira去新清华学堂听交响乐,还是很不错的。之后回实验室收拾了一下东西,给老妈打了个电话,把cpl的接受邮件发给zwei。11点多的时候去紫荆19给siheng送书,然后回寝室看球。

昨儿,呃,改论文,然后策划五一出行的事儿。不出意外的话跟明明去凤凰,玩几天就回来。之外的亮点似乎就不多了,每天跟小师妹聊天,不过这孩子今儿回家了,没人可以tx了。傍晚回实验室的时候,zwei碰到我跟周强讨论论文,于是就直接撒手交给周强了。伊给我提了不少意见,我接纳了一部分…晚上大概11点多就回寝室了,不过睡着的话也得有2点了。

前儿,亮点就是写了个文艺的致谢,然后被各种吐槽,哎。之前的晚上陪版二在紫操转悠了会儿,虽说现在没有版了,但伊好歹还是我版二。在实验室熬到2点,去刘中金那儿看欧冠,rm输了,鸟叔真叫人心疼。回来就天亮了,在园子里溜达了一圈儿,真心舒服。

哦,差不多跟上篇流水接上头了,写到这儿就算了吧。

 


Powered by Google Talk Widg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