姿言姿语

a blog of heaven0701


在家死宅的日子..

热度:

昨儿死宅了一天,除了晚上出去跟老娘散步。今儿又死宅了一天,连家门都没有出过。

死宅的过程就不说了,无非就是上午睡到10点半,起床看冰与火,刷微博,刷term,饿了就去冰箱找吃的,渴了就去续杯茶水。中午的时候做个饭,然后吃完饭睡觉,基本能睡到4点。晚饭不用我处理…

昨儿晚上跟老娘去超市,本来说买个正式点的短衬衫,最后也没买到,密集恐惧的厉害,看见各种规则的小格子衬衫都差不多要直接晕过去。老娘不管的给我灌输择偶观,比方说小两岁的,家要在长江以北的,最好是秋冬两季出生的blabla,也不知道伊找谁算的。我觉得都不如我自己拿个星盘自己看得准。反正伊说啥我就听,结果还偶遇了前一天来我家玩的那个姑娘跟她妈妈。我深切的觉得这是蓄意的,否则也忒巧了。也没说啥话,基本都是我妈跟她妈在blabla。后来又在超市碰到建亮,聊了几句,哎。偶尔骚扰一下叶比同学或小m,反正一般这俩人都可以随时骚扰,哈哈。

今天晚上本来还要出去的,结果吃完饭就下大雨了,于是死宅了。

无所事事的时候,总会想很多事情。我已经做了好多事儿,把之前的照片整理了,挑出了能给老娘看的,准备拷给她。也开始看冰与火了,中英文对着看。把touch里的歌都更新了。每天从实验室的ftp上以200k的速度各种拖东西。但大多数的时间还是空虚,于是点开小姑娘的飞信,问句你在干啥,或者说句我要去吃饭了,或者直接默默的再关掉。晚上她临睡觉的时候还会聊会儿,基本也就说句晚安,说一下自己白天都干了点啥。白天我跟她说话,她基本都不会理我了。昨儿伊去看电影了,晚上我酸溜溜的表达了一下希望也能陪她玩的意愿,然后就忍不住多说了几句,能感觉到伊又开始不搭理我了,sigh,就是欠啊。今天小姑娘倒是没出去玩,但白天的短信也都没回,一度让我以为是我手机出了问题,还找了几个人test了一下..罢了,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怎么想。

还有几件事儿。7胖子生娃了,等回北京有时间去看看大侄子。最近这两批明信片似乎除了hk的同学,也都收到了,还是很欣慰的。sx  kira从西安玩回来了。荔枝这个死胖子回家了。哦,今天还知道小冰也回来了,好久没见她了,伊上班的地儿在丰台,估计离我住的地儿不远,但伊家住在东五环..

其他好像没啥了,明儿找闺女玩去,如果不下雨的话。其实也可以去建亮家坐坐,sigh。

睡觉

热度:

累死了,出去早晨跟zwei讨论提纲之外,搬了一天家,基本重的箱子都是我搞定的。一天也没吃饭,晚上回来的时候去小桥买了个串儿,然后无比怀念当年的煎饼。

据说搬到rohm之后,桌子不换,电脑不换,办公和实验的空间都小了,来回做实验还不方便,真搞不懂为毛要搬家,楼里还特别味儿,很多屋子还没装修,乒乒乓乓的。新楼没有wifi,不能免费蹭无线网。

早晨收到了买的明信片,今儿晚上基本都在写,哗啦啦的,字儿超丑,因为换了支新笔,特不适应。国外的邮票刚刚够,国内的大概差十几张,囧死。有邮票的已经扔出去了,没有的明儿买了贴上再扔出去吧。还有,龙须沟的票出了点问题,唉,水逆期间这种有一定实效的约定真心不靠谱啊,还好事先没有约人,否则又尴尬了。

快圣诞了,去年的这会儿认识了jinghi,一年就这么稀里哗啦的过去了,过几天该好好总结一下了。

冬天来了

热度:

冻死了,昨儿回来的时候没戴帽子,风吹在脸上真的就跟刀子一样了..看来我还是会写小学生的作文的..

昨儿早晨来实验室,没穿厚外套,就穿了件薄的,路上就已经冻的跟孙子一样了,不过实验室很热,倒还很舒服。某公司说上午带设备过来,我们刚好可以试一下,结果一直等到11:30,我整个上午除了联系卖显微镜的公司之外,其他时间都是在玩的了。由于来的时间不太好,而且张老板不在,所以肯定不能公款吃饭了,于是我就以约人了为由自己去吃了,大概周强跟他们去芝兰园吃的15块钱的自助。 (更多…)

加班的人生啊…

热度:

好吧,我承认,如果我昨儿晚上不去fb的话,今天也就不用加班了..

昨儿大清早收到陈大鹏的短信说袁导拿了特奖,看了一眼翻身一直睡到9点才起,但到实验室也就9:20,外面风太大,一路骑过来倒是很爽的,拐过35#的时候抬头看了一下,上坡的地方尘土飞扬,依稀像是4个月以后的帝都。于是果断在游泳馆那个路口拐弯。到实验室之后跟着周强调研点东西,然后基本一上午也是玩过去的,毕竟没有啥好玩的实验可以做,所以跟hillsky互骂了半天。11点的时候李云翔去邮局寄东西,于是我跟他一起去的照澜院,我要买邮票。

(更多…)

流水

热度:

昨儿早晨来实验室,没活儿干,于是就搞别的去了。开始整理大家的地址准备写明信片,然后晃着晃着就到中午了,唉,我现在觉得上午的时间过得特别快。上午还下载了赵氏孤儿和大笑江湖,还没来得及看。基本一个上午都在跟建亮聊天,伊大概3月会辞职,然后他mm大概6月辞职,两个人就准备漂了。伊的计划做的总是特别好,但是,我不说了。

临近中午的时候去fit拿了点东西,然后准备去照澜院邮局准备买明信片,结果没买到。邮政那边还是只有信卡,一来贵,二来呢往国外寄的话邮资高。于是干脆回来自己买明信片得了…

(更多…)


Powered by Google Talk Widg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