姿言姿语

a blog of heaven0701


冷了,真是冷了。

热度:

感叹今天冷了的时候,突然发现明天就是12月了,晚上又可以单曲循环my december了,想来这个习惯也持续好几年了吧。还是把流水账写完吧。

周一,准备项目验收的事情,做ppt改ppt,然后打印复印刻盘登记,一切都是熟悉的,其他的事情都暂时扔到了一边,之前买的冲锋衣到了,可惜女款的那个没有了。晚上加了会儿班回去跑步,7km in 38min,感觉不错。

周二,早晨跟指挥还有老蔡去集团答辩,呃,蛮简单的,反正我明确的知道他们听不懂,我说啥就是啥,软课题也不需要成果演示,跟集团领导专家们谈笑风生了20分钟就完事儿了。回来的路上倒是真心跟老蔡说了下我的想法,他也很无奈,现状就是这样。好像中午他们订的新疆苹果刚发下来,蹭了好多个吃,还不错。下午按专家要求改报告,呵呵。晚上加了会儿班之后回来跑步,天气太差了,6km in 32min。

周三,不记得白天忙活啥了,乱七八糟的杂事儿吧,晚上小明生日,在长峰吃的饭,继续没吃主食。晚上空气太差,也没去跑步。

周四,姐姐婚礼,没去成,哎,可能从初中开始,就曾经想过参加她婚礼的时候会是啥样子吧,但还是错过了。白天一直在忙,下午跟她聊了几句,状态还不错。晚上宝亮他们之前团队聚餐,在伟大的老边饺子馆。老边是我大一的回忆了,不过五道口那家早就没了,对老边的印象不是他家的饭菜,而且他家楼上的那个网吧…由于我不在那个型号了,人家还记得我前半年干的活儿,算是看得起我吧。所以喝的很随意,跟张鹏喝了好多,丫倒了,我竟然还平安的骑车回家了,啊哈哈。回家还清醒的定了周末去天津的住宿,然后躺下就睡了…

周五,上午到了之后突然说10点开会,而且是研发这边的会,第一反应是要把我们裁了。结果去了之后领导的意思就是嫌我们目前的工作虽然很辛苦但是不出成果,希望我们改变工作思路,呵呵。这玩意说真的,体制不变,永远没戏。想要原创性成果还不想投入,梦呢。下午写报告,5点半的时候指挥打电话说有急活,直接被我跟德伍骂了一顿,赶紧应付完就去打球了。忆石现在太冷了,人不多,跟王培打了好久,然后陪柳博士练了会儿我就闪人了。回家洗澡洗衣服准备明天跟m他们去天津的事情。

周六,8点起床8点半跟叶比出门,地铁到大望路集合,苍老师开车,雾霾的厉害,高速都封了,只能走省道国道,我记得清楚的有s302 s226 s303 g104 g103等,从廊坊城里绕了下,不算堵,但是红绿灯多也开不起速度来,只能慢悠悠的逛了。12点多到武清,在nb的佛罗伦萨小镇吃了个吉野家,然后逛了会儿街买了条裤子。3点半从武清出发到天津,路上眯了会儿。到酒店办理入住,条件还不错,收拾妥当之后去天津之眼,坐了个摩天轮,天气很差,也看不到啥。之后打车去吃了个串儿,喝了点酒。回酒店才8点多,然后4个人就在宾馆干瞪眼,哈哈哈,苍老师一路遥遥领先,我最后还是没有超过m…

周日,早晨睡到自然醒,发现天气还不错。11点退房,然后到附近的古文化街吃了个煎饼臭豆腐啥的,还兴师动众的开车去的,其实就是酒店对面…之后去了意大利风情区,我擦,坑啊。之后去劝业场那边买了点麻花啥的,继续吃小吃…哏都的路真心不好找,各种单行..导航最后都崩溃了。3点多往回走,我在车上睡着了,醒来发现已经在京津高速上了。苍老师把我们送到家,帝都风太大了,分分钟被吹跑的节奏…明天据说-7到-1,呵呵…看了会儿士兵突击,准备去睡觉了。ps.续费了域名到2017年,不出意外的话,我能坚持写到那会儿。

无聊死了,写流水。

热度:

看了一下之前的流水,说到约了老卢和杨仝吃夜宵,结果tm到9点下大雨,于是就取消了。想来7年前,2005年8月16号,我们报到的那天,也在下雨。一想到7年这个数字,心里就慌,就这么不经意的哗啦啦的过去了,带着说不出来的复杂的情绪。在实验室写了几张明信片,玩了会儿,然后骑车回紫荆1#,住today屋里。我回去的时候eagle在打dota,本来说打牌也没凑齐人,于是就各自上网玩。跟小姑娘聊天,反正每天都有的说,一如既往的不咸不淡,啥都说,但一点都不本质。想起欧洲杯之前买了好多凤爪还没吃完,就跟小姑娘说给她,后来她要做第二天presentation的ppt,于是有点懒得下楼,我也没勉强啥,就说算了吧。其实能看得出她还是在乎我的感受,但,没那么在乎。

晚上其实睡得挺早的,躺在紫荆1#的床上,想起了7年前的好多事儿,刚认识328B各大sb的时候,以及后来的各种已经成为习惯的东东。6号早晨,6点就醒了,发现对面不是kira,心里骂了丫一会儿,接着就睡了,再次自然醒就10点了吧。无耻的发短信给小姑娘求蹭饭,伊竟然也答应了。似乎她们出成绩,伊心情不太好,我就说请她出去吃点好的安慰一下,伊之前说没吃过日昌,我说那就日昌吧,结果等她下课一直到11点半多。心想日昌排队肯定至少要半小时了,于是就跟她说蹭她卡吃食堂吧。哎,伊还有顾虑一样的问了句就咱俩吃饭,不知道说什么该怎么办。md,跟我吃饭还有不知道说啥的时候…

上午还订了张回家的车票,eagle上午去了趟baidu,today好像一直在屋里没事儿,中午去接他弟弟了。我跟小姑娘在桃李1吃的,我吃了最后一顿麻辣烫。把凤爪给她,聊了会儿天,然后就回去了。伊说,你要走了啊。我说,嗯,你不舍得啊?伊说了句,你说呢。我瞬间想泪奔。

回紫荆1#收拾下东西,下午骑车回了趟单位,大概要50min左右。从西北门出去的,这是我大一来的时候进的门,从出门就开始飙泪,一直飙到四季青桥。四环辅路还不错,可以一直飙的很快。给小姑娘发了句ti amo,人问我啥意思,我就说我爱你,然后伊就不理我了。到单位之后收拾了一下床铺,然后休息了会儿,打算去取热水壶之类的东西,结果张老太太不在。5点的时候,突然特想回学校,于是一咬牙,背着电脑骑车就走了。出门后给夏恬打了个电话,伊在阜成门,我本想路过请她吃个饭,结果伊加班。沿着三环就奔学校走了。三环下班点车还是很多的,骑的略慢。回学校的时候today在荷园吃饭,我去照澜院买了点水果买了份凉皮就直接到实验室去了。结果一待就待到快1点,today这厮都还没回去。在实验室跟各种人聊天,看friends,还试图看了会儿冰与火的第五卷,只是试图。小姑娘好像在外面玩,也不怎么搭理我..

1点钟回紫荆1#的时候还插曲了一把,半夜人少,门禁处等了好久都没人出入,于是我就打33806了,人家问我学号,我报了today的,人家说库里没有。我说我是辅导员,人家让我报一下身份证的后四位,老子一怒之下挂了电话,这时候刚好有人要进门,我就跟着进去了。

第二天早晨又是自然醒,大概10点左右。不知道该蹭谁的饭了,就跟微博上喊了句,结果新队长同学踊跃的报名提供饭卡。先去了东门取了个火车票,好像忘了给人手续费。之后回实验室薅了个接线板,上了会儿网等吃饭。中午在紫荆4层吃的回锅肉,吃完跟unbestimmt聊了会儿,这小同学的车丢了。之后回紫荆1#取了东西,又骑回单位去。找张老太太取了热水壶和机顶盒,结果跑去开通数字电视服务的时候,人不上班。于是只能在屋里泡了壶茶,躺着拿手机跟人聊天。门口有个金凤呈祥,去买了个面包吃。跟姐姐联系了下,伊晚上过来吃饭。

在五棵松桥见的面,很没出息的吃的呷哺,实在不知道吃啥了。姐姐前一天吃坏了肚子,不能吃凉的。聊了好多天,关于她找工作的,关于好多人的好多事儿,sigh。之后回我住的地儿看了一眼,歇了会儿,然后伊打车回去。我躺在床上看friends刷微博跟人聊天。我跟小姑娘说不知道下次再见你是啥时候了。伊说总会的。我特想说我希望会是以后的每一天,可想了想还是没说。晚上睡的蛮早的,其实睡得也挺好的,有空调没枕头,找了好多衣服垫着睡的。半夜还有点冷,又把毛巾被拿出来盖着。

早晨自然醒,大概9点多,吃了昨儿金凤呈祥剩下的面包,然后开始收拾回家的行李。11点半从宿舍出门,走路去五棵松地铁,1#西单换4#到南站,差不多12点40,买了多乐之日的面包车上吃,稍等了会儿就上车了。旁边一老太太带着外孙女,我刚打开笔记本,人就很客气的跟我说让我关掉,怕小朋友一直盯着看影响眼睛。我日啊,心想着尼玛是公共场合,怕影响眼睛就别带出来!但人家态度很客气,我又不好说啥,于是就恨恨的关掉了本。好在高铁有电源,插着充电器开始拿手机聊天刷微博,又试图看冰与火,继续失败。4点半多从潍坊出站,牛逼的7111222不能用了,于是只能打了个潍坊的车回家,路上还堵车,总共花了得有100块钱,nnd。

到家之后,二姨妈也在,吃了点水果,跟老爷子和老娘聊了会儿天,然后静等吃饭。明明说晚上找建亮溜达溜达,于是我开始催老娘赶紧做饭。老娘说有个姑娘来我家玩,我说好,但我可能随时走。情况是这样的,姑娘还不错,可总共不到10min我就收到明明的短信,然后华丽丽的闪人了,连人家叫啥名字都不知道。之后跟明明往建亮家的方向走,半道儿建亮开车找到我们,一起去北海公园溜达了会儿,后面的事情不公开说了。之后送明明回家,也不公开说了。

回家10点半多了,佳佳说第二天早晨一起去建亮家,我说好,我等通知。之后躺床上看friends,从实验室的电脑上往回拖照片,跟叶比同学聊了好久。小姑娘在外面聚餐+唱歌之类的,偶尔的跟我聊几句,哎。想的慌,真的。在园子里的时候总会觉得很踏实,不知道啥时候就碰到了,可离开园子之后,怕是再也不会有偶遇。就算我回去请她吃饭,也会损失很多美好的气氛。哎,着魔了。sb kira在西安玩的high着,突然又想学校了,躺在家里的大床上都想。

今儿早晨睡过头了,佳佳的短信和明明的电话都没看到,我手机静音了…等联系到她俩的时候,她们已经在建亮家了,于是我就没去。起床上了会儿网看了会儿电视,然后做饭。中午老娘买的包子,我日,于是我白做饭了。吃完饭睡午觉,一觉睡到4点多。醒来觉得手机很不爽,于是就格了下机,结果半道儿存储卡弹出了,通讯录和短信全都崩了,当时就慌了。搜了一下,手头只有10年12月的备份,要死啊!一直折腾手机,重装软件之类的,sigh。6点多周楠的姐姐过来拿东西,我已经完全不认识了,呃,看上去,她都要比周楠年轻,哈哈。

晚饭老爷子没回家吃,我跟妈妈简单的吃了点。伊出门散步了,我继续折腾手机,小姑娘一直不理我,也不知道咋了,后来问了下,说是散步+夜宵去了。哎,闪了一下他们俩人的场景,酸的要命。晚上跟明明聊了好久,哎,不公开说了。老娘回来之后又在我这儿唠叨了老半天,烦得要命。刚才跟小姑娘聊了好一会儿,伊明天要杀蟾蜍了,祝好运。又忍不住的说了好多暧昧的话,我也不知道她会怎么想。我似乎有点神经病了。

睡觉了,再次说一下,手机通讯录丢了,希望大家再给我发一下手机号,嗯。

补充几件事儿,外带刚才跟老妈的聊天记录

热度:

要补充的事儿。

1. 燕姿出道12年了,其实心里好多话想说的。从初中开始,不管是写同学录还是其他,最喜欢的女歌手就从来都木有变过。今儿听了一天燕姿的歌,我的爱,我要的幸福,同类,我不难过,雨天,sometimes love just ain’t enough等等。从我懂得感情到现在,十几年的陪伴,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了。燕姿结婚了,怀孕了,短期内不会出片儿和开演唱会了,但她还是会在twitter上在weibo上跟大家分享自己的事情,生活中的小细节,一如既往的平静。这是她要的幸福,也是我想要的,而且是我能要到的。

2. 姐姐来北京了,要开始新的生活了。这个时候作为应届生找工作,基本都是走社会招聘了。昨儿她本科同学去接的她,而且她也住在这个同学这儿,我当时打羽毛球了..还没见到她,不知道她这两天什么情况,说周二跟我一起看话剧,到时候再问吧。感觉她也挺茫然的,虽说之前在北京呆过几年,但眼前面临的压力是之前不曾有的。生活吧,总得有些未知的东西,才会不那么无聊吧。有谁自己创业的还缺人的可以跟我说一下,我一下子想不起来可以联系谁..

3. 下午见了传说中的耗子同学,呃,其实好多年前见过这个人,bydt的本科同学,荔枝以前的同学,但今儿见的时候愣是没想起来,还一个劲儿的琢磨这到底是谁。好吧,昨儿喝酒太多了。打了一下午三国杀,说实话,纯打发时间用,而且打到最后我都开始非主流了。耗子同学去英国读了个硕士回来了,比较了一下,我跟荔枝这破硕士学位拿的太tm苦逼了。说到这儿的时候刚好路过fit,想了一下可能还在里面加班的didi,心里好受多了。

附晚上跟我妈的聊天记录。
妈:最近没出去玩?
我:没,打算去了京郊算了,人多不好组织。
妈:嗯,挺好的,你还有钱么?
我:有,我自己搞的定。
妈:你现在在干啥呢
我:看网球啊,豆子又要被虐(其实那会儿刚破了德神的发球局)
妈:跟你说个事儿啊
我:嗯
妈:(顿了会儿)呃,算了吧,你会说我迷信的。
我:你去给我算啥了!
妈:那天吧,他们在讨论找对象的事儿..你知道你最好找啥样的么
我:找我喜欢的最好呀!
妈:md就知道你不会听!
我:那你还去算!
妈:哼!
我:……(我去,连哼都用出来了)
妈:你吧,最好找个属蛇的。哎,其实你肯定不会听的。
我:嗯,就不找就不找就不找。
妈:……看你的球去吧,拜拜。
我:……

这个发骚的季节和发骚的时刻

热度:

脑子空空的,除了她的影子,几乎记不住什么了,隐约的从周四开始写个流水吧。

早晨早起去开组会,俩博士答辩试讲,反正一直搬着本在玩,本都没电了俩人还没讲完。中午吃饭,下午好像不记得干啥了。八成是在实验室各种玩儿。晚上跟yaya 小马和S在五道口吃的日昌,之后去哈根达斯吃了个甜点。傻逼呼呼的给人打包了点带回来,其实心里还以为人会知道那句著名的广告词。之后折回东门跟aq他们吃夜宵,一点都吃不下去,太撑,喝了个扎啤就回来了。

周五,早晨睡到不知道几点,中午去实验室,吃饭,下午在实验室继续玩。哦,去了趟超市买了点吃的还有半个西瓜。傍晚吃完西瓜给鲜蛋取了个快递,然后去大礼堂。所有在大礼堂的记忆如今看起来是那么的可笑。没看完就回寝室,平心而论,小系学生节的水平确实跟大电子没法比。回实验室呆了会儿。终于收到了coronasky的明信片,50天..

周六,早晨醒来之后就走了,差不多刚好的时间到南站。一路上都在聊天。下午到青岛,姐姐跟林文辉夫妇去接的我,哈哈,终于有车了!在八大峡溜达了会儿,海风吹得很舒服,还碰到胡可在拍电视剧。之后去接邢蕾,然后吃饭。哥陪客户喝酒,本来没以为他回来,后来还是过来坐了会儿。之后邢蕾的男朋友也过来坐了会儿。跟林文辉回宾馆住,吃了好多樱桃,看非诚勿扰,然后聊了好多。

早晨醒来,李鑫去买的早饭。吃完之后看了会儿nba,就去姐姐那儿了。跟姐姐在海边溜达,讲了各种故事。哎,真心发现我们都太善良。之后去闽江路吃饭,蛤蜊和香椿炒鸡蛋!然后去家咖啡厅坐着聊天,手贱的翻了下小姑娘校内的照片,于是各种不淡定加傻逼了。我不想再去想这些事儿了,但它们还是顽固的占据了我的思维。我知道我在校内发那么多状态其实很没品,但我忍不住。4点从青岛坐火车回潍坊,路上都在聊天,还给版二打了个电话。7点到家,进小区门的时候差点哭出来。上楼,妈妈在做饭,爸爸一如既往的在看电视。洗了个澡就吃饭,陪爸爸喝了很多,讨论的话题越发的严肃,按捺着没有爆发,中间几度想拍桌子发火儿。sigh

我不知道今儿能不能睡着,in the end和玻璃女人的旋律一直在脑子里,配合着那张手贱看到的照片。我得tm矫情到啥程度啊!8年前为了奕然我曾经这样过,之后我好像再也没为了谁这么卑微的活着了。我不知道我最近是怎么了,魔怔了?自己不断的骂着自己矫情和没出息,眼泪哗哗的..

 

后答辩时代的流水账

热度:

看了一下,似乎要从上周五开始写,但我真心记不住上周五发生过啥事儿了。白天在实验室改ppt,交各种答辩材料,傍晚先吃了个饭,然后回实验室等小q。她过来的时候大概8点多了,去一品长安吃了个肉夹馍。伊买了两只小仓鼠,萌的要命。吃饭的时候我一直在给她讲故事,然后她大概看了一下我的盘,跟我说了很多让我毛骨悚然的话。比方说留念天王刑完太阳就刑金星,于是短时间内的爱情肯定是不靠谱的..我擦啊。反正大家的对我的建议都差不多,只是我自己总觉得太慢..后来回实验室,然后小师妹去学生节排练,好像是一直在等,所以就一直跟我聊天。

周六醒来去西单那边找林文辉,伊来北京出短差。中午一起在拿渡吃了个饭,然后伊赶火车就走了。回学校,下午打羽毛球。回来之后洗澡,然后好像就下雨了,也没出门。晚上聊天,说着说着就说多了,最后基本又是不欢而散的。跟姐姐聊了老半天,伊在做ppt…半夜去刘中金那儿看球,大车夺冠还是挺欣慰的,说不上喜欢,但总要比拜仁好。壮巴真心威武,而且是个情商很高的人。功成名就,然后翩然离去。

周日上午睡到10点左右吧,然后收拾了一下去实验室,本来说改ppt,结果也看不下去。小姑娘一直都不理我,一度让我觉得她再也不会理我了。但后来伊说我要不主动联系她,她就不理我。我喜欢犯贱,大家都知道。晚上继续聊天,也不知道该说啥不该说啥。记不得还有什么别的事儿了,好像傍晚在七食堂吃饭的时候偶遇了yaya。m跟王老师在p大吃饭的时候偶遇了梁先生和梁太太,乐死我了。

周一,早晨醒的不早,因为晚上没怎么睡着。去实验室继续交材料填表,看ppt。中午去打印了份论文,结果tmd下午回来就又发现了错别字儿!小姑娘一直在劝我好好看ppt准备答辩,我顾左右言它。真心不知道满脑子都是某个人的时候,怎么学术的下去。哦,不矫情了。从周四试讲完了之后,一直到周一下午,我都没有完整的看过一遍ppt,每次最多看了七八页儿,然后就干别的去了。晚上跟版二吃饭,之后去打球,巨爽的俩小时。洗完澡去东门拿着小q给我的星巴克的兑换券去领了个咖啡,回实验室准备熬夜。回来的时候大概就4点了吧。实验室的冰箱终于有用了,啤酒冰一下还是很好喝的。

周二早晨,穿了个白衬衫就去实验室了,熟悉了一下ppt,准备了一下可能会遇到的问题,然后坐立不安,各种坐立不安。不断的出来进去,碰到zwei好多回。中午也没吃饭,不停的看时间,打开各种窗口跟各种人聊天以缓解压力,小姑娘也一直在跟我说话..慢慢的上午答辩那几个人都回来了,似乎都挺顺利,也稍稍心安了。12点45上楼,自己把投影之类的搭好,差不多1点,老师们慢慢的也都来了,除了罗大,伊足足迟到了5min。讲的还凑合,起码我觉得自己的声音把握的还成,有些不熟练的地方,反正也都能应付过去。提问环节也还好,罗大没说话,其他老师问的都听简单的。答完之后跟周强下楼,颇浮躁了一阵子。2点多跟版二去清青吃了个饭,伊的状况我就不说了。之后回寝室睡了会儿,晚上又去实验室。跟姐姐他们讨论我去青岛的安排,哥那儿一直有事儿,md。最后我改签了,周六先到青岛,然后一起玩,周一或者周日再回家吧。小姑娘还在排练,其实白天也断断续续的聊着,有一句没一句的,不咸不淡。我也不能多苛求她什么,不是么?

今儿,哦,睡到自然醒,其实也就9点。床上跟小姑娘聊天墨迹到10点,伊昨儿晚上睡觉的时候手机和本儿都没电了..之后去实验室得瑟。下午踢球,输了个0:2,意味着下场必须要赢球了,哎,我不希望下场是我最后一场足翼杯。

先到这儿吧。哦,最近还折腾了一下给李永卓买的话剧票的事儿,没啥亮点,只是写下来而已。


Powered by Google Talk Widg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