姿言姿语

a blog of heaven0701


跑完北马了,闲着写个日志

热度:

周一,早晨起床发现小腿有点疼,也没在意,更主要的是米兰德比,敝队竟然还赢了,哈哈。上午刷了下美网男单决赛,今年的美网一场都没看,也不知道每天都干啥了,可能是跑步回来睡觉都比较早了,而且早场也没啥好看的比赛罢了。kira今天到北京,确定了晚上吃饭的大概时间和地点,下午改了一下午报告,还有个新报告欠着没写。下班赶紧去打羽毛球,小腿疼得厉害,最后走路都疼得不行。晚上打球的人比较多,其实真正在场上的时间并不多。打完球回所里放了个东西,然后从四环打车回五道口,我到巴依老爷的时候eagle和zoro都到了,仨人点菜开始边吃边等kira,丫大概9点多才到。基本还是三年前的鸟样儿,书生气少了点,江浙人精明的劲儿多了点,啊哈哈哈。聊了好多,一直到人家赶我们走…打车把kira和zoro先送回去,到家洗洗就差不多睡觉了。

周二,小腿依然疼,然后就不太敢动了,毕竟周日要北马了,谁都不想赛前因为受伤而错过。早晨回学校没去上班,也没太多事儿,去南非的事儿还一直没谱,csir一直在催我们,但我也没辙。下午到单位, 先把话剧票给丁姐,然后看了眼大盘,然后想起来huhu跟我说的3000点婴儿底。最近一直在听王玥波说隋唐,真的很不错,就是音源不是很好,声音忽大忽小,影响工作。晚上的羽毛球场是5点的,我大概5点半到的,没敢使劲儿打,开始的时候人不多,打了会儿双打,教练一直在跟我讲战术…后来人多了,我基本就歇着了。回家之后找出了护踝当小腿袜穿着,收一下小腿肌肉,效果还不错。吃了个泡面,真心不容易,之前买了5包泡面,终于吃到了一包!

周三,小00的生日,她永远的停在了27岁,但我们依然相信她在天堂过的很开心。上班无非还是写报告改报告,不过王玥波确实很精彩就是了哈哈哈,而且那些砸郭德纲的挂,乐死我了,这也就是俩人交情在,虽然王玥波整天跟李菁他们混一起。又要开团代会,可我明明退团了,于是跟肖柯argue了一下,可以不去啦!今天没有羽毛球,没订到场,难道大家休息一天,晚上不甘心的去跑了个步,前4km带着叶比跑的,5km in 32min38s,基本是龟速,小腿一直绑着护踝,没太大问题了。

周四,早晨hr告诉我让我赶紧去院机关取批件,我操,这明明是根本没去办护照的节奏啊,瞬间就崩溃了。到了院里,拿到批件,发现集团公司那份给的名单是tm错的,我操,赶紧打电话问,还好不麻烦,人说去集团办护照的时候顺便换一张就行。回来之后找所办的同事交材料,结果人家今天一天都不在所里,于是打电话联系,把我一顿说…批件上写的出行时间是910-930,妥妥赶不上了,不过后来hr跟我说三个月内都可以,我的小心脏才算安静了会儿。晚上还有羽毛球,过去打了会儿双打,不敢使劲儿,后来教练强化了一下我们的前后场的平行移动,毕竟双打用的比较多。回家之后就直接歇了…

周五,联系了转马拉松名额的哥们,伊说周六才能去取,看到大家纷纷晒装备,好是羡慕。安老师发邮件跟我说让我写一下敝所找敝方向研究生的说明,我操,招来了谁能带得了!!收到了以前的羽毛球助教从尼斯寄来的明信片,查了一下漂了都快俩月了。下午羽毛球抽签,堪忧啊,感觉今年大家都很强,某室还跟某处联合,补强了他们本来孱弱的女选手水平,太可怕了。室里中秋发了张提货券,只能自己去取,哎,真够费劲的也是。李姐他们买了好多水果,所以一整个下午过得特别特别快,哈哈。下班就闪人了,1#到王府井等叶比,伊比较慢,然后一起走到首都剧场,刚好7点20,也没来得及吃饭。话剧后面会专门写剧评,不展开了。剧场内碰到了two夫妇,还有sky02等人。看完都10点多了,地铁回家,看了会儿丁俊晖的糟糕表现就睡觉了。

周六,早晨睡了个懒觉,一直跟转名额的哥们联系,开始约了下午两点,后来改成了两点半。中午叶比在家做的煲仔饭,还不错,伊下午跟别人去逛街了。吃完饭差不多我也就出门了,本来想坐公交慢悠悠颠过去的,结果路上那哥们跟我说取装备很顺利,刚好那会儿我还没到五路,于是赶紧下去做地铁,6#换5#到惠新西街南口,哥们没让我出站,直接在站内就把东西给我了。今年的上衣换成了背心,他去的时候没有L的号了,于是拿了个XL,穿着那个大啊。帽子啊能量棒啥的也都没有,袜子还有,也算还行吧。拿完东西之后没啥事儿,回了趟贵校喝了个咖啡,李教授他们在打球,我也没法参与。5点左右打车去北医三找明明,结果堵得要命,然后我们俩从北医三溜达到牡丹园海底捞,huhu他们俩已经在排号了,差不多又等了得有半个小时才有桌子,吃了很多,聊了很多,这样的日子真的很美好,还是跟高中一样,但明明早已为人妇,哈哈。聊到9点多,地铁10#回家,由于1#提前停止运行,我做的10#还tm是到车道沟的区间,索性从车道沟出来打车回家的,路上还在三环堵了会儿…回家之后准备今天比赛的东西,顺便看了会儿球,也没敢洗澡,11点就睡觉去了。

周日,早晨6点起床,拿好东西就出门了,楼下吃了个早点,吃了一屉包子中的6/10,然后喝了半碗豆浆。公交到玉泉路,地铁里基本都是去跑北马的人,复兴门换2#到前门,出地铁的时候绕了好久才到正阳门内的广场。时间比较紧张,赶紧喝完红牛换好衣服存了包,打电话给小伙伴们,没找到77姐也没找到sky02,哈哈,还是sideback比较容易找,等了没多会儿前面就已经鸣枪出发了,我们基本在最后面了,公益跑的都已经在我们前面了…前10km很轻松,没太阳,温度刚好合适,也不需要补水啥的,我们轻松的超越了600和530的兔子。河边尿了个尿,基本没怎么变速的跑到了20km,净时间2h20不到。到25的时候我还可以,28的时候开始掉速度,sideback死带着我跑到了33,然后我扛不住就让丫先跑了。34走了1km,35基本也是走的,而且35的补给点竟然没有水了,我靠,想到后面37.5也有可能没有水,于是又开始跑,后面差不多走1km跑1km,要是能在多坚持跑1km的话估计就能进500了,可惜最后净时间差不多5h5min左右吧。继2009年后又一次全马,这成绩也算是pb了,虽然跟校友群里那群牲口相比差距实在是太大…取包,找到叶比,在广场上坐着休息了会儿,本来是说等sky02的,结果不知不觉的伊竟然取完包闪了。最后我们是在西土城A口见的,聊了会儿,差不多3点钟才往回走。77姐4h3min完赛的,franksky差不多4h20min多,sky02差不多5h30min。10#人很多,没座儿,从苏州街出来打了个车就回家了。洗澡洗衣服,发现两个腹股沟又磨得不行了,我早晨都摸了好多凡士林的…左边的mimi也没幸免,贴的胶布随着出汗早已不知去向,于是也血淋淋了…明年北马继续加油吧!

10月过的哗啦啦快啊

热度:

今儿竟然都月中了,sx荔枝都过生日了。昨儿晚上跟丫吃了个夜宵,有串儿的日子还是开心呀。帝都天冷了,昨儿吃串儿都能觉得冷,今儿早晨去上班的时候被风都快吹傻了。上午在10楼开会,那小风,以至于我跟小明玩纸牌都玩冷了。不过今天的收获是,学会了开会的秘诀。一定要坐在头儿的对面,这样显示器一挡他就看不见你了。然后就是纸牌要用键盘玩,慢归慢,但你一点鼠标就暴露了不是干正事儿了。

上午开会开到好晚,以至于我们中午去吃饭的时候,敝部门的加班餐都被拿光了,这时候余主任出现了,哼哧哼哧的给我们找了好几份,我们才得以有饭吃。碰到冯处,他们今天下午回T大宣讲,跟我们聊了好一会儿,说今年投简历的人超级多。据T大的消息说,下午宣讲会的现场爆满…

中午吃完饭就回家了,给老娘打了个电话,把kira的地址告诉她老人家。然后跟小叶子聊了会,我困得不行,一会儿就睡了。给姐姐打电话,伊今天搬家,没接。4点多她打回来的时候把我吵醒,我又眯了会儿。本来约她晚饭的,后来准备出门的时候她又说有事儿。傍晚就骑车去找zoni拿月饼,然后直奔沃尔玛山姆店瞅了瞅,确实很大,但我觉得东西好贵。回来路过金沟河路本来说给人捎带个简历,结果伊一直不出现,手机也联系不上,于是我冻得就撤回家了。

路上老娘打电话说给kira寄枣儿了,让我跟丫说一下,还补充了一句说买的不够,剩下的不够给我寄了,我去!老爷子在家天天闲着,他俩说来帝都,我说来吧,但我没空陪。于是他俩就算了。我让二老去点别的地儿玩…

明天中午四道口吃海鲜,下午打球,晚上跟m和didi在五道口吃饭,呃,充实的一天呀!下周估计要崩溃了,活儿特多,关键是这周太闲了…小叶子这两天身体又不太好,这孩子呀…还有个得提的事儿,就是马杯男足终于赢了化工,据说宋海进的球,这老家伙rp真好,够得瑟一阵子的了。十几年啊,终于赢化工了!

哦,祝lulu和荔枝生日快乐,还有和尚!

Tags: , ,

恍然间就毕业了…

热度:

1号过完生日,终于有了点毕业的气氛,突然觉得离滚蛋真的就剩那么几天了,屈指可数,以至于心里开始发慌。晚上连欧洲杯决赛都没看,因为下午热得有点中暑,扛到2点半竟然准时睡着了。早晨醒来之后发现意大利惨败,颇为庆幸自己木有看球。由于没有约人拍照,所以就骑车慢悠悠的去办手续,去人文馆交了28块钱的罚款,刚好把饭卡基本刷没钱。哎,七年终于完整了一次。这事儿其实还是略蹊跷,我记得我还过了,而且书也确实就在书架上,可能是我占座的时候被人顺手扔回书架了吧,反正是没有消磁。之后骑车去实验室,各种整理东西刷微博跟师弟们拍照,中午蹭了一顿-1层的饭,还蛮不错的。排骨、干煸豆角、土豆丝和鸡丁四个菜,主食有米饭、油饼和豆沙包,还有蒸的红薯和很稀的紫米粥。水果是桃儿,所有以上好像都是随便吃,嗯…其实这对老师们来说是件好事儿。

下午不记得干了些啥,反正热的没去拍照就是了。估计是在实验室刷微博看friends跟各种人聊天,好像到3点的时候去罗姆楼-1层跟kira nonoki他们打了会儿牌,差不多一直打到要去吃饭。晚上大W55在荷园吃饭,我跟kira的生日bg,其实也就是散伙饭了。除了allan之外,好像在园子里的都来了,哦,aq没来,他父母来了,ryan带mm来敬了两杯酒就走了。sender又喝高了,eagle和isee据说也吐了,kira这厮回来之后就趴桌子上歇着了。我躺了会儿,然后跟版二出去溜达了会儿,因为小姑娘不肯出来。溜着溜着就哭了,稀里哗啦的在东操哭,7年里东操是容纳我眼泪最多的地方。版二说我一身酒气,俨然喝高了的样子。跟大W55在一起的日子总是轻松愉快的,但是这才是最不舍得的。读硕士的这么多人,nonoki要去日本,kira回杭州,其他人都还在北京,而且大家的距离也不是那么远,可问题就是kira要走了。其实nonoki可能从日本回来还是会回北京,但kira一般就跟杭州呆下去了。想到这儿就不行了,然后又想起了荔枝,所有的所有,在东操稀里哗啦的宣泄了一遍。

1点多回来的吧,然后就处于半昏半醒的状态了,一直到4点钟才真正睡着,大家约了早晨6点去二校门拍照。哎,后来拿到照片跟3年前比对了一下,大家基本还是原来的样子,一点距离感都没有。就在大礼堂和二校门附近拍了会儿,然后就去七食堂吃了个最后的早餐,我吃了一屉包子,哦,差一个。之后回实验室休息了会儿,前一天都喝得不少睡得不多,所以都很困。本来说7点40集合,我们擅自8点才去,大W55的好多人都在一起,刚好坐了一排。前面等待开始的时间我们一直都在后面拍照,典礼前面的讲话啥的都挺没意思的,我们就在那儿玩。唱老校歌的时候我没hold住,掉了几滴泪。拨穗儿的时候由于电子系的顺序挺靠后的,我们就悄悄溜到了电机系的地盘准备插队,还被梁老师发现了一次,但最后我们还是成功的混到人家队伍里。之后约了中午吃饭,我出综体之后找荔枝拍了几张照片,然后去二教领了个报到证。本来说去就业指导中心盖一下绿卡的,结果人太多我就回实验室了。一直墨迹到12点才去吃饭,就ryan zoro 我三个男生,还有xlucy ccvivi和nonoki三个女生,这大概是我们班男女比例最好的一次聚餐了吧,其他人都有事儿。在江湖味道吃了个饭,下午回学校,先去盖了绿卡,然后开始各种办毕业手续。把实验室的所有东西打包,didi过来跟我合影,刚好我还没还衣服。然后我们俩都木有相机,恰好lulu和荔枝在楼下,于是就四个人一起拍的照。哎,本科毕业的时候也是我们四个人一起,拍了好多照片。荔枝要去南京了,didi还在苦逼的读博士,我和lulu都工作了,哎。荔枝抱了我们每一个人,笑着告了个别,我又差点没hold住,这么多年,他和kira一直被我当做各种紧急联系人,不管在什么方面。说真的,我说我想念这俩人,一点都不带矫情的。

晚上情绪很差,喊了优质闺蜜小m同学过来吃饭,在雕刻时光说了好多,说着说着我就哽咽。之后就回寝室了,大概9点多就睡着了,连小姑娘的短信都没回,也忘了说晚安。一觉就睡到了第二天早晨7点。其实最近一感伤就给小姑娘发个短信,也一直联系着,哎,多希望…醒来就开始收拾东西了,扔了好多衣服,包括没人认领的free站衫和yaya留给我的姿版版衫,我也不知道该给谁了,已经没有几个比我小的孩子还上free和水木了,以前买衣服的这些人的id说不定都已经死掉了。收拾出各种别人送我的礼物,眼泪啪嗒啪嗒的掉。kira基本都收拾完了,他去托运了,屋里就我一个人。还有各种霁云写给我的信,那还是她复读那年的事情了。明信片尤其多,从大一到现在,数都数不清。还有各种门票的票根,电影票话剧票音乐会的票根,各种海报,初中高中本科的各种手稿,哎,还翻出了a当年送我的若干东西,其实我都没舍得扔掉….其实我的东西挺少了,大多数都被这些占据了。sso姐姐扔我的篮球被我丢掉了,sigh,实在不想带走了,也没人要。饭卡没钱了,中午跟eagle蹭day的饭卡去七食堂吃了个香锅,然后回来买了个箱子继续收拾东西。我其实不讨厌收拾东西,只是总会沉浸于过往的记忆。每个小东西可能都有一个小故事,可能好多年都没有提起过了,但它又会活生生的出现在眼前,于是瞬间热泪盈眶。

下午问了一下单位那边,说是宿舍可以往里搬了,于是临时改变计划,今天直接往宿舍搬,这样就不用先搬到邱磊那儿,然后再折腾了。下午拿到了aq和day那儿的照片,跟本科时候的又仔细的比对了一下,颇感慨。出去退了各种卡,kira已经退了钥匙,所以我们俩得保证有人在寝室。买了10张明信片扔了出去,然后跟kira各种在微博上贴照片,边贴边感慨,鼻子各种酸,但都还能笑出来。下午出去的时候还跟荔枝打了个照面,然后骑车擦肩而过,我好像还是习惯性的骂了他一句傻逼。他们总结过,我喊人sb的基本都是关系特好的,我喊sb+名字的,多半是真sb的。

晚上在桃李地下跟邱磊 大鹏还有小姑娘一起吃的饭,哎,看见她心情就好了很多,可是想到又要离开她,心里就又难受。带了好多没用的东西,他们自己分了。把m送我的那俩杯子中本该属于小姑娘的那个给了她,她还满喜欢的。回来之后她说我不送她点好东西,我说我把自己送给你你又不要,于是伊很快又岔开了话题。kira这个sx专门跑桃李底下跟我要钥匙,其实他刚回去没多久,我也就回去了。把东西基本都收拾完,洗了个凉水澡,ryan一直在我们寝室玩,说9点去day那儿打牌,结果等eagle等到快10点,nonoki买了半个西瓜,我们在紫荆1#楼下吃掉。聊了好多,后来才上去打牌,一直打到12点,kira回来睡觉。丫躺床上跟我说了没几句话我就泪奔了,刚好ryan说他在路上也掉眼泪了,于是我们就又出去喝酒了。kira早晨很早的飞机,就睡觉了。zoro晚上有饭局,一直木有出现,aq已经火车去大连玩儿了。

在于记烤串喝酒聊天到4点,每个人都坦白了好多感情上的事情,包括当年nonoki和裤子的事儿。还通过微信骂了裤子一句傻逼,操,这丫好久都没回国了。基本聊到了大W55的每个人,哎,聊得我心情各种变化。回来之后就睡觉了,kira早晨5点多走的,丫没门卡出不去楼,只能把我吵醒,我迷迷糊糊的光着身子把他送走,回来继续睡到7点。醒来睁眼发现对面床上没人了,还想这厮怎么起这么早,瞬间想到丫已经走了,我醒来再也不会见到他,于是瞬间泪奔,哇哇的哭了好久,就坐在床上,想着各种事儿,从我认识这个sx一直到他走。哭够了之后起来继续整理东西,然后退了学生证和宿舍,去领了毕业证,还去图书馆捐了几本书。路上起的都很慢,路过每个建筑都仔细的看一眼,看着看着就伤感,我真的不舍得离开。跟搬家师傅约的11点,结果他10点半就来了,于是喊着大鹏 邱磊和朱锋开始搬家,其实也没多点儿东西,很快装车就去单位了。在那边办理入住墨迹了会儿,去看了下房子,把东西扔进去,哎,说真心的,挺失望的,半地下。其实采光啊空间啊也还算成,但条件确实太简陋,尤其是半地下,瞬间就想出去租房子了。再看看吧,明儿周楠有空的话,她可以跟我去收拾下屋子。

之后回学校,中午请他们吃了个清青,也懒得出去吃了。然后把剩余的东西扔到day那儿和实验室,处理了好多别的事儿。最后去退钥匙准备把之前抵押在楼长那儿的蓝皮儿赎回来的时候,还出了个小插曲,楼长没找到,愣是说我没给她。哎,罢了,好在后来在一个破本子里发现了。晚上跟zdane在紫荆地下吃的pizza,据说这是伊最后一次请我吃饭,以后再吃饭都得我请她。本来想蹭小姑娘饭卡的,结果人家有局><吃完饭回实验室,写日志,一直到现在。期间跟小姑娘聊了会儿闲天,跟老卢和杨仝约了个夜宵局,准备去了。

最后一次在园子里写流水了,我怀念这种日子。还跟版二约了晚上见一下,不知道有木有时间了。呃,我还想见一下小姑娘,不知道该找个什么样的借口,她现在是我怀念的园子里的最具体的存在,而我怀念的其他的,基本都是回忆了。

都tm滚蛋了…

热度:

荔枝这个死胖子明儿就走了,kira这个臭流氓明儿也滚蛋了。

这么多年了,废话都不多说了,好好过。

死胖子有姑娘了,赶紧结婚生娃吧,哥以后就是娃他大爷了。

臭流氓,哎,贵蟹那点小心思,别tm不靠谱了。

再见了,傻逼们!哥留恋的园子也就剩那个让哥纠结的姑娘了

可哥明天也要滚出园子了….

Ti Amo,THU

饮鸩止渴..

热度:

很矫情的一个词儿,但挺贴切的。最开始的时候我用这词儿说别人,后来发现,扔自己身上也很合适。呃,其实想想,把人家当做 鸩 有点不合适。

前儿晚上,大荷兰杯具了,其实机会也不少,而且先进的球,可惜啊。这届欧洲杯,感觉van persie状态很差劲,亨特拉尔也好不到哪儿去。中场的话范德法特跟斯内德的想法有差别,所以导致整个进攻感觉都不成体系。裸奔,哎,这个衰神。大德国三战全胜晋级了,nb闪闪,葡萄牙凭借cr最后一场的爆发也晋级了。A组的俩对手都不强,所以感觉葡萄牙和德国进半决赛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当然欧洲杯这东西不好说,比方说希腊,04年都夺冠了。

昨儿白天都宅着,无聊的要死,上午醒的时候发现yanguilai的短信跟我借饭卡,可惜是6点多发的,我看到的时候都11点了,伊到学校了,要去富士康实习。开始看friends打diablo2,实在是没事儿干。中午没吃饭去买了半个西瓜,回来拿勺子啃了一半儿,下午睡了好久,期间各种被热醒。傍晚跟kira去桃李吃香锅,碰到炳风夫妇,本来说周四一起吃个饭,结果回来问拖拖,结果他俩要去马尔代夫度蜜月了,嗷嗷。晚上继续各种无聊,把剩下的西瓜啃完,于是开始半小时跑一趟厕所,囧死了。小姑娘出去逛了一天街,我巨敏感的问人家跟谁去的,哎,贱不贱啊!自己都觉得不可理解,人家跟gg去关我p事儿,不跟gg去又关我p事儿。我只是,只是想通过点别的欺骗一下自己,仅此而已。

昨儿晚上的球儿,西班牙跟克罗地亚的上半场我看了,后来看到意大利的下半场。其实上半场听说卡萨诺进球之后,意大利那场就应该很轻松了,西班牙跟克罗地亚一直0比0的话,意大利就是小组第一。爱尔兰确实也没啥机会,八神下半场的进球很牛逼,尤其是嘴里准备骂脏话的时候,帅的一塌糊涂。西班牙的进球很漂亮,克罗地亚全场的防守都很成功,反击也算犀利,可就是那一下,被西班牙打穿了。这样的结果西班牙第一意大利第二,可怜的克罗地亚啊,我还是很喜欢这支队伍的。

今儿早晨10点多被小妍的电话吵醒,说是要打扫罗姆楼的洁净间,我擦,于是就去了实验室。打扫完卫生,看了会儿冰与火,就去吃午饭了。之后跟李永卓李云翔去超市买了个冰棍,本来想回寝室的,想了一下这么热的天儿躺床上是啥感觉,于是就直接奔回实验室吹空调了。看friends和冰与火,这两者也可以一点都不耽误。1点多的时候kira喊着去打台球,于是就跟zoro和雪键一起去东恒了。我一直在跟kira打,赢了4局,其他的都输了,md有的确实是水平不济,但是更多的还是rp太差。一直打到5点才回实验室。期间给夏恬打了个电话,伊不过来吃饭了,改天过去再找她吃吧。小师妹说要不要今天给我礼物,我想了下,为了下次能再见她,就说不着急..6点去桃三吃饭,路上还tm碰到交通管制,好像是习core要参加毕业生长跑吧还是啥的,还好我没去,据说好多人一直从2点多等到6点才开始。不评论了。

吃饭的时候llama坐我旁边一直跟我喝酒,小姑娘坐我正对面,忍不住的看她,看她开心的笑。期间她出去接了俩电话,我还胡寻思了半天,哎,我至于敏感成这样么?喝了好多酒,我带了6个,跟每人喝了一个。嗯,最后一次了,等2字班再来的时候我就不在了。遥想当年我来的时候,也刚好是happyhawk和shuma这批2字班的接的我,到此也算是一个轮回了。希望在清华的昌邑的孩子能够多交流,之前保持的传统也能够继续下去,每学期一次饭,而且基本都是llama掏钱,也不花太多时间,大家见个面交流一下倾诉一下联络下感情,起码会有种归属感。其实今天聚会蛮怀念shuma他们的,我入学时候那个小p孩儿,如今已经过了7年,就要滚蛋了。

跟小姑娘喝酒的时候,我也不记得要说啥了,下午的时候其实我一直都在想晚上如果喝酒的话我该说啥,结果见到人之后就啥都不记得了。后来她爸过来,她就先走了,我们其他人聊了会儿也就散了。之后yanguilai把传说中从比利时带的巧克力给我,刚好小姑娘问我散了没,我说陪我溜达会儿吧。等她处理完自己的事情,我们在紫操溜达了几圈,说了好多话,依然无关痛痒,我说不出太直接的话,会显得无比矫情,而且还不是很合适。直到她说累了,因为这两天逛街比较多,净走路了。把她送回去,一个人溜达回来,说不清是幸福还是别的感受。我应该很满足的,但我内心又不仅仅满足于此。回来之后一直聊天,我只是想让她知道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在乎她,我很认真的。我不希望给她什么压力,所以,她可以随意。

事情就是这么纠结。我可以点开她的飞信,然后默默的关掉,也可以巨矫情的在这儿写各种对她的感觉,可真正到行动上,我能做什么?默默的等她分手?然后呢?我不知道。只是,一想到她还理我,还跟我说话,还能见我,甚至还能跟我去紫操遛弯儿,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饮鸩止渴。我觉得我会有天生的抗体,我享受这一切。


Powered by Google Talk Widg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