姿言姿语

a blog of heaven0701


流水一下吧,最近过的有点匆匆..

热度:

今天上午去罗姆论坛,起得晚了点,跟kira去的时候刚刚好赶上签字领饭票。上午的讲座挺无聊的,10点半多吃的茶歇,也没抢到啥。之后张林老师的talk还是很不错的,不管从口语上还是从内容上,完胜其他人。12点的时候去志愿者那边报到,换上了红色无字衫,刚好饭票丢了,蹭了志愿者的饭——一品三笑怎么说都还是比丽华快餐的level高一点吧。不过据说日本人在rohm 7f吃的是木盒装的寿司..上午曾培炎学长来敝实验室,我在论坛那儿,于是就没见到。中午见到zwei的时候给我讲了一下。上午还有件重要的事儿就是花钱去paperpass花了50大洋查了个重,哎,有一定的重复率,但挺扯淡的,于是大概改了一下就打包发给zwei了。下午一直在志愿者,都是杂事儿,主要负责引导着系友签字,反正不管多老的多小的都随便签。碰到了在北京出差的helen同学,风采不减当年啊。去rohm 6f的系史馆看了一圈儿,看了好多人的学籍卡,还是很可乐的。晚上去桃李吃饭,之后在紫操看了会儿弦舞,没有等到南无就撤了。晚上跟kira去新清华学堂听交响乐,还是很不错的。之后回实验室收拾了一下东西,给老妈打了个电话,把cpl的接受邮件发给zwei。11点多的时候去紫荆19给siheng送书,然后回寝室看球。

昨儿,呃,改论文,然后策划五一出行的事儿。不出意外的话跟明明去凤凰,玩几天就回来。之外的亮点似乎就不多了,每天跟小师妹聊天,不过这孩子今儿回家了,没人可以tx了。傍晚回实验室的时候,zwei碰到我跟周强讨论论文,于是就直接撒手交给周强了。伊给我提了不少意见,我接纳了一部分…晚上大概11点多就回寝室了,不过睡着的话也得有2点了。

前儿,亮点就是写了个文艺的致谢,然后被各种吐槽,哎。之前的晚上陪版二在紫操转悠了会儿,虽说现在没有版了,但伊好歹还是我版二。在实验室熬到2点,去刘中金那儿看欧冠,rm输了,鸟叔真叫人心疼。回来就天亮了,在园子里溜达了一圈儿,真心舒服。

哦,差不多跟上篇流水接上头了,写到这儿就算了吧。

 

升级了一下wp

热度:

顺便得瑟一下实验室新换的显示器。前几天搬家,所以一直都没有blog可以写,竟然心里还总会想这件事儿,从某种程度上,说明我还记得这个地方,而且且忘不了呢。

最近的日子也没啥亮点。周五晚上跟luluto 鲜蛋还有didi吃了个夜宵,聊了很多,这年头幼儿园聚个会才凑四个人,真不景气啊不景气。过几天peas回来,然后牛回来,不知道能聚几个人。荔枝这个dz这周得去医院拆线,我得抽空关心一下他。周六晚上跟人去鼓楼吃了个饭,自个儿去秋栗香买了斤栗子回来吃,结果回来都凉了。周日在寝室宅了一天,基本都是在睡觉了。这个周末也没有球看,真不爽。今儿早晨来收拾自己的电脑,不能上网,中午修好,下午来实验室整理东西,晚上打球然后吃饭。毫无亮点的重复生活。

哦,说起实验室搬家的事儿,吐槽一下某些人,一到干活儿的时候就装孙子,一看见老板来就赶紧拿个抹布到处擦,真至于。还有,搬了个家,结果我可爱的饭盒被压碎了,我可爱的飘逸杯被撞cei了,嗷嗷!

其他的事儿,写出去的明信片同志们纷纷收到了,某些人表达了一下惊喜,让我还是很欣慰的。就这样吧,明儿估计还得整理东西。

睡觉

热度:

累死了,出去早晨跟zwei讨论提纲之外,搬了一天家,基本重的箱子都是我搞定的。一天也没吃饭,晚上回来的时候去小桥买了个串儿,然后无比怀念当年的煎饼。

据说搬到rohm之后,桌子不换,电脑不换,办公和实验的空间都小了,来回做实验还不方便,真搞不懂为毛要搬家,楼里还特别味儿,很多屋子还没装修,乒乒乓乓的。新楼没有wifi,不能免费蹭无线网。

早晨收到了买的明信片,今儿晚上基本都在写,哗啦啦的,字儿超丑,因为换了支新笔,特不适应。国外的邮票刚刚够,国内的大概差十几张,囧死。有邮票的已经扔出去了,没有的明儿买了贴上再扔出去吧。还有,龙须沟的票出了点问题,唉,水逆期间这种有一定实效的约定真心不靠谱啊,还好事先没有约人,否则又尴尬了。

快圣诞了,去年的这会儿认识了jinghi,一年就这么稀里哗啦的过去了,过几天该好好总结一下了。

真tm累

热度:

夺冠之后突然很空虚,生活似乎失去了乐趣,那种快乐的感觉冲破了某个阈值,然后直接把整个感官系统给击毁掉了一样..

早晨7点多就起了,穿好衣服。随手拿了一件衬衫,发现最后一个扣子竟然扣不上了,我日。好容易找了件看着大一点的衬衫穿上,然后去主楼,发现没人..打电话,李永卓跟我说原来是8:30集合,tnnd。一会儿看到了7:30就到了的李云翔..然后跟着刘仿帮着收拾了一下会场,进去听了一会儿,到9:30去上课。基本啥也没听进去,熬到下课,然后一起去吃自助。我们在门口边扯皮边等黄老师,结果直到1点多,老黄打电话说她不过来了,kao,就是跟冯老师等人赶紧赶紧去狼吞虎咽一样的吃..甜点不错,没有肉。

吃完饭会主楼听报告,困得要死,中间几度要睡过去。不过中间茶歇的时候还不错,各种水果我都很喜欢,还拿了听可乐回来喝,终于到5:30结束,赶紧回寝室,饭也没吃。回来之后倒是不怎么困了,然后7点多的时候wsn和luluto说一起夜宵,于是开始看天足,看到50大进球的时候刚好很悲剧的去吃夜宵。唉,6字班要毕业了。wsn最后去了哥廷根,luluto去了usc。今天还见到了版二,伊也忙完了之前的考试。聊了好多,席间提到好多事,懒得去想了。某a真神奇,不提了。

最近心情挺闷的,唉,三限天王要过天顶了,不知道会有怎么样的变革。

睡吧。

人品守恒定律

热度:

这玩意儿真无敌。

昨儿被雨淋被车撞,今儿早晨上课昏昏沉沉,基本啥都没听懂,愧对冯老师啊。中午李蕾刚好在学校,于是一起去宏状元喝了个粥,撑死我了。之后她刚好要上网,于是就带她回实验室,不过很悲剧的是2点开会,没等她写完稿子就请她回去了。告诉她在6g上网的方法,结果伊后来告诉我说没成..

下午翘掉了某激光原理课,在实验室听黄老师布置rohm公司论坛的事情,大体我要负责周日下午的接待,也不要穿正装,还好。然后就是周一要装作去听讲座的,好吧..开完会才2:40,于是在周强的”压力”下下去调电路。刚好张老师在搭一个小平台,于是我屁颠屁颠的打了好一会儿小工,乐死我了。张老师干活的时候嘴一直不闲着,tmd nnd kao等词汇不绝于口,特逗。当我准备干我自己的活儿的时候,却发现没找到万用表,于是又把周强请了下来。

调试,刚好伊在旁边站着,跟我说,你这样是测不出来的。然后把示波器调了一阵子,又跟我说,kao,出来了。

我大惊失色,看着杂乱不堪的波形问他,怎么可能啊,这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能用么?

伊很淡定的说,示波器太弱,只能显示成这样,你仔细看,blablabla…

我急忙点头,轻道一声原来如此。

伊笑着拍了一下我的脑袋,我要是不来,你就是做出来了也以为没做出来啊…

刚好张老师闻风而来,算是夸了我两句。我屁颠屁颠的存了几张好看的图,收拾东西回楼下,心情舒畅啊,换鞋的时候用左手提了一下鞋子,然后惨叫了一声——我左手食指前几天被烫伤了,一直带着大水泡。这一下倒好,两大块皮不翼而飞,露出的是血糊糊的肉。操他奶奶的rp守恒啊..

晚上吃晚饭,写实验报告,之后看三国。唉,我的手指头。


Powered by Google Talk Widg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