姿言姿语

a blog of heaven0701


写个流水吧,好几天没写了

热度:

6.11 头天晚上的球赛还是很好看的,意大利对西班牙,别看意大利的热身赛踢得一坨shi,但碰上西班牙的时候还有强队底蕴。八神无疑是比赛中最大的亮点,哦,托妞算第二大的。老妖精进球了,70后都慢慢的告别了。早晨醒来跟荔枝去14吃了个早饭,地铁到积水潭,出来去德胜门坐877(原来的919)到八达岭,我们俩2b在错误的站牌下等过了两班车才tm意识到。10点半左右到八达岭,徒步从北1到北8,荔枝拿了两张军官证,检票的时候姑娘说我跟证上不像,我摘下墨镜,用低音问了一句哪儿不像,然后姑娘又看了一眼,念叨了一句就放我进去了。到荔枝的时候,人家一看就说,你哪儿有这么瘦,肯定不是你!于是丫就去补了个全票,啊哈哈。那天很晒,风也很大,帽子总被吹,荔枝还肚子疼,反正我们俩2b跟着人群上去又下来,一路上他都在给我剧透冰与火,nnd。下来的路上接了明明一个电话,她妈妈去杭州了,晚上要毕业演出,感觉还有别的事儿,但伊也没说。回来的路上荔枝睡着了,我看了会儿冰与火也睡着了。回五道口到京裕宾馆里的一家韩国烤肉店吃的菜包肉,75块钱的中份,大肉,很爽,我们俩将将吃完,打完折才不到70块钱。据说他们家还有一个可以吃的菜是土豆汤,其他都不要尝试了。累得半死,回实验室吹空调,跟zwei打了个招呼,伊都不理我。晚上打球,小腿跟断了一样,最后歇了半小时,也没去吃饭。我豆赢了闹闹,牛逼死了!版二回家,到站之后发现票买成了返程,这孩子啊。之后洗澡,然后晚上11点去雅克西吃串儿看球,eagle bg的,没喝酒,又说毕业旅行去长白山。哎,英法大战是tm开赛以来最烂的比赛了,不说啥了。小姑娘开始考试了,据说卡诺图画崩溃了,最后半小时的时候还有三道题没做,bless…

6.12 早晨10点醒的吧,睡了7个多小时,确实是太累了,最近这么长时间睡得最久的一天。姐姐上午过来,从丰台折腾了一个半多小时才到圆明园,我去接的她。带她去吃日昌,结果人家歇业,笑死我了。于是中午就在嘉禾喝了个粥,下午在园子里转了转,去罗姆楼前的绿坞喝了个咖啡,老板很pp啊!后来跟姐姐去生医系找她本科同学,聊了会儿天。之后去西直门带她吃了许留山和满记,反正我不可能吃饱。地铁2#到东直门,蜂巢看枪,谎言和玫瑰。剧评见上一篇日志。我从西单站跟姐姐分开的,她要到五棵松找她同学。回来的路上饿得不行,结果到寝室一看,笔记本适配器的线被我扥断了,而且电池也没电了,于是我tm拿着touch看了一场球,威武的不行,kira看iptv的延迟跟我差不多,关键是我不卡。xlucy跟我说我们bg实验室的地方选在俏江南,实验室出5k,剩下的我们摊,我一想,我靠,这一顿饭10k肯定打不住啊啊啊。一天都断断续续的跟小姑娘联系着,伊在复习复变。

6.13 早晨早起去实验室,打电话找小猪让他给我送个适配器过来,开始他以为是我们实验室用,说要100多,后来我说我自己买,他说60,大家都懂的。上午在实验室刷微博,还从info查到了毕业证的照片,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sigh。上午的时间基本都用来写剧评了,中午吃了个饭,回实验室看冰与火,把第三部看完了,越发的觉得little finger和太监才是nb的,tywin死的太突然,不知道下一个死的是谁。下午去办教工卡,失败了,但顺便去双宇理了个发,听旁边人聊天,竟然是即墨人。小姑娘考完了复变,自称又跪了,安慰了一顿,把我毕业证的照片发给她让她嘲笑了老半天,我真舍得豁出自己去啊!傍晚跟荔枝聊天,给佳佳当了把不靠谱的媒婆,乐死我了。姜超发短信说她的娃出生了,于是赶紧拿这件事儿刺激了好多人,哈哈。歇了会儿,晚上去yxh那儿取了白茶,回实验室赶紧泡了一杯,爽死。之后喊荔枝和n串儿去小码头,11点半才出门,匆匆跟小姑娘道了个晚安,当时就意识到再回来估计起码也就5点了。到小码头之后开始喝,我晚饭没怎么吃,饿得要命,现炸的辣椒油超级香,哎,估计这是学生时代最后一次跟荔枝和n串儿一起喝酒了,开始的几个喝的挺慢的,后来没菜了,干喝,而且真尼玛喝出情绪来了,一瓶瓶的超快。最后也不知道喝了多少,大概每人6-7个吧。5点多打车回学校,爬床上就睡了。

今儿,早晨10点被xlucy的电话吵醒,说一起去俏江南点菜,于是头痛欲裂的就爬起来了,骑车都是晃悠悠的,到实验室赶紧喝了个蜂蜜水泡了个白茶。打车去融科,2580一桌*4,10%的服务费,酒水自理,我擦,我觉得我要破产了,都可以去我妈那儿申请救助了。打车回来还是头晕的,没吃午饭,继续喝茶,在实验室刷微博。西直门给我发了作业,我2点去fit给交的,刚回寝室准备睡觉,结果2b荔枝打电话说去圆明园溜达,于是我们就去了。哎,写到这儿突然很伤感,本科那会儿,一般都是我 荔枝还是sso一起出去玩,如今就剩我们俩了,而这个2b马上要去南京了,于是脑子里马上有一种历史即将被改写的图景。在圆明园瞎溜达,懒得买学生票。去九洲那边看了看,水里有大鲶鱼,于是我们俩眼睛突然都瞪大了,哦,我眼睛使劲儿都瞪不大,坚决不给别人挤兑自己的机会!路上各种扯蛋,带着点淡淡的哀伤,哈哈。今儿天气特好,多数时间太阳都被云彩遮住,风吹的很舒服,很快就把酒吹醒了。不到5点的时候去海达餐厅吃饭,人家还没开门,坐着等了会儿,点了小黄鱼,大肠还有千张包,爽的一塌糊涂。吃完回寝室,跟kira整理去长白山的攻略,问了一下大家,好像都没时间去了,于是华丽丽了改成了十渡级别的出行,我日!

附带个荔枝给我讲的段子吧。

话说有一天荔枝陪mm和岳母大人在圆明园泛舟,突然舟尾搁浅了,死活动不了。这时候另一舟上的外国友人扔了条绳子过来系在舟上,拽了半天也没拽动。突然,荔枝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于是就从舟尾站起来走到了舟头,这时候外国友人就把舟拉出来了。据说,一群老外在船上指着荔枝用蹩脚的中文喊“你,胖,胖!”

哎,md这个胖子以后不在身边了,我得少掉多少乐趣啊。开始伤感了,也是时候了。

来实验室打扫了下战场

热度:

上午醒来就11点了,赶紧看了会儿nba,结果绿人就这么输掉了,看着kg落寞的样子,眼泪都要出来了。其实现在看球,也就是看看那些若干年前就熟悉的名字,我之前也不喜欢kg,只是现在kg代表了一个时代。lbj dw们确实牛逼,但我依然无感。突然想起前天夜里看欧洲杯开幕战,weibo上有人提到了根仙和他的将军们,瞬间就泪流满面了。去ws精华区翻了一下,根仙不在了,他的将军们也淡出了我们的视野,但是看到卡拉古尼斯,还是会感慨一下8年前的日子,看着他一次次的对抗倒地、传球失误、没有速度的带球,甚至软绵绵的罚丢点球,我只能矫情的说,有种感情叫记忆。

哦,回正题,起床头晕,于是又躺下,到12点半的时候去14吃了个饭,外面天气很好,风略大,吃完饭之后身体就好多了。去c楼充了个洗衣卡,然后到实验室,清理一下昨儿夜里的战场,箱子里还有3听没开的,桌子上有3听没喝完的,仔细闻了一下周围木有酒味,旁边的桌子也木有杂乱的痕迹,心安了好多,哈哈。md昨儿刚买的一箱啤酒就这么木有了,再买去了。其实昨儿感觉也没喝太多,9点多的时候跟版二去桃李吃夜宵,吃了个方便面和包子,然后接到荔枝电话,说他跟n串儿在东门。我大概10点半过去的,路上还下雨。然后喝了个扎啤,喝了个冰的青岛,开心的说着我不开心的事儿让大家开心一下。n串儿打电话把版二喊来,之后喝了俩常温的青岛,哦,3个吧。然后蜀乡美食就要关门了,才1点钟,也没看成球。我们4个在一个遮雨的棚子里冻得要命,于是就回实验室了。听着燕姿的歌,骂着hillsky,感慨着7年傻逼的生活和即将告别的回忆,偶尔看两眼球,一听听的开着,然后天就亮了,我们就走了。好像我又失态了,哦,我忘了。

这流水的顺序写的略混乱,完全不适合倒叙啊,好吧,回归正常的顺序。

前儿,早晨7点多起床踢足翼杯,结果开场没多会儿就被文东进了个球,然后我们围攻了人家整场,俩门柱,但就是没进球,我在门前也错失了很好的机会,哎,今年足翼杯竟然木有进球,我们小组也木有出线,想来上两届的fit也木有出线,想来起码我们还赢了一场,还是蛮欣慰的。好像再也木有正式比赛可以踢了,再见了,紫操,再见了,北操,再见了,西操,再见了,东操,再见了,所有我假摔过的不管是真草假草还是石子儿的地面,再见了,所有我进过球的球门、踢中过的门柱、还有更多是被误伤的树们……

回来了洗了个凉水澡,然后好像就是上篇日志的海吃暴走路线了。下午回实验室歇了会儿,空调有点大,稍感冒,不过睡了会儿就好了。然后晚上自己吃的打包带回来的包子,在实验室看我豆不攒rp的虐稳定帝。之后给小姑娘送双皮奶,从实验室冰箱里拎出来的时候还是好的,结果骑车到紫荆4#拿出来的时候就傻逼了,我靠,这辈子第一次这么犯2。小姑娘越说没关系我就越觉得自己2,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么在乎,我真的宁肯直接扔掉><回寝室之后一直跟小姑娘说这事儿,伊乐的都不行了..mdmdmdmdmdmd,每次见到她的时候都会特开心,看她笑,看她呆呆的站着晃胳膊,听她说话,可回来之后又会很失落。昨儿吃夜宵的时候他们都在跟我说不靠谱啊之类的话,但我只需要说一句我喜欢,他们也就不会再说什么了。是的,我就是喜欢,但又能如何呢?

哦,还有个事儿,下午回实验室的时候发现<文艺风象>到了,但2b的事情是我那一小段竟然署的是自己的真名,kao,我本以为会是id的啊啊啊,这下都不好意思跟人xb了。夜里看球,希腊跟波兰,东道主的主场哨还是挺nb的,但下半场波兰完全木有章法,大多特的三人组基本是相互隔离的,而且希腊人确实很顽强,那个14号跑的贼快。后来看俄罗斯屠杀捷克,sigh,其实对捷克还是停留在内德维德 波博斯基 扬科勒的时代,其实想想罗西基也已经三十多了,岁月不堪数啊。看完上半场就不忍心看了,睡着了,早晨起来看了一下结果,sigh。

昨儿早晨被中粮的快递电话吵醒,去实验室取了啤酒和凤爪。中午吃了个饭,下午打球,困得要命,体力也不行,一点都不兴奋。打完球天阴的不行了,夹着点小雨赶紧往回冲,结果回去就下大了。等了会儿之后去洗澡,然后没吃晚饭,跟版二聊了会,其实当时还是很生气的,只是还是不忍心骂出口。罢了。再往后就是前面写的事儿了,呃。

我觉得我尽力了..

热度:

可我还是会想你,每天躺在床上的时候,每天吃饭的时候,每天无所事事发呆的时候。我每天都在劝别人,只是事情到了自己身上的时候,完全就不是这个样子了。我每天也会做不同的事情转移自己的注意力,真正做的时候也是有效的,可我总会有闲下来的时候。于是,自己就再也无法欺骗自己了。

罢了,写流水吧。

昨儿,早晨醒来之后看nba,凯队终于赢了。本来说跟版二吃爆肚的,结果忘了伊有啥事儿了,于是我就跟aq吃饭去了,本来说去陶园一层买个冷荤买个花生米喝点酒的,结果一楼冷荤窗口关闭了。于是去二楼点了几个菜,聊了好多,呃,起码对生活对爱情又有了积极的成分,确实,有些事情必须要经历。之后回寝室,没睡着,打了一下午游戏,傍晚饿了喊人吃饭,刚好unbestimmt队长丢了学生证,于是就一起去桃李吃了个饭。小姑娘考完电路实验了,据说rp基本没用..sigh。之后去实验室,本想领了毕业衫的,结果班长不在,于是就在那儿等9点半的夜宵局了。无聊的很,看friends和冰与火,而且这两件事儿可以同时进行,这让我很欣慰。之后去东门夜宵,把果酒带过去大家分着喝了,去的人挺多的,各种聊天扯淡,讨论看球和旅行的事儿,但我觉得这些事儿越发的不靠谱了。之后回寝室,跟版二出去聊了会儿,说了好多话,哎,bless吧。自己的事儿总要自己扛过去,别人顶多都是给个激励,看着心急,可无能为力。

昨儿还收到单位的短信,说全部员工8月上旬放假,问我们希望8.1入职还是8.15,我小开心了一下。不过晚上溜达的时候没有看见小姑娘给我发的短信..

今儿6点多酒醒了,然后迷糊到9点,起来看球,我刺输了,sigh。中午跟版二去吃爆肚儿,其实现在去吃的最大乐趣就是拍完照片发微博at hillsky windshing 还有sophiawang87,哈哈,让他们感慨交友不慎吧!之后跟版二去大望路陪她做了个头发,这真心不是人干的活儿啊,还好带了kindle,跟那儿看了俩小时的书,终于把joffrey看死了,心情大畅。之后买了个泡芙吃,然后地铁回来。回实验室之后把久石让的票给pyy送过去,懒得吃饭了,就让xlucy去买了半个西瓜带回来扔冰箱里。晚上看friends和冰与火,喝啤酒,跟姐姐聊天,确定明天暴走海吃的路线,打印了一份。后来回寝室,吃了西瓜,跟小姑娘聊天,哎,其实能体会到伊今儿的心情还是蛮好的,啥都跟我说,于是自己也有点跟着high了,虽然不知道为啥high。

明儿早晨8点有足翼杯,我了个擦啊,睡觉去了,踢完球冲个凉水澡,还得去鼓楼吃东西。

哦,高考了,祝福所有人,马上要进入下一层地狱了!

 

我觉得我可以新开一个集子了

热度:

题目就叫“zwei说”,可以收录各种zwei挤兑我的段子。前几天写总结,翻二站的帖子的时候,就有这么个念头,从本科推研结束开始,到目前,类似的段子差不多有百八十篇的样子。结果,今儿上午又遭遇了一个,超级狠的。

zwei: 去周强屋等我,我拿下笔记本,讨论一下你写的paper
我:好
(1min后,伊带着本过来了,开机,提示ram error)
zwei:前几天加了条内存,可能没弄紧,最近开机都得折腾好几次
我:呵呵
(摁电源7s,等了会儿,重开机,继续ram error)
zwei:nn个腿儿的,邪门
我:呵呵,要不我回去打印一份拿过来吧
zwei:不用了,就你写那个,浪费纸,不值当的
我:(nmb nmb nmb…)
(伊淫笑了足足1min,期间重复开机一次失败,狠狠敲打了一下笔记本,好了)
zwei:改天送过去让蓝快给我修一下
我:作为一个工学博士,修个电脑还得找别人么?
(狠瞪了我一眼,没说话..)

最后的结果很明显,虽然我找补回一点,但实际上已然是完败,完败啊!!

最近生活没有太多亮点,还是小流水一下吧。昨儿下雪了,空气差得很。实验室最近网络不稳定,于是就没怎么上网。昨天傍晚帮aobei去南门收了个apple的无线基站,今天晚上他来东门就给他了,在盛世莲花聊了好长时间的天儿。昨儿晚上跟peas 荔枝 鲜蛋还有jianliu在红辣椒吃了个夜宵,那店据说马上就要关门了,趁着最后,也算了了结了一下。各种聊天和8g,4字班5字班6字班,好多事情竟然都是第一次知道。哦,还听了个据说04年就有的段子“美女如云丑女如星,清华吧,万里无云,繁星点点”。

今儿早晨被zwei虐,下午又当着他老人家的面折了一个FBG,还因为在实验室得瑟杯子被说了一顿,囧啊..今儿肯定不适合科研,肯定的。晚上跟实验室的同学一起去芝兰园吃了个小火锅,竟然都能碰到奶茶,就在我们隔壁桌。不过我们去的时候她正在跟一个姑娘合影,合完就走了。晚上继续改paper,于是又便秘一样的毫无亮点了。

晚上据说新闻学院的一个同学写了篇日志之后就失踪了,期间有人说找到了,然后又有人说还没有,导致我们现在也不知道真实的情况,只能默默的祈祷吧。年根儿了,压力都挺大的,好好活着吧。

虽然已不是皇马球迷,但我还是坚定的站在所有巴萨对手的一面

热度:

当然,如果巴萨的对手是大ac或者大尤文的话,我会更喜欢看狗咬狗的场面,哈哈哈。很久之前曾经特别对主客场气氛的事情进行过一次感悟,人的情感确实是不可控的,说不紧张或者没影响那绝逼是在扯逼。昨儿踢得太紧,各种防守动作都收着,生怕被干爹利用,要说R4,唉,鸟哥11打11不输巴萨的记录全靠丫成全了。比赛这玩意儿输赢都正常,等着回伯纳乌的时候再说吧。

昨儿早晨来实验室,写周报,干活儿,看了会儿昨天球赛的视频集锦,然后一上午就过去了。跟周强讨论过一点,我也没仔细听。上午收到一个助学金的申请邮件,于是~~的去申了一个,填了一堆个人信息,然后中午给zdane送过去,顺便跟小kira去吃饭。吃完之后回寝室睡觉,其实也没睡,一直在打angry birds,哈哈。2点的时候开始连着收周强的短信,催我来实验室,于是赶过来,准备了一下开始做实验。

(更多…)


Powered by Google Talk Widg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