姿言姿语

a blog of heaven0701


24h的站票之前流水一下这两天吧

热度:

昨儿,哦,前儿晚上的球,葡萄牙赢了捷克,cr进了个球,还打了俩门柱。捷克基本毫无还手之力,而葡萄牙也是雷声大雨点小,全场20脚射门,有威胁的没多少。反正是赢了,半决赛碰德国,看这架势基本没戏,可怜的波斯蒂加还伤了。早晨醒来就11点了,看了会儿nba,热火夺冠了,赢得没啥悬念,lbj华丽丽的三双,wade一如既往的无处不在,miller跟疯了一样的三分8中7,雷霆这边哈登基本卧底,双子星表现的其实也还不错了,但其他人太不给力了,输的也没啥脾气。毕竟是总决赛,经验很重要,篮球毕竟还是有战术有心理的,只有身体,可以赢一场球,但是是拿不到冠军的。恭喜lbj,算是给自己正名了,这些年背负着太多的压力,也算可以解脱了。雷霆也不至于太伤心,赛后kd哭的跟个孩子一样,可他就是个孩子,只有23岁,未来还是属于他的。

中午跟kira去桃李吃了个饭,回来看friends刷微博看冰与火,4点去紫操踢了个球,w53的人都齐了,我们这边听杂乱的,也没几个会踢的,zhaohang和didi都没来,有几个w51的,还不是刘冰和李帅。踢得蛮欢乐的,踢到5点一刻,跟w53的同学告了个别,然后就回寝室了,半道上买了半个西瓜回来当晚饭。洗了个凉水澡,回来跟各种人聊天。给小姑娘发了几个短信,回的比较慢,一猜就是在外面玩。m说在中关村吃饭,晚上可能找我夜宵,顺便聊个天,我情绪确实比较差,心里说不上是嫉妒还是不平衡。哎,她其实也没啥义务给我回短信,能回一条我就很欣慰的,实在不该奢求啥。

9点多接了妈妈一个电话,我说了一下建亮的事儿,让她给我打听下,结果因为这个直接跟伊恼了。后来伊也觉得话说的有点没过大脑,就哄了我几句。哎,还tm给了我点钱让我毕业请吃饭or出去玩之类的。我跟伊说我这几天可能去京郊跟同学玩几天,伊也没说啥,但我还是没跟她说是我去青海。接电话期间错过了m的电话,于是伊回家了,接完电话之后很不爽,跟m聊了好久,说到了小姑娘的事儿,哎。昨儿确实有点堵得慌,于是跟小姑娘又说多了好多话,闹的满不愉快的。其实我还是先接受着现在的身份,等呗,之前又不是没等过。哎,昨儿跟加密日志里写了好多,今儿又翻了一下,写的心都疼。小姑娘一直在外面玩,时不时的跟我聊几句,一直到4点多她回来,又说了好久,但那会儿我已经有点没理智了。

期间看了下德国跟希腊的比赛,完虐。而且明显觉得德国没有认真踢,后方都注意力不集中,被希腊搞了俩,其实给希腊的机会也不算少。德国破希腊所谓的铁桶阵还是很easy的,要不是272等人射门太弱,比赛早就成屠杀了。可怜的卡拉古尼斯将军停赛,而klose将军又进球了,心里觉得蛮欣慰的。只是看球的时候在跟小姑娘聊天,一点感觉都木有。

之前跟vivi和lulu约了今天中午一起吃饭,让我11点去占座。昨儿看球之前荔枝说他回来了,于是就说一起去占座。结果等丫到11点多,小隋也回来了,一起走路去罗姆楼取了个车,于是vivi她们到的时候我们还没出校门。在日昌排了会儿号,还算好,中间好多号都空了。吃了好多饭,聊了很多事儿,关于好多人的。vivi有gg了,如果sso看到这篇日志的话,请速去8g,然后告诉我。lulu跟mb也蛮逗的,哎,想来也已经4年了,好好过吧。didi这个苦逼据说忙科研,没来,sigh,bless他吧。其他主要都是在挤兑我,哎,讲了各自实验室复杂的关系,在小姑娘这件事儿上又被狠说了一顿。一直聊到4点多。

期间接了个明明的电话,问建亮的事情,哎,不想说了,想起来就难受。之前荔枝给佳佳介绍的相亲对象说晚上一起吃个饭,于是就跟佳佳联系了一下,伊说好。4点多我回实验室,困得不行,趴着睡了会儿。6点去五道口跟佳佳碰面,然后去一心吃日料。还不错的说,生鱼片之类的,就是没吃饱,呃..相亲的过程不说了,男生略腼腆,基本不怎么说话,所以基本就是我荔枝和小隋在相互挤兑,nnd,荔枝爆了老子好多料!当然,我也没让丫好受…吃完之后聊了很多实验室的事情,佳佳和小隋基本都插不上话。后来去赛乐堡打台球,哎,这个地儿我都不太想来。杆儿太烂,中袋基本没进过都。佳佳打的还可以,小隋不打,一个人看湖南卫视乐得跟啥是的。10点散的吧,男生打车送佳佳回去,我们仨骑车去桃李吃了个肉粽子,然后去c楼买了点东西,之后我取了个钱就回来了。哦,老妈今儿给我还信用卡了,我让她记着点账…打台球的时候老妈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了下建亮爸爸的情况,哎,她说她现在也不太方便去看,我想7月初回趟家了。

晚上回来之后收拾了一下衣服,跟panda聊了会儿,定了明天出发的时间和安排。本来m说晚上晚饭的,结果我陪闺女相亲太晚了,就没来得及,等从青海回来的吧,刚好赶上过生日。之后跟小姑娘聊天,我今儿倒是可以带着点轻松的心情跟她说一些不太该说的话,负面情绪昨儿夜里发泄的差不多了,呃,而且伊竟然还会理我。晚上聊天其实蛮暧昧的,我也很直白的说想见她之类的,然后后面缀一句欠我生日礼物之类的,再缀一句这茬完了之后得赶紧再找个借口blabla。哎,还是希望有个好结果,反正等呗。

准备睡了,静等24h的站票,争取这一趟玩回来能看完冰与火的第四本。

流水

热度:

过的一如既往的没心没肺。白天基本都在实验室做ppt跟zwei讨论然后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世界观越来越扭曲。不再去校医院了,等3月份再说吧。

周一上午打电话订了周日张一元的票,小羊同学主动请缨去取票,省了我好多事儿..下午去订羽毛球场地,本以为半小时搞定的事儿硬生生的排了俩个半小时的队,到我们的时候只有周一晚上和周末下午可以订了,于是订了周一晚上的场地,还帮刘仿订了周六下午的,准备蹭之。顺便订了个当天晚上的场地,虽然过了一个寒假,但感觉体力还成,两个小时打完之后不怎么累,第二天也没有出现胳膊酸之类的症状。

周二跟zwei讨论中期答辩,唉,伊费尽心思给我理清楚线索,对我来说这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之后回来开始做ppt,反正都是初稿,各种贴图贴数据..中午跟版二吃了个饭,拿回来好多吃的,哈哈哈。晚上也出去吃了个饭,虽说是个跟我没啥关系的节,但过得倒也蛮轻松愉快。晚上看勒沃库森,唉,太嫩了。

周三继续做ppt,然后收到年前订的器件,估计中期完了之后就得继续做实验了。计算了zwei之前提的一个idea,结果又是悲剧,于是只能换个思路编故事了。晚上继续看球,本菲卡这个队伍还是有点意思的,他厂竟然被米兰屠了,乐死我了,反正都不是这俩队的球迷..

周四上午起的不早,上午晃晃悠悠的就过去了,中午趴桌子上睡觉,第一次右手臂麻木到毫无知觉,拿左手使劲儿掐都觉不到疼..下午的时候下楼突然发现有我的挂号信,可算是把我买的纪念币拿回来了,哈哈哈。然后剩下的时间都是等晚上吃夜宵了,唯一做出的明智的决定就是吃了个晚饭,然后回寝室待到8点。跟那几个人打车去簋街,到的时候都快9点了,hillsky跟那儿排号,又等了好久才轮到我们,人太多了。麻小儿太辣还很咸,于是不断的喝酒喝酒再喝酒,其他东西的味道基本都吃不到了,反正辣的不行。不知道喝了多少,反正一直到2点多。出来之后打车去金鼎轩,吃了点清淡的,喝了个果汁爽口,又喝了一瓶啤酒,主要是太贵,喝不起了。打车回来的时候大概就4点半了。可算是清醒着回来了…

上年纪了,喝不动了

热度:

今儿早晨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回忆昨儿到底是咋回来的,然后愣是没想起来。只记得到了小码头之后我就一直在吐,一点都没吃,最后活着回来了。其他的都失忆了。

应该是9点到的北门,10点多n串儿来的,当时我们才喝了一个。后来应该又喝了4个,然后就出来打车去小码头,上车之前我觉得没啥事儿,可在车上就想吐,一直忍到下车。之后就是进了小码头的事情,我基本不记得了。后来问了一下didi和鲜蛋,我和n串儿都是跟didi打车回来的,鲜蛋是在我们之后打车回的。据说didi也吐了,n串儿趴桌子上不起来,最清醒的竟然是hillsky,丫临出门之前还在喝。

下午去医院,又磨了一下牙,换了点药,出了好多血,呃。明天上午去打杀神经的针,呃,昨儿听didi说杀神经很恐怖,md。下午本来想回来开组会的,结果给zwei发了个短信,他说让我先回去休息,明儿跟他讲一下就行了。后来听说黄大美女还专门嘱咐我不要轻易的就把牙齿拔掉,突然还有点感动。晚上跟n串儿去桃李喝粥,没啥压力,回实验室吃酸奶吃面包也没啥压力,应该就是不能喝凉水和特别烫的东西吧。

祝我明天好运。

 

我觉得我可以新开一个集子了

热度:

题目就叫“zwei说”,可以收录各种zwei挤兑我的段子。前几天写总结,翻二站的帖子的时候,就有这么个念头,从本科推研结束开始,到目前,类似的段子差不多有百八十篇的样子。结果,今儿上午又遭遇了一个,超级狠的。

zwei: 去周强屋等我,我拿下笔记本,讨论一下你写的paper
我:好
(1min后,伊带着本过来了,开机,提示ram error)
zwei:前几天加了条内存,可能没弄紧,最近开机都得折腾好几次
我:呵呵
(摁电源7s,等了会儿,重开机,继续ram error)
zwei:nn个腿儿的,邪门
我:呵呵,要不我回去打印一份拿过来吧
zwei:不用了,就你写那个,浪费纸,不值当的
我:(nmb nmb nmb…)
(伊淫笑了足足1min,期间重复开机一次失败,狠狠敲打了一下笔记本,好了)
zwei:改天送过去让蓝快给我修一下
我:作为一个工学博士,修个电脑还得找别人么?
(狠瞪了我一眼,没说话..)

最后的结果很明显,虽然我找补回一点,但实际上已然是完败,完败啊!!

最近生活没有太多亮点,还是小流水一下吧。昨儿下雪了,空气差得很。实验室最近网络不稳定,于是就没怎么上网。昨天傍晚帮aobei去南门收了个apple的无线基站,今天晚上他来东门就给他了,在盛世莲花聊了好长时间的天儿。昨儿晚上跟peas 荔枝 鲜蛋还有jianliu在红辣椒吃了个夜宵,那店据说马上就要关门了,趁着最后,也算了了结了一下。各种聊天和8g,4字班5字班6字班,好多事情竟然都是第一次知道。哦,还听了个据说04年就有的段子“美女如云丑女如星,清华吧,万里无云,繁星点点”。

今儿早晨被zwei虐,下午又当着他老人家的面折了一个FBG,还因为在实验室得瑟杯子被说了一顿,囧啊..今儿肯定不适合科研,肯定的。晚上跟实验室的同学一起去芝兰园吃了个小火锅,竟然都能碰到奶茶,就在我们隔壁桌。不过我们去的时候她正在跟一个姑娘合影,合完就走了。晚上继续改paper,于是又便秘一样的毫无亮点了。

晚上据说新闻学院的一个同学写了篇日志之后就失踪了,期间有人说找到了,然后又有人说还没有,导致我们现在也不知道真实的情况,只能默默的祈祷吧。年根儿了,压力都挺大的,好好活着吧。

升级了一下wp

热度:

顺便得瑟一下实验室新换的显示器。前几天搬家,所以一直都没有blog可以写,竟然心里还总会想这件事儿,从某种程度上,说明我还记得这个地方,而且且忘不了呢。

最近的日子也没啥亮点。周五晚上跟luluto 鲜蛋还有didi吃了个夜宵,聊了很多,这年头幼儿园聚个会才凑四个人,真不景气啊不景气。过几天peas回来,然后牛回来,不知道能聚几个人。荔枝这个dz这周得去医院拆线,我得抽空关心一下他。周六晚上跟人去鼓楼吃了个饭,自个儿去秋栗香买了斤栗子回来吃,结果回来都凉了。周日在寝室宅了一天,基本都是在睡觉了。这个周末也没有球看,真不爽。今儿早晨来收拾自己的电脑,不能上网,中午修好,下午来实验室整理东西,晚上打球然后吃饭。毫无亮点的重复生活。

哦,说起实验室搬家的事儿,吐槽一下某些人,一到干活儿的时候就装孙子,一看见老板来就赶紧拿个抹布到处擦,真至于。还有,搬了个家,结果我可爱的饭盒被压碎了,我可爱的飘逸杯被撞cei了,嗷嗷!

其他的事儿,写出去的明信片同志们纷纷收到了,某些人表达了一下惊喜,让我还是很欣慰的。就这样吧,明儿估计还得整理东西。


Powered by Google Talk Widg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