姿言姿语

a blog of heaven0701


10月过的哗啦啦快啊

热度:

今儿竟然都月中了,sx荔枝都过生日了。昨儿晚上跟丫吃了个夜宵,有串儿的日子还是开心呀。帝都天冷了,昨儿吃串儿都能觉得冷,今儿早晨去上班的时候被风都快吹傻了。上午在10楼开会,那小风,以至于我跟小明玩纸牌都玩冷了。不过今天的收获是,学会了开会的秘诀。一定要坐在头儿的对面,这样显示器一挡他就看不见你了。然后就是纸牌要用键盘玩,慢归慢,但你一点鼠标就暴露了不是干正事儿了。

上午开会开到好晚,以至于我们中午去吃饭的时候,敝部门的加班餐都被拿光了,这时候余主任出现了,哼哧哼哧的给我们找了好几份,我们才得以有饭吃。碰到冯处,他们今天下午回T大宣讲,跟我们聊了好一会儿,说今年投简历的人超级多。据T大的消息说,下午宣讲会的现场爆满…

中午吃完饭就回家了,给老娘打了个电话,把kira的地址告诉她老人家。然后跟小叶子聊了会,我困得不行,一会儿就睡了。给姐姐打电话,伊今天搬家,没接。4点多她打回来的时候把我吵醒,我又眯了会儿。本来约她晚饭的,后来准备出门的时候她又说有事儿。傍晚就骑车去找zoni拿月饼,然后直奔沃尔玛山姆店瞅了瞅,确实很大,但我觉得东西好贵。回来路过金沟河路本来说给人捎带个简历,结果伊一直不出现,手机也联系不上,于是我冻得就撤回家了。

路上老娘打电话说给kira寄枣儿了,让我跟丫说一下,还补充了一句说买的不够,剩下的不够给我寄了,我去!老爷子在家天天闲着,他俩说来帝都,我说来吧,但我没空陪。于是他俩就算了。我让二老去点别的地儿玩…

明天中午四道口吃海鲜,下午打球,晚上跟m和didi在五道口吃饭,呃,充实的一天呀!下周估计要崩溃了,活儿特多,关键是这周太闲了…小叶子这两天身体又不太好,这孩子呀…还有个得提的事儿,就是马杯男足终于赢了化工,据说宋海进的球,这老家伙rp真好,够得瑟一阵子的了。十几年啊,终于赢化工了!

哦,祝lulu和荔枝生日快乐,还有和尚!

Tags: , ,

明天出门,今天早睡。

热度:

其实也不早了,开始写流水。

昨儿上午宅着,本来说早起跟老娘逛街的,结果起床之后伊已然走了。于是看各种帝都大水的微博,哎,每次遇到这种事儿自己确实还是不够淡定。中午11点多,家里阴了会儿天,但一直没下雨,突然想到永定路的宿舍是不是被淹了,然后略紧张,因为走的时候很多东西都在地上放着,那破房子还是半地下,而且还不认识单位的人…跟王通聊了会儿,伊说单位在长安新城那儿又租了些房子,可以申请一下。中午一直没睡觉,因为这事儿还跟老娘吵了一架,巨不爽。

下午一直看星矢刷微博,跟小姑娘聊晚上吃饭的事儿,结果5点多开始下雨,不过6点雨停了,我们还是出去吃的。具体的事情不说了,嗯。吃完饭去超市,然后把她送回家,结果我回来被雨淋了。洗了个澡,看了半场申花的比赛,壮巴真心nb啊。跟各种人聊天,fish同学晚上的火车去北京。叶比同学电脑的内存坏掉了,之前我跟她说用钞票擦一下,伊不信,结果昨儿用钞票擦好了,乐死我了。晚上睡得挺晚的,基本都是在聊天和刷微博。天气预报说今天下雨,所以取消了今天去日照的行程。

今儿早晨醒的蛮早的,但回笼了一下,外面下雨,所谓白噪声的环境特适合睡眠。起床快11点了,吃了点昨儿买的东西,然后问了下斑斑,他说他明天去日照,于是刚刚好。小柠檬他们这周没空,sigh。小m同学去西安出差,嗷嗷的爽啊,怀念荡漾在泡馍海洋里的日子。中午吃饭,然后继续刷微博,其实已经不下雨了,但闷得很,屋里很热。睡了一小会儿,老爷子接了个电话就去学校了,于是我一个人在家极其无聊,有线电视还tm没信号了好久。跟小姑娘聊了几句,心不在焉的。

傍晚姨妈过来,要死要活的看我电脑里的照片,md。后来老娘回来,我跟她说了下出去玩的行程,伊嗤之以鼻,于是我就很不爽,挑了她两句刺儿,伊就跟我吵起来了,哎,伤不起。晚上基本连饭也没吃。后来收拾了一下东西,也没啥可以带的,各种充电器和数据线带好就可以了,多数东西现买就行。看了好久的冰与火,有点看不下去了。后来跟fish聊了会儿天,然后tx了小姑娘会儿,说着说着说了句不该说的,马上就收到了睡觉卡,md。

好了,我也去睡觉了。哦,今儿燕姿生日,祝小流氓快乐,祝小小流氓茁壮成长!

24h的站票之前流水一下这两天吧

热度:

昨儿,哦,前儿晚上的球,葡萄牙赢了捷克,cr进了个球,还打了俩门柱。捷克基本毫无还手之力,而葡萄牙也是雷声大雨点小,全场20脚射门,有威胁的没多少。反正是赢了,半决赛碰德国,看这架势基本没戏,可怜的波斯蒂加还伤了。早晨醒来就11点了,看了会儿nba,热火夺冠了,赢得没啥悬念,lbj华丽丽的三双,wade一如既往的无处不在,miller跟疯了一样的三分8中7,雷霆这边哈登基本卧底,双子星表现的其实也还不错了,但其他人太不给力了,输的也没啥脾气。毕竟是总决赛,经验很重要,篮球毕竟还是有战术有心理的,只有身体,可以赢一场球,但是是拿不到冠军的。恭喜lbj,算是给自己正名了,这些年背负着太多的压力,也算可以解脱了。雷霆也不至于太伤心,赛后kd哭的跟个孩子一样,可他就是个孩子,只有23岁,未来还是属于他的。

中午跟kira去桃李吃了个饭,回来看friends刷微博看冰与火,4点去紫操踢了个球,w53的人都齐了,我们这边听杂乱的,也没几个会踢的,zhaohang和didi都没来,有几个w51的,还不是刘冰和李帅。踢得蛮欢乐的,踢到5点一刻,跟w53的同学告了个别,然后就回寝室了,半道上买了半个西瓜回来当晚饭。洗了个凉水澡,回来跟各种人聊天。给小姑娘发了几个短信,回的比较慢,一猜就是在外面玩。m说在中关村吃饭,晚上可能找我夜宵,顺便聊个天,我情绪确实比较差,心里说不上是嫉妒还是不平衡。哎,她其实也没啥义务给我回短信,能回一条我就很欣慰的,实在不该奢求啥。

9点多接了妈妈一个电话,我说了一下建亮的事儿,让她给我打听下,结果因为这个直接跟伊恼了。后来伊也觉得话说的有点没过大脑,就哄了我几句。哎,还tm给了我点钱让我毕业请吃饭or出去玩之类的。我跟伊说我这几天可能去京郊跟同学玩几天,伊也没说啥,但我还是没跟她说是我去青海。接电话期间错过了m的电话,于是伊回家了,接完电话之后很不爽,跟m聊了好久,说到了小姑娘的事儿,哎。昨儿确实有点堵得慌,于是跟小姑娘又说多了好多话,闹的满不愉快的。其实我还是先接受着现在的身份,等呗,之前又不是没等过。哎,昨儿跟加密日志里写了好多,今儿又翻了一下,写的心都疼。小姑娘一直在外面玩,时不时的跟我聊几句,一直到4点多她回来,又说了好久,但那会儿我已经有点没理智了。

期间看了下德国跟希腊的比赛,完虐。而且明显觉得德国没有认真踢,后方都注意力不集中,被希腊搞了俩,其实给希腊的机会也不算少。德国破希腊所谓的铁桶阵还是很easy的,要不是272等人射门太弱,比赛早就成屠杀了。可怜的卡拉古尼斯将军停赛,而klose将军又进球了,心里觉得蛮欣慰的。只是看球的时候在跟小姑娘聊天,一点感觉都木有。

之前跟vivi和lulu约了今天中午一起吃饭,让我11点去占座。昨儿看球之前荔枝说他回来了,于是就说一起去占座。结果等丫到11点多,小隋也回来了,一起走路去罗姆楼取了个车,于是vivi她们到的时候我们还没出校门。在日昌排了会儿号,还算好,中间好多号都空了。吃了好多饭,聊了很多事儿,关于好多人的。vivi有gg了,如果sso看到这篇日志的话,请速去8g,然后告诉我。lulu跟mb也蛮逗的,哎,想来也已经4年了,好好过吧。didi这个苦逼据说忙科研,没来,sigh,bless他吧。其他主要都是在挤兑我,哎,讲了各自实验室复杂的关系,在小姑娘这件事儿上又被狠说了一顿。一直聊到4点多。

期间接了个明明的电话,问建亮的事情,哎,不想说了,想起来就难受。之前荔枝给佳佳介绍的相亲对象说晚上一起吃个饭,于是就跟佳佳联系了一下,伊说好。4点多我回实验室,困得不行,趴着睡了会儿。6点去五道口跟佳佳碰面,然后去一心吃日料。还不错的说,生鱼片之类的,就是没吃饱,呃..相亲的过程不说了,男生略腼腆,基本不怎么说话,所以基本就是我荔枝和小隋在相互挤兑,nnd,荔枝爆了老子好多料!当然,我也没让丫好受…吃完之后聊了很多实验室的事情,佳佳和小隋基本都插不上话。后来去赛乐堡打台球,哎,这个地儿我都不太想来。杆儿太烂,中袋基本没进过都。佳佳打的还可以,小隋不打,一个人看湖南卫视乐得跟啥是的。10点散的吧,男生打车送佳佳回去,我们仨骑车去桃李吃了个肉粽子,然后去c楼买了点东西,之后我取了个钱就回来了。哦,老妈今儿给我还信用卡了,我让她记着点账…打台球的时候老妈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了下建亮爸爸的情况,哎,她说她现在也不太方便去看,我想7月初回趟家了。

晚上回来之后收拾了一下衣服,跟panda聊了会儿,定了明天出发的时间和安排。本来m说晚上晚饭的,结果我陪闺女相亲太晚了,就没来得及,等从青海回来的吧,刚好赶上过生日。之后跟小姑娘聊天,我今儿倒是可以带着点轻松的心情跟她说一些不太该说的话,负面情绪昨儿夜里发泄的差不多了,呃,而且伊竟然还会理我。晚上聊天其实蛮暧昧的,我也很直白的说想见她之类的,然后后面缀一句欠我生日礼物之类的,再缀一句这茬完了之后得赶紧再找个借口blabla。哎,还是希望有个好结果,反正等呗。

准备睡了,静等24h的站票,争取这一趟玩回来能看完冰与火的第四本。

补充几件事儿,外带刚才跟老妈的聊天记录

热度:

要补充的事儿。

1. 燕姿出道12年了,其实心里好多话想说的。从初中开始,不管是写同学录还是其他,最喜欢的女歌手就从来都木有变过。今儿听了一天燕姿的歌,我的爱,我要的幸福,同类,我不难过,雨天,sometimes love just ain’t enough等等。从我懂得感情到现在,十几年的陪伴,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了。燕姿结婚了,怀孕了,短期内不会出片儿和开演唱会了,但她还是会在twitter上在weibo上跟大家分享自己的事情,生活中的小细节,一如既往的平静。这是她要的幸福,也是我想要的,而且是我能要到的。

2. 姐姐来北京了,要开始新的生活了。这个时候作为应届生找工作,基本都是走社会招聘了。昨儿她本科同学去接的她,而且她也住在这个同学这儿,我当时打羽毛球了..还没见到她,不知道她这两天什么情况,说周二跟我一起看话剧,到时候再问吧。感觉她也挺茫然的,虽说之前在北京呆过几年,但眼前面临的压力是之前不曾有的。生活吧,总得有些未知的东西,才会不那么无聊吧。有谁自己创业的还缺人的可以跟我说一下,我一下子想不起来可以联系谁..

3. 下午见了传说中的耗子同学,呃,其实好多年前见过这个人,bydt的本科同学,荔枝以前的同学,但今儿见的时候愣是没想起来,还一个劲儿的琢磨这到底是谁。好吧,昨儿喝酒太多了。打了一下午三国杀,说实话,纯打发时间用,而且打到最后我都开始非主流了。耗子同学去英国读了个硕士回来了,比较了一下,我跟荔枝这破硕士学位拿的太tm苦逼了。说到这儿的时候刚好路过fit,想了一下可能还在里面加班的didi,心里好受多了。

附晚上跟我妈的聊天记录。
妈:最近没出去玩?
我:没,打算去了京郊算了,人多不好组织。
妈:嗯,挺好的,你还有钱么?
我:有,我自己搞的定。
妈:你现在在干啥呢
我:看网球啊,豆子又要被虐(其实那会儿刚破了德神的发球局)
妈:跟你说个事儿啊
我:嗯
妈:(顿了会儿)呃,算了吧,你会说我迷信的。
我:你去给我算啥了!
妈:那天吧,他们在讨论找对象的事儿..你知道你最好找啥样的么
我:找我喜欢的最好呀!
妈:md就知道你不会听!
我:那你还去算!
妈:哼!
我:……(我去,连哼都用出来了)
妈:你吧,最好找个属蛇的。哎,其实你肯定不会听的。
我:嗯,就不找就不找就不找。
妈:……看你的球去吧,拜拜。
我:……

流水..

热度:

上周四,早晨去七食堂吃了个包子,然后把论文送给陈明华老师,伊看上去还是很nice的。上午基本都在玩,金杰和雪键开始踢实况,于是我也装了个pes2012继续键盘流。下午足翼杯,回去换衣服的时候耽误了点时间,到紫操的时候已经开始了,于是悲催的木有首发。整个身体都很虚,也没啥球感,似乎就射了一脚门,偏的不是很多。做球很多,但似乎也没有直接助攻,反正最后3:0赢了。晚上去happyhawk那儿取了两张国安的球票,之后回实验室,刷微博聊天看冰与火的第三部..晚上睡的时候好像下雨了。

周五,早晨去实验室,跟吕宁约好做实验的。具体的细节不讲了,吕宁说这是最后一根可用的波导,于是功率一直不敢往上顶。反正第一遍结果不好,于是狠心做了第二遍,竟然还不错,泪流满面的赶紧写实验报告,扔到论文里去了。中午叫的松屋,太腻了。抽了个空把鱼油给妈妈寄回去。下午还给人写了个关于T大食堂的稿子,换了一次手绘头像的机会。许骐过生日,晚上请大W55在桃三吃饭,来了好多人,各种扯淡加八卦,吃完之后在24#3层的会议室打三国杀,大概10点多结束。回来之后发现我熊又tm输了。聊天刷微博看冰与火…玉珠也是这天生日,补一个快乐。

周六,上午醒来之后看了会儿nba,好久都不看篮球了。中午跟小师妹在水晶烤肉吃饭,然后被m犀利的围观了。回来之后把梳子给鲜蛋,然后去打羽毛球,体力还是没有恢复的很好,但打得很爽。洗完澡之后歇了会儿,骑车去联想桥的巴依老爷,阿康请吃饭,见了嫂夫人和版上众多dz们,哎,好久都不一起踢球了,蛮怀念的。敝队这赛季成绩又很烂,但大家过的都还好。达总的孩子都50天了,7胖子的孩子也快要出生了…回来之后看了会儿球,然后,然后就是那篇有密码的日志了。

一晚上没睡觉,凌晨给妈妈发了个短信,伊上午跟我说她回姥姥家给老太婆过节去了,我囧。然后我跟她说了一下这玩意儿是干嘛的怎么个吃法,哎,伊说她看见一瓶子英文,直接抓狂了,连百度都不知道关键词该找啥。其实周日一天的心情都蛮复杂的,一边聊天一边各种瞎琢磨。中午去了实验室,下午基本都在玩,写了个周报给zwei发过去。跟kira一起下单买了箱啤酒,挑了最便宜的哈啤。午饭晚饭都没吃,晚上先看F1,头哥这都木有夺冠,kimi上了领奖台,可怜的舒米和小塞纳撞了,小黑他们家的换胎太tm烂了。之后看英超,中场的时候刚好去桃李填饱了肚子,结果刚回寝室,曼城就被扳平,然后被反超,直到最后补时疯狂的逆转,当时我直接就从床上蹦起来了,大喊了好多声…小心脏嘣嘣的跳啊!kira一直在看马德里大师赛,骂的声音一点都不比我小。晚上聊了会儿,也琢磨不透。跟m也聊了会儿,伊的事儿比我有意思多了,敬候佳音哦!叶比同学终于给我画好了头像,在此鸣谢,但被罗姐姐嘲笑了一顿><

今儿早晨跟kira去照毕业证上的正装1寸照,伊连个衬衫都木有,还是穿的哥的。哎,不提了,很快就照完了,去实验室的路上大家看我的眼神儿都不对,在罗姆楼下等人的时候他们都以为我是物业的!我tm把外套和领带都摘掉了啊!中午吃饭的时候刚好碰到小师妹吃完饭,直接被一顿嘲笑..中午取了个快递,羽毛球助教托我寄一堆明信片,刚好在紫荆2#取了,顺便到紫荆1#前的邮筒扔出去。回实验室歇了会儿,2点钟找zwei,聊了下周五的实验,又被抨击说做实验不动脑子想的太少blabla,然后伊刷拉拉的给我算了一把,说计数率太大,我都木有follow上。回来跟周强讨论了一下才明白。反正伊最后说可以写到论文里了,就这么着吧。下午处理了点杂事儿,然后拿着中期的ppt改答辩的ppt,那个费劲啊,我突然觉得中期的时候有的说法都是错的!哦,今儿一直在看各种曼城夺冠的视频啊集锦啊之类的,充满动力,脸哥算是扬眉吐气了一把,鸟叔在西甲也夺冠了,大国米和利物浦昨儿都输了,这个周末,国米鲁能利物浦,苦不苦!晚上打球,各种没有节奏,被虐的找不到北。回来之后洗了个澡,去实验室。周楠跟我说少伟没了,我去看王昊的qq签名,不小心发了一句sigh,然后赶紧找了个接口遮了过去。一个活生生的名字,虽然我不认识他,但曾经王昊给我讲过太多关于他俩的故事了…rip.

某人的车链子断了,还不让我去接><今儿还看了果果做的他跟shadow的视频,蛮感动的,5年,挺不容易的。当年那堆在一起的和可能在一起的,好像都散了,肖柯、a、luluto、鲜蛋…六字班。

睡觉了,明天要去吃早餐!哦,米国时间算的话,姐姐应该还在过生日,快乐哦,早点领证。


Powered by Google Talk Widg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