姿言姿语

a blog of heaven0701


流水一下吧,最近过的有点匆匆..

热度:

今天上午去罗姆论坛,起得晚了点,跟kira去的时候刚刚好赶上签字领饭票。上午的讲座挺无聊的,10点半多吃的茶歇,也没抢到啥。之后张林老师的talk还是很不错的,不管从口语上还是从内容上,完胜其他人。12点的时候去志愿者那边报到,换上了红色无字衫,刚好饭票丢了,蹭了志愿者的饭——一品三笑怎么说都还是比丽华快餐的level高一点吧。不过据说日本人在rohm 7f吃的是木盒装的寿司..上午曾培炎学长来敝实验室,我在论坛那儿,于是就没见到。中午见到zwei的时候给我讲了一下。上午还有件重要的事儿就是花钱去paperpass花了50大洋查了个重,哎,有一定的重复率,但挺扯淡的,于是大概改了一下就打包发给zwei了。下午一直在志愿者,都是杂事儿,主要负责引导着系友签字,反正不管多老的多小的都随便签。碰到了在北京出差的helen同学,风采不减当年啊。去rohm 6f的系史馆看了一圈儿,看了好多人的学籍卡,还是很可乐的。晚上去桃李吃饭,之后在紫操看了会儿弦舞,没有等到南无就撤了。晚上跟kira去新清华学堂听交响乐,还是很不错的。之后回实验室收拾了一下东西,给老妈打了个电话,把cpl的接受邮件发给zwei。11点多的时候去紫荆19给siheng送书,然后回寝室看球。

昨儿,呃,改论文,然后策划五一出行的事儿。不出意外的话跟明明去凤凰,玩几天就回来。之外的亮点似乎就不多了,每天跟小师妹聊天,不过这孩子今儿回家了,没人可以tx了。傍晚回实验室的时候,zwei碰到我跟周强讨论论文,于是就直接撒手交给周强了。伊给我提了不少意见,我接纳了一部分…晚上大概11点多就回寝室了,不过睡着的话也得有2点了。

前儿,亮点就是写了个文艺的致谢,然后被各种吐槽,哎。之前的晚上陪版二在紫操转悠了会儿,虽说现在没有版了,但伊好歹还是我版二。在实验室熬到2点,去刘中金那儿看欧冠,rm输了,鸟叔真叫人心疼。回来就天亮了,在园子里溜达了一圈儿,真心舒服。

哦,差不多跟上篇流水接上头了,写到这儿就算了吧。

 

好好科研,洗洗睡觉..

热度:

昨儿过的很happy,早晨起床取了个钱,然后去实验室,楼下碰到去上课的zwei,兴高采烈的跟我说了一下文章清样的事情,然后让我仔细看一下找找错误,我瞬间就把这事儿交给周强处理了,XD。上午zwei上课,跟周强讨论了一下修改的几处错误,就赶紧给编辑部发过去了,顺便把版面费给人办了。中午吃了个饭,回实验室吃了俩朗姆酒的冰激凌,下午晃悠晃悠的也过去了,实验摊子被马天翊占着,大概把论文的最后一章丰富了一下,但还是觉得缺不少东西。xiaof过来给我送了五月天的门票,刘秘书跟我说羽毛球报销的钱直接给我发卡里,哎,可算是有钱了。之后草拟了一个自我鉴定,在那张之前写废了的纸上抄了一遍,大概确定了一下字号和间距,反正凑满一页别显得太疏就行。之后去打羽毛球,不是很尽兴,都没打累,而且状态也不好。洗完澡回实验室,没吃饭,其他人党组织生活去了,我跟那儿有一句没一句的跟人聊天,把两张自我鉴定抄完了,累的手疼。本来想约小姑娘看titanic的,哎,不提了。之后跟李云翔李永卓还有谢婉露去东门蜀乡美食吃了个夜宵,撑死。回来之后吐槽研会的系史讲座。临睡前跟姜航聊了会儿,伊竟然跑到广州去长期出差了,这博士念的。

今儿过的就跟傻逼一样。早晨去实验室开始干活儿,结果就各种不顺。符合计数的电路板烧掉了一个端口,直接导致一上午加一中午的计数都是废的,我tm连饭都没吃。2点多吃了袋饼干,刚好随到小红莓的zombie,总是满脑子的旋律都是“in your head in your head 傻逼 傻逼..”下午跟周强整出了一块好用的电路,记了一轮数,不过从结果上看,至少有一组还是记错的,我靠,疯了..当然计数的过程还是很欢乐的,跟朱锋还有马天翊各种海侃。本来晚上预约了人文馆的小间去写论文的,结果由于昨儿晚上吐槽过度,而研会上午又通知讲座地点换成大教室了,于是我就只能cancel掉预约去听张克潜先生讲系史了。不过老爷子讲的确实很牛逼,尤其是关于60-63三年生活困难的时期。讲到精彩的时候,突然有通知说所有party member 9点钟紧急开会,于是讲座草草收场。作为群众,赶紧回实验室上微博和水木特快盯着..之后的事情就不讲了,反正坚决拥护国家的领导和决定!

哦,晚上还被雨浇了一顿,一点论文都没写,罪过了。睡了,bless m同学,好好生活!

流水个周末..

热度:

一个多小时前收到了CPL发来的电子版的样刊,别说,还真有那么点paper的样子。哎,不管怎么说,算是有个自己署名一作的文章了..刚看完曼城对炮厂的比赛,流水一下周末吧。

周六早晨起床之后准备收拾东西,结果阿姨打电话说他和jj起晚了,估计爬山的话得中午才到,于是我就说那算了。本来刚好下午打羽毛球,中午跟kira在桃李吃的香锅,1点钟kira去打网球了,我玩到2点去气膜馆,结果一个人都没去。李云翔在带实验,李永卓和谢婉露都不来了,于是我很郁闷的就回寝室了,想来已经好多个周末没有见到那个打球的mv了。2点多回来之后,查了一下人文馆的研修间,只有下午5点半开始的了,赶紧预约了一个,算着周日下午也没事儿,又约了一个周日下午的。3点先去六教呆了会儿,按照周五跟zwei讨论的提纲写论文,结果不小心把吃饭的时间写没了,赶紧去人文馆,继续写论文。其实跟图书馆研修间写论文的氛围蛮好的,泡杯茶,一连几个小时都不会有人打扰,累了可以出去拿本杂志看,也可以上会儿网,所以效率很高。最近敲键盘的频率太高,又勾起了我买机械键盘的欲望,嗷嗷,穷死了。写论文到9点半,饿透了,跟鲜蛋去桃李吃了个夜宵,一碗米线一碗泡面一个卤蛋..之后回寝室看国米的比赛,哎,不说啥了,之前在人文馆的时候小关注了一下鲁能的比赛和利物浦的比赛,哎,苦不苦,国米鲁能利物浦!!晚上看了集斯巴达克斯,挺早就睡觉了。

今儿早晨起来就快10点了,打算去紫荆排个热干面吃,先去紫操看了会儿女足训练,然后10点半就跟kira去排队了。我们排在第三个,11点的时候很快就有的吃了。其实还挺好吃的,排队的人超级多就是了。吃完饭回来歇了会儿,1点钟去人文馆继续写论文,除掉还没做完实验的频率失谐和新脉冲源的测试之外,其他的部分都写完了,想来自己要完成的事情还是挺多的,哎。4点多写完,小师妹还在开主题团日,于是我又去六教呆了会儿,我都不知道人文馆预约时间到了之后还可以续的!我本打算在预约时间内续的,系统不让,靠!5点多的时候突然想起没写周报,瞬间想哭的心都有了,赶紧攒了一下交差..6点一起去桃李地下吃了个晚饭,7点多点去新学堂看交响乐。去的有点晚,差点被拦着不让进,还好我态度很强硬..进去之后发现旁边是eagle夫妇,nnd。陈校长先讲了个话,感谢了一票儿人。华建敏学长宣布新清华学堂启用。其实整个演出的效果还是很好的,毕竟人家水平在那儿。古典这玩意儿,还是现场听得有感觉,电脑上的音频总会由于音频处理、声卡、耳机等因素损失好多细节。最后返场三次,10点钟才结束。回寝室看了会儿沙尔克04,Raul又开始nb了,但还是拿不到续约合同。之后看曼城对炮厂,结果八神红卡,曼城被绝杀。

睡觉去了,下周要做实验了。

终于有篇被接收的文章了..

热度:

起码有了点毕业的砝码,剩下的事情主要就是写论文和答辩了。突然觉得最不确定的东西变得稍微确定了一点,这对敝蟹来说就是超大无比的事情。今儿早晨醒来本来是去排队买票的,临出门的时候突然想起要查一下文章的事情,结果看到了accepted的字样,然后颠颠儿的就排队去了。哦,取钱的时候还碰到了llama,伊竟然亲自大老远的跑到老环境系馆去报账..打我们实验室有了秘书之后,我自己都基本不跑财务了。上午买票,中午去实验室,周强说zwei找我,我猜也是,但敲门的时候伊不在,我就去吃饭了。中午回实验室趴桌子上睡了会儿,然后打印了个审稿人的意见去找zwei,伊说那个是模板,不作数的,然后给我看了一个作为通讯作者的他收到的意见。很奇怪的是,竟然木有任何内容上的修改,所有的意见都是引用格式啊、图的原文件啊、作者信息啊之类的版面类型的修改,让我两天内给发回去,说可以直接在五月份的杂志上刊出来。竟然还有希望在滚蛋前看到印在纸面上的文章..

但是,下午跟zwei的meet绝非如此顺利,伊把我昨儿发给他的新提纲批判的一塌糊涂,中心思想就是我的工作还是不完整的,因此论文整体的框架撑不起来,还说了诸如三年都没有把一个问题说清楚之类的,还说我还是没被逼到急的份儿上,否则早就通宵做实验了..我勒个去,不过伊还是很认真的给我修订了提纲,让我赶紧开始写论文..哎,改的过程中伊不住的拍脑袋说自己记性不好使了,然后自己去磨咖啡,还念叨说自己喝咖啡太多戒不了了..

晚上跟荔枝和n串儿去西门吃了个驴肉火锅,要了瓶儿大二,结果一人喝了两口就都tm换啤酒了,光吃了,喝的不尽兴,改天继续搞起吧。

顺便流水一下前几天的事情。周三早晨醒来就11点了,打电话给isheep,他们正在螺蛳粉吃饭,准备一会儿城铁到天安门,我没吃饭就直接去五道口跟他们汇合了,见到了wiki和tg,还有巫巫、玉珠和蓝蓝。到国博之后,我跟wiki去西门领免费票,他们几个都是预约的,从北门进的,在大厅汇合之后,去楼下看古代史,结果就把tg丢了。这展览吧,其实挺没劲的,n多东西都是复制品,最惊艳的算是金缕玉衣了吧,其实倒是很多小玩意儿很耐看,小玉马小玉蝉等,有些小细节颇为可爱。看完这个之后碰到了走丢的tg,之后一起看了钱币展和玉器展,也没啥意思,尤其是钱币,对我来说都tm是孔方兄,没啥区别..最后isheep这个弱人吵着要去看复兴之路,哎,溜达了一圈。之后他们去川办吃饭了,我回学校跟aq汇合,去东门吃了个火烧,然后地铁到东四十条,去工体看球。票的位置挺远的,角旗附近,反正按区不按号儿。那天工体上座率很高,总共3w多人吧,不过国安平了。骂小日本还不错,全场高喊八格牙路还是蛮逗的。北京还是闲人吧,各种大爷大妈的都去看球,而且每个人都很有特色。好多大概是高中的小姑娘也都去看球,长得都还不错..

周四,好像啥都没干,就过去了。仔细想了一下,好像确实啥都没干,一点有亮点的事情都没有,一点都没有!!

继续上火

热度:

唉,舌尖起了一个小豆粒疮,疼死我了..今儿吃饭都吃得特别清淡,在实验室喝普洱,一杯接着一杯,一会儿就去一次厕所..不过今天的效率不错。早晨起来看了一下国米比赛的视频,还是不错的嘛,大阿西很配合的输了球,唉..上午调电路,虽然还是啥都没有,但起码自己觉得有进展,可能是表象吧..然后回去看paper,竟然开始懂了点,反正大不了我不讲原理,就讲人家是怎么做的..

中午回来睡了一会儿,下午去继续看paper。晚上吃完饭去打台球,打完回来灌水,然后就回来了,哈哈..这是劳逸结合,不过悲剧的是打台球的时候左肩似乎脱臼了,我手架的姿势不对,左手要是不用力就架不稳,于是打着打着就疼了,sigh

明天周五了,加油加油!


Powered by Google Talk Widg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