姿言姿语

a blog of heaven0701


无聊死了,写流水。

热度:

看了一下之前的流水,说到约了老卢和杨仝吃夜宵,结果tm到9点下大雨,于是就取消了。想来7年前,2005年8月16号,我们报到的那天,也在下雨。一想到7年这个数字,心里就慌,就这么不经意的哗啦啦的过去了,带着说不出来的复杂的情绪。在实验室写了几张明信片,玩了会儿,然后骑车回紫荆1#,住today屋里。我回去的时候eagle在打dota,本来说打牌也没凑齐人,于是就各自上网玩。跟小姑娘聊天,反正每天都有的说,一如既往的不咸不淡,啥都说,但一点都不本质。想起欧洲杯之前买了好多凤爪还没吃完,就跟小姑娘说给她,后来她要做第二天presentation的ppt,于是有点懒得下楼,我也没勉强啥,就说算了吧。其实能看得出她还是在乎我的感受,但,没那么在乎。

晚上其实睡得挺早的,躺在紫荆1#的床上,想起了7年前的好多事儿,刚认识328B各大sb的时候,以及后来的各种已经成为习惯的东东。6号早晨,6点就醒了,发现对面不是kira,心里骂了丫一会儿,接着就睡了,再次自然醒就10点了吧。无耻的发短信给小姑娘求蹭饭,伊竟然也答应了。似乎她们出成绩,伊心情不太好,我就说请她出去吃点好的安慰一下,伊之前说没吃过日昌,我说那就日昌吧,结果等她下课一直到11点半多。心想日昌排队肯定至少要半小时了,于是就跟她说蹭她卡吃食堂吧。哎,伊还有顾虑一样的问了句就咱俩吃饭,不知道说什么该怎么办。md,跟我吃饭还有不知道说啥的时候…

上午还订了张回家的车票,eagle上午去了趟baidu,today好像一直在屋里没事儿,中午去接他弟弟了。我跟小姑娘在桃李1吃的,我吃了最后一顿麻辣烫。把凤爪给她,聊了会儿天,然后就回去了。伊说,你要走了啊。我说,嗯,你不舍得啊?伊说了句,你说呢。我瞬间想泪奔。

回紫荆1#收拾下东西,下午骑车回了趟单位,大概要50min左右。从西北门出去的,这是我大一来的时候进的门,从出门就开始飙泪,一直飙到四季青桥。四环辅路还不错,可以一直飙的很快。给小姑娘发了句ti amo,人问我啥意思,我就说我爱你,然后伊就不理我了。到单位之后收拾了一下床铺,然后休息了会儿,打算去取热水壶之类的东西,结果张老太太不在。5点的时候,突然特想回学校,于是一咬牙,背着电脑骑车就走了。出门后给夏恬打了个电话,伊在阜成门,我本想路过请她吃个饭,结果伊加班。沿着三环就奔学校走了。三环下班点车还是很多的,骑的略慢。回学校的时候today在荷园吃饭,我去照澜院买了点水果买了份凉皮就直接到实验室去了。结果一待就待到快1点,today这厮都还没回去。在实验室跟各种人聊天,看friends,还试图看了会儿冰与火的第五卷,只是试图。小姑娘好像在外面玩,也不怎么搭理我..

1点钟回紫荆1#的时候还插曲了一把,半夜人少,门禁处等了好久都没人出入,于是我就打33806了,人家问我学号,我报了today的,人家说库里没有。我说我是辅导员,人家让我报一下身份证的后四位,老子一怒之下挂了电话,这时候刚好有人要进门,我就跟着进去了。

第二天早晨又是自然醒,大概10点左右。不知道该蹭谁的饭了,就跟微博上喊了句,结果新队长同学踊跃的报名提供饭卡。先去了东门取了个火车票,好像忘了给人手续费。之后回实验室薅了个接线板,上了会儿网等吃饭。中午在紫荆4层吃的回锅肉,吃完跟unbestimmt聊了会儿,这小同学的车丢了。之后回紫荆1#取了东西,又骑回单位去。找张老太太取了热水壶和机顶盒,结果跑去开通数字电视服务的时候,人不上班。于是只能在屋里泡了壶茶,躺着拿手机跟人聊天。门口有个金凤呈祥,去买了个面包吃。跟姐姐联系了下,伊晚上过来吃饭。

在五棵松桥见的面,很没出息的吃的呷哺,实在不知道吃啥了。姐姐前一天吃坏了肚子,不能吃凉的。聊了好多天,关于她找工作的,关于好多人的好多事儿,sigh。之后回我住的地儿看了一眼,歇了会儿,然后伊打车回去。我躺在床上看friends刷微博跟人聊天。我跟小姑娘说不知道下次再见你是啥时候了。伊说总会的。我特想说我希望会是以后的每一天,可想了想还是没说。晚上睡的蛮早的,其实睡得也挺好的,有空调没枕头,找了好多衣服垫着睡的。半夜还有点冷,又把毛巾被拿出来盖着。

早晨自然醒,大概9点多,吃了昨儿金凤呈祥剩下的面包,然后开始收拾回家的行李。11点半从宿舍出门,走路去五棵松地铁,1#西单换4#到南站,差不多12点40,买了多乐之日的面包车上吃,稍等了会儿就上车了。旁边一老太太带着外孙女,我刚打开笔记本,人就很客气的跟我说让我关掉,怕小朋友一直盯着看影响眼睛。我日啊,心想着尼玛是公共场合,怕影响眼睛就别带出来!但人家态度很客气,我又不好说啥,于是就恨恨的关掉了本。好在高铁有电源,插着充电器开始拿手机聊天刷微博,又试图看冰与火,继续失败。4点半多从潍坊出站,牛逼的7111222不能用了,于是只能打了个潍坊的车回家,路上还堵车,总共花了得有100块钱,nnd。

到家之后,二姨妈也在,吃了点水果,跟老爷子和老娘聊了会儿天,然后静等吃饭。明明说晚上找建亮溜达溜达,于是我开始催老娘赶紧做饭。老娘说有个姑娘来我家玩,我说好,但我可能随时走。情况是这样的,姑娘还不错,可总共不到10min我就收到明明的短信,然后华丽丽的闪人了,连人家叫啥名字都不知道。之后跟明明往建亮家的方向走,半道儿建亮开车找到我们,一起去北海公园溜达了会儿,后面的事情不公开说了。之后送明明回家,也不公开说了。

回家10点半多了,佳佳说第二天早晨一起去建亮家,我说好,我等通知。之后躺床上看friends,从实验室的电脑上往回拖照片,跟叶比同学聊了好久。小姑娘在外面聚餐+唱歌之类的,偶尔的跟我聊几句,哎。想的慌,真的。在园子里的时候总会觉得很踏实,不知道啥时候就碰到了,可离开园子之后,怕是再也不会有偶遇。就算我回去请她吃饭,也会损失很多美好的气氛。哎,着魔了。sb kira在西安玩的high着,突然又想学校了,躺在家里的大床上都想。

今儿早晨睡过头了,佳佳的短信和明明的电话都没看到,我手机静音了…等联系到她俩的时候,她们已经在建亮家了,于是我就没去。起床上了会儿网看了会儿电视,然后做饭。中午老娘买的包子,我日,于是我白做饭了。吃完饭睡午觉,一觉睡到4点多。醒来觉得手机很不爽,于是就格了下机,结果半道儿存储卡弹出了,通讯录和短信全都崩了,当时就慌了。搜了一下,手头只有10年12月的备份,要死啊!一直折腾手机,重装软件之类的,sigh。6点多周楠的姐姐过来拿东西,我已经完全不认识了,呃,看上去,她都要比周楠年轻,哈哈。

晚饭老爷子没回家吃,我跟妈妈简单的吃了点。伊出门散步了,我继续折腾手机,小姑娘一直不理我,也不知道咋了,后来问了下,说是散步+夜宵去了。哎,闪了一下他们俩人的场景,酸的要命。晚上跟明明聊了好久,哎,不公开说了。老娘回来之后又在我这儿唠叨了老半天,烦得要命。刚才跟小姑娘聊了好一会儿,伊明天要杀蟾蜍了,祝好运。又忍不住的说了好多暧昧的话,我也不知道她会怎么想。我似乎有点神经病了。

睡觉了,再次说一下,手机通讯录丢了,希望大家再给我发一下手机号,嗯。

恍然间就毕业了…

热度:

1号过完生日,终于有了点毕业的气氛,突然觉得离滚蛋真的就剩那么几天了,屈指可数,以至于心里开始发慌。晚上连欧洲杯决赛都没看,因为下午热得有点中暑,扛到2点半竟然准时睡着了。早晨醒来之后发现意大利惨败,颇为庆幸自己木有看球。由于没有约人拍照,所以就骑车慢悠悠的去办手续,去人文馆交了28块钱的罚款,刚好把饭卡基本刷没钱。哎,七年终于完整了一次。这事儿其实还是略蹊跷,我记得我还过了,而且书也确实就在书架上,可能是我占座的时候被人顺手扔回书架了吧,反正是没有消磁。之后骑车去实验室,各种整理东西刷微博跟师弟们拍照,中午蹭了一顿-1层的饭,还蛮不错的。排骨、干煸豆角、土豆丝和鸡丁四个菜,主食有米饭、油饼和豆沙包,还有蒸的红薯和很稀的紫米粥。水果是桃儿,所有以上好像都是随便吃,嗯…其实这对老师们来说是件好事儿。

下午不记得干了些啥,反正热的没去拍照就是了。估计是在实验室刷微博看friends跟各种人聊天,好像到3点的时候去罗姆楼-1层跟kira nonoki他们打了会儿牌,差不多一直打到要去吃饭。晚上大W55在荷园吃饭,我跟kira的生日bg,其实也就是散伙饭了。除了allan之外,好像在园子里的都来了,哦,aq没来,他父母来了,ryan带mm来敬了两杯酒就走了。sender又喝高了,eagle和isee据说也吐了,kira这厮回来之后就趴桌子上歇着了。我躺了会儿,然后跟版二出去溜达了会儿,因为小姑娘不肯出来。溜着溜着就哭了,稀里哗啦的在东操哭,7年里东操是容纳我眼泪最多的地方。版二说我一身酒气,俨然喝高了的样子。跟大W55在一起的日子总是轻松愉快的,但是这才是最不舍得的。读硕士的这么多人,nonoki要去日本,kira回杭州,其他人都还在北京,而且大家的距离也不是那么远,可问题就是kira要走了。其实nonoki可能从日本回来还是会回北京,但kira一般就跟杭州呆下去了。想到这儿就不行了,然后又想起了荔枝,所有的所有,在东操稀里哗啦的宣泄了一遍。

1点多回来的吧,然后就处于半昏半醒的状态了,一直到4点钟才真正睡着,大家约了早晨6点去二校门拍照。哎,后来拿到照片跟3年前比对了一下,大家基本还是原来的样子,一点距离感都没有。就在大礼堂和二校门附近拍了会儿,然后就去七食堂吃了个最后的早餐,我吃了一屉包子,哦,差一个。之后回实验室休息了会儿,前一天都喝得不少睡得不多,所以都很困。本来说7点40集合,我们擅自8点才去,大W55的好多人都在一起,刚好坐了一排。前面等待开始的时间我们一直都在后面拍照,典礼前面的讲话啥的都挺没意思的,我们就在那儿玩。唱老校歌的时候我没hold住,掉了几滴泪。拨穗儿的时候由于电子系的顺序挺靠后的,我们就悄悄溜到了电机系的地盘准备插队,还被梁老师发现了一次,但最后我们还是成功的混到人家队伍里。之后约了中午吃饭,我出综体之后找荔枝拍了几张照片,然后去二教领了个报到证。本来说去就业指导中心盖一下绿卡的,结果人太多我就回实验室了。一直墨迹到12点才去吃饭,就ryan zoro 我三个男生,还有xlucy ccvivi和nonoki三个女生,这大概是我们班男女比例最好的一次聚餐了吧,其他人都有事儿。在江湖味道吃了个饭,下午回学校,先去盖了绿卡,然后开始各种办毕业手续。把实验室的所有东西打包,didi过来跟我合影,刚好我还没还衣服。然后我们俩都木有相机,恰好lulu和荔枝在楼下,于是就四个人一起拍的照。哎,本科毕业的时候也是我们四个人一起,拍了好多照片。荔枝要去南京了,didi还在苦逼的读博士,我和lulu都工作了,哎。荔枝抱了我们每一个人,笑着告了个别,我又差点没hold住,这么多年,他和kira一直被我当做各种紧急联系人,不管在什么方面。说真的,我说我想念这俩人,一点都不带矫情的。

晚上情绪很差,喊了优质闺蜜小m同学过来吃饭,在雕刻时光说了好多,说着说着我就哽咽。之后就回寝室了,大概9点多就睡着了,连小姑娘的短信都没回,也忘了说晚安。一觉就睡到了第二天早晨7点。其实最近一感伤就给小姑娘发个短信,也一直联系着,哎,多希望…醒来就开始收拾东西了,扔了好多衣服,包括没人认领的free站衫和yaya留给我的姿版版衫,我也不知道该给谁了,已经没有几个比我小的孩子还上free和水木了,以前买衣服的这些人的id说不定都已经死掉了。收拾出各种别人送我的礼物,眼泪啪嗒啪嗒的掉。kira基本都收拾完了,他去托运了,屋里就我一个人。还有各种霁云写给我的信,那还是她复读那年的事情了。明信片尤其多,从大一到现在,数都数不清。还有各种门票的票根,电影票话剧票音乐会的票根,各种海报,初中高中本科的各种手稿,哎,还翻出了a当年送我的若干东西,其实我都没舍得扔掉….其实我的东西挺少了,大多数都被这些占据了。sso姐姐扔我的篮球被我丢掉了,sigh,实在不想带走了,也没人要。饭卡没钱了,中午跟eagle蹭day的饭卡去七食堂吃了个香锅,然后回来买了个箱子继续收拾东西。我其实不讨厌收拾东西,只是总会沉浸于过往的记忆。每个小东西可能都有一个小故事,可能好多年都没有提起过了,但它又会活生生的出现在眼前,于是瞬间热泪盈眶。

下午问了一下单位那边,说是宿舍可以往里搬了,于是临时改变计划,今天直接往宿舍搬,这样就不用先搬到邱磊那儿,然后再折腾了。下午拿到了aq和day那儿的照片,跟本科时候的又仔细的比对了一下,颇感慨。出去退了各种卡,kira已经退了钥匙,所以我们俩得保证有人在寝室。买了10张明信片扔了出去,然后跟kira各种在微博上贴照片,边贴边感慨,鼻子各种酸,但都还能笑出来。下午出去的时候还跟荔枝打了个照面,然后骑车擦肩而过,我好像还是习惯性的骂了他一句傻逼。他们总结过,我喊人sb的基本都是关系特好的,我喊sb+名字的,多半是真sb的。

晚上在桃李地下跟邱磊 大鹏还有小姑娘一起吃的饭,哎,看见她心情就好了很多,可是想到又要离开她,心里就又难受。带了好多没用的东西,他们自己分了。把m送我的那俩杯子中本该属于小姑娘的那个给了她,她还满喜欢的。回来之后她说我不送她点好东西,我说我把自己送给你你又不要,于是伊很快又岔开了话题。kira这个sx专门跑桃李底下跟我要钥匙,其实他刚回去没多久,我也就回去了。把东西基本都收拾完,洗了个凉水澡,ryan一直在我们寝室玩,说9点去day那儿打牌,结果等eagle等到快10点,nonoki买了半个西瓜,我们在紫荆1#楼下吃掉。聊了好多,后来才上去打牌,一直打到12点,kira回来睡觉。丫躺床上跟我说了没几句话我就泪奔了,刚好ryan说他在路上也掉眼泪了,于是我们就又出去喝酒了。kira早晨很早的飞机,就睡觉了。zoro晚上有饭局,一直木有出现,aq已经火车去大连玩儿了。

在于记烤串喝酒聊天到4点,每个人都坦白了好多感情上的事情,包括当年nonoki和裤子的事儿。还通过微信骂了裤子一句傻逼,操,这丫好久都没回国了。基本聊到了大W55的每个人,哎,聊得我心情各种变化。回来之后就睡觉了,kira早晨5点多走的,丫没门卡出不去楼,只能把我吵醒,我迷迷糊糊的光着身子把他送走,回来继续睡到7点。醒来睁眼发现对面床上没人了,还想这厮怎么起这么早,瞬间想到丫已经走了,我醒来再也不会见到他,于是瞬间泪奔,哇哇的哭了好久,就坐在床上,想着各种事儿,从我认识这个sx一直到他走。哭够了之后起来继续整理东西,然后退了学生证和宿舍,去领了毕业证,还去图书馆捐了几本书。路上起的都很慢,路过每个建筑都仔细的看一眼,看着看着就伤感,我真的不舍得离开。跟搬家师傅约的11点,结果他10点半就来了,于是喊着大鹏 邱磊和朱锋开始搬家,其实也没多点儿东西,很快装车就去单位了。在那边办理入住墨迹了会儿,去看了下房子,把东西扔进去,哎,说真心的,挺失望的,半地下。其实采光啊空间啊也还算成,但条件确实太简陋,尤其是半地下,瞬间就想出去租房子了。再看看吧,明儿周楠有空的话,她可以跟我去收拾下屋子。

之后回学校,中午请他们吃了个清青,也懒得出去吃了。然后把剩余的东西扔到day那儿和实验室,处理了好多别的事儿。最后去退钥匙准备把之前抵押在楼长那儿的蓝皮儿赎回来的时候,还出了个小插曲,楼长没找到,愣是说我没给她。哎,罢了,好在后来在一个破本子里发现了。晚上跟zdane在紫荆地下吃的pizza,据说这是伊最后一次请我吃饭,以后再吃饭都得我请她。本来想蹭小姑娘饭卡的,结果人家有局><吃完饭回实验室,写日志,一直到现在。期间跟小姑娘聊了会儿闲天,跟老卢和杨仝约了个夜宵局,准备去了。

最后一次在园子里写流水了,我怀念这种日子。还跟版二约了晚上见一下,不知道有木有时间了。呃,我还想见一下小姑娘,不知道该找个什么样的借口,她现在是我怀念的园子里的最具体的存在,而我怀念的其他的,基本都是回忆了。

都tm滚蛋了…

热度:

荔枝这个死胖子明儿就走了,kira这个臭流氓明儿也滚蛋了。

这么多年了,废话都不多说了,好好过。

死胖子有姑娘了,赶紧结婚生娃吧,哥以后就是娃他大爷了。

臭流氓,哎,贵蟹那点小心思,别tm不靠谱了。

再见了,傻逼们!哥留恋的园子也就剩那个让哥纠结的姑娘了

可哥明天也要滚出园子了….

Ti Amo,THU

终于有点情绪了

热度:

开始听大家说要收拾东西往家里邮寄了,可我想自己就跟北京呆着,先随便扔到师弟寝室,等搬家的时候再说好了。开始点开梁老师的邮件,认真的看毕业都要什么手续了,刚才无聊查了下图书馆,竟然还显示我有两本书没还,可我记得明明还过的,明天还得去确认一下。开始想着这几天要跟谁谁谁见个面或者一起吃个饭啥的,可第二天不是自己临时有事儿就是对方临时有事儿,只能一点点的积累着遗憾。开始穿着学位服满园子转悠着拍照了,可一边溜达却一边在想,这个地儿3年前是啥样,7年前又是啥样….

任何的排比都是矫情的表现,以上不例外,以下也不例外。

翻出本科毕业时候写的东西,想起自己在紫荆1#328B收拾东西到泪奔的场景,看着桌子上摆着的7年前就存在着的小东西,从紫荆1#到26#到24#,好多小琐碎都被不经意的收起来,然后又被不经意的发现。其实每一件小东西都是一个小故事,我自己觉得没意义的东西,大抵都被我随手扔掉了。然而当某一天,自己不得不要整理每一个小故事的时候,完全可以料想到情绪的崩溃——我最近本来情绪就有点不正常。

白天拍照,热的要死,下午回来的时候几乎都要晕过去,直到现在我还觉得有一点耳鸣,我总觉得周围有leave out all the rest的前奏,然后下意识的就去看手机。跟叶比同学聊天,翻着本科毕业的照片,想着自己觉得好玩的细节:古月堂后面已经没有扫把了,harry potter照只能去逸夫馆的天井里拍了;理学院南边的花园里,依旧可以蹲在里面当ws的大盗;日晷前拍过无数的照片,至今木有一张自己满意的;去东主楼,计算机系和微电子所的牌子中间,牛逼的大电子系已经荡然无存;傍晚和kira在每个已经改名好多年的食堂前拍照,至今我都不能很习惯的一一对应…

我也不知道我想说什么。我不小心看了一个毕业晚会上的视频,竟然轻松的被煽情了。

我面对着一段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进行的感情,在这个快要毕业而且热的让人烦躁的晚上,还碰到了几个试图挑战底线的朋友,真的是有点情绪了。突然觉得生活真美好,就是有点让人无法承受。相比于麻木无知觉的日子,我更愿意靠自虐能换取一点点感觉。昨儿跟荔枝夫妇、lulu和didi吃夜宵,他们跟我说了好多话,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在他们面前基本都不遮掩,即使遮掩,也基本都是透明的。荔枝调侃着说我晚上回来写blog会怎么写怎么写怎么写,其实是的,很容易猜得到。我会怀念这个死胖子,吃肉的时候,喝酒的时候,醉的自己关在厕所不出来的时候,逛圆明园的时候,无聊的想找人说话的时候,看到另外一个胖子的时候…

有些事情总会结束,意味着另一些的开始。其实都料想的到,只是不愿接受。

五字班也都硕士毕业了,今儿中午吃饭的人里,版二和isheep是六字班的,鸟和狒狒是四字班的,但她俩跟我们本科毕业是同一年。今年毕业的还有panda和拖拖。继续读书的只有版二和巫巫,以后,不知道还会不会有这样的聚会。我很感激我的生日是今天,基本与每一个毕业季重合。高三的生日,是我们那一群人最后的狂欢;大四那年,也算是吧,不过好像sso的生日更有气氛一点;今年,水木这群人,估计再聚的时候,都差不多带着老婆孩子了。其实这个大圈子还有很多算是很熟的人,或者曾经很熟的人,但慢慢的就没有联系了;其实今天来的人,基本也一样,慢慢的也会如此。结果不重要,我还在享受过程。

不强奸大家的视听,不愿意看的就别手贱的点进来。玩笑随便开,真实生活中就别去犯2了。不想说的事儿肯定有我自己的理由,我真心不想当8g的中心。

太多的事情了,烦躁,天儿还热,眼泪时不时的就想涌出来,不经意的就会记起某件事,想起某个人,瞬间觉得生活对我的馈赠太多了,我何德何能才能接受呢?明天估计还得模仿zwei签个字儿,还得去图书馆问一下那两本书的事儿,该买明信片给大家写了,还有些人没有合影,还有的地儿没有拍过,还有些故事得跟人讲,还有些话得跟人说,还有些酒得自己喝,还有些矫情得自己消化,还有些傻逼得去骂….然后,就要离开了,带着对园子的不舍,带着对学生生活的留恋,带着对某个人的感情。

Tags:

青海day3 & day4

热度:

本来说早晨5点多起来看日出的,结果我5点钟醒了,听到外面在下雨的样子,迷迷糊糊起来确认了一下,果然下雨,于是果断回被窝继续睡觉。据说jessiea同学披着被子出去拍了几张照片…呃,3点多我还醒了一次,伸手不见五指啊,真的,我从来没有这种体验,我当时从迷糊瞬间就清醒了,第一反应就是我tm是不是失明了!由于住的地儿只有靠门的一面有窗户,而我又是头冲着门睡的,所以啥都看不见。后来摁了一下手机,才确认自己是正常的…

早晨7点多醒的,躺着眯了会儿,外面还在下雨,也没人来喊吃早饭,于是就回笼了一下。8点多吃的早饭,馒头+咸菜+糌粑,人均才5块钱,吃的巨撑。我对馒头的爱,哎,最淳朴且最持久。吃完饭之后我们去湖边拍了些照片,雨也不下了,出了点太阳,湖面蛮好看的。老赵开车带我们沿着环湖西路奔北边去了,路上各种羊和牦牛,还有N多骑自行车环湖的。老赵说鸟岛这会儿木有鸟,而且门票超贵,于是我们就弃了,伊带我们去了路边的另一个地儿看鸟,确实基本没有,有的都是鸬鹚。路过刚察县,panda和jessiea骑马去了,我跟兔子负责拍照,碰巧那地儿有牦牛酸奶,于是每人无悬念的各要了一碗,7块钱,白糖随便加。这玩意儿超级酸,白糖得哗啦啦的往里倒…

反正沿着环湖路一直走,到金银滩的时候老赵给我们讲了好多当年造两弹时候的事情,路边的小土丘之类的,基本都是当年的半地下or地下厂房。我们几个强烈要求去原子城博物馆去转一圈,于是老赵就开车带我们就去了。门票不花钱,只要刷一下某一个人的身份证就行。里面还是有点东西的,看到了好多当年的电流计啊电容啊天平啊pH计啊之类的东东,前几个部分还成,后面略无聊。出来之后老赵就开车带我们去吃饭了,在一个叫中旺餐厅的地儿,每人吃了个土豆烧牛肉面or饭,老赵还把前一天从湟中带过来的西瓜一并切了。吃完饭大家在老赵的本子上纷纷留了个言,那大概是我这几年写过的最丑的字儿了。

开车回西宁,又开始下雨。路上老赵找加气站浪费了不少时间。回到青海行大概就5点半了,老赵推荐我们去一个叫沙力海的餐厅吃饭,办理完入住手续之后,我们就差不多出门了,离得不远,直接腿着过去。路过大十字的邮局,人刚好关门,看了一眼发现早晨8点半就开门了,心想早晨肯定还来得及。沙力海就是从大十字往北拐,一直走到北边的城楼,往西走100m左右就到了,里面人超多,我们还排了个号。轮到我们吃的时候,我们点了半斤手抓半斤羊脖一份黄焖羊肉一份羊肠5根羊肉串儿和一份烤土豆,为了避免都是肉,还点了个青菜。每人要了个八宝茶,蛮好喝的,里面有核桃葡萄干枸杞等各种东东,还要了个类似醪糟一样的高香汤,我不太喜欢醪糟,所以不觉得好喝。主食是一种叫狗浇尿的饼,基本没啥味,大家基本都没吃。前面的肉和土豆都超好吃,问题的羊肠,里面包的都是肉,每个人吃了俩基本都撑得不想吃啥了。我勉强调戏服务员要了一碟蒜,就着又吃了两小块羊肠,然后就啥都吃不下了。据说这个地儿是唯一一个可以半斤半斤的点肉的饭馆儿,而且还可以喝酒。最后结账的时候才人均70,把羊肠打包了留着我们第二天坐火车吃。

呃,出来又下雨了,撑得不行,然后就说去水井巷,路过王府井百货进去尿了个尿,突然发现我的帽子丢在了沙力海,但也懒得去拿了,算是留了个纪念吧。在水井巷买了点纪念品,包括自己的小转经筒,还有一串儿菩提子。然后溜达回青海行,跟小姑娘聊了会儿就去睡觉了,panda定了个闹钟半夜起来看球。兔子和jessiea第二天一早的飞机。2点多起来去看球,还成吧,看到6点继续睡。大cr,非要2b的最后一个罚点球,不说啥了。

睡到8点起床,收拾东西,退房,然后跟panda去邮局写明信片,外面下雨,还不小。大十字的邮局提供写明信片的桌子,桌子上就有个邮筒,蛮方便的。写完之后出来去莫家街吃了个早饭,要了个羊肠面和一个麻团,吃完羊肠就又撑了,然后麻团我都没吃完。时间还稍早,在城里溜达着走了会儿,买了点路上吃的,然后就打车去西宁西站了。

过安检的时候我书包里的结晶盐还被查了一下,之后就是候车,然后25个小时的漫长旅程。回程路上没啥亮点,除了跟小姑娘聊天和半夜刷手机看八神的盛宴,再值得一提的就是我把冰与火之歌的第四本看完了,好像叫群鸦的盛宴。顺便,把高晓松的如丧看完了,呃,没啥感觉。T152晚点1个半小时到北京西,路上接到梁老师的电话让我取学位服,我又打了个电话到实验室,让登科替我取了一下。

回实验室之后立马换衣服开始跟他们拍照,哎,胡子头发都是乱的,穿的是格子衬衫和运动裤,各种挫啊。之后研究生班聚餐,在水木锦堂,对羊排和牛排已经全部免疫了,我基本只吃三文鱼鳕鱼扇贝和虾之类了,还喝了六听可乐。好像也没啥别的亮点了,说真心的,这个集体挺无感的,除了自己实验室的几个人和zdane等之外,其他人基本没啥话说。吃完饭跟雪键金杰和马超去蓝旗星打台球,11点多回实验室取了下行李,回寝室洗了个凉水澡,然后撑得一直睡不着。大概2点才睡。


Powered by Google Talk Widg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