姿言姿语

a blog of heaven0701


又是一周哗啦啦的过去了..

热度:

从周三开始流水吧,这日子表面上绚丽多彩,内心却各种崩溃,找不到合适的宣泄口,疯一顿回来之后,瞬间陷入之前的漩涡。

周三做了一天实验,中午晚上好像都是吃的外卖。其实一天的实验下来,能用的数据没多少。下午zwei似乎脚受伤了,一瘸一拐的,我半调侃半关心的安慰了一下…晚上跟周强处理了一下数据,吐槽不能,简直都有杀人的冲动。郁闷的回寝室看球,一不小心就到早晨5点多了,一点睡意都没有。inter还算可以,靠milito的俩进球赢了,斯特拉马乔尼用的还是些老头子,stan和cambi,在中场基本没啥用,全队看起来最年轻的tm还是小将萨内蒂,哎。晚上还有件事儿直接导致失眠,霁云在广州出差,而且是长差,面临跟她gg异地的情况,竟然qq上问我怎么处理,哎,md当年我就是因为坚持不了异地才跟她分手的。哎,还是耐着性子听她抱怨这个那个,然后随着她说话..

周四早晨十分清醒,一点都不困,算下来也就睡了三个小时不到。上午zwei请假去医院了,我们开组会,巨无聊的继续拿着kindle看书。中午在实验室做实验,下午也是,下午有个小亮点就是从kira那儿拿了今年的新茶叶,还是很爽的。晚上tm加了个小班,郁闷到极致,在微博上喊人喝酒,结果新队长踊跃的报名了..伊买了辆新山地车,闪闪发亮。先去lush,满满的都是人,转战la bamba,边喝边聊,啥都说,反正圈子几乎不重合,随便说啥都无所谓。喝了absolute vodka、martini、cola rum还有嘉士伯,那姑娘喝的啥我都不记得了..回来都快两点了,还是毫无睡意,躺床上写论文,其实也写不下去,哎,还是郁闷。不知道几点睡着的..

周五早晨去听讲座,中午跟拖拖去紫荆吃饭,之后回实验室趴了会儿,下午把最后两组实验做完,还没处理数据的时候荔枝打电话说yuoo过来在桃李地下吃饭。本来说跟小m和拖拖夫妇吃麻辣香锅的,结果赶紧把局退了..桃李的冰山越发的不好吃了,sigh。之后回实验室处理了一下数据,本来鲜蛋说要吃夜宵的,结果伊不靠谱了。无聊的回寝室,及其的无聊,论文也写不下去,球也没啥可以看的,鲁能还tm输给了绿帽子队!反正各种找人聊天,各种没心没肺没脾气的发火,哎。周五是男足夺冠六年的纪念日,小怀念了一下。

周六早晨睡到9点,看了两集斯巴达克斯,上午跟kira去买茶花女,原以为是周六放票,结果周五就开始卖了,这群卖票的啊!中间的时间去照澜院买了点水果,去实验室结果发现木有人,我还没带门卡,悲催。中午吃过饭回寝室,问了一下没人打球,小m说憋得慌,我喊伊过来溜园子。结果伊到的时候就3点多了,我困得不行就睡了会儿。哦,kira吃过饭之后就找不到上午买的票了,笑死我了。下午跟m在园子里溜达了一圈,跟清青坐了会儿。晚上伊找王老师和panda吃饭了,我困得不行,去华联买了些吃的,刚好今天爬山也需要零食..回来之后吃零食,然后睡了会儿。之后看球,利物浦绝杀逆转太妃糖,然后看多特逆转沙尔克。本来想督战国米的,结果意乙有球员猝死,比赛全都推迟,为了早晨能早起,也就去睡觉了。

今儿早晨7点半起床,洗草莓带着,然后去桃李吃饭。8点集合去西门汇合大仙,然后在黄阿姨的带领下到颐和园坐346到凤凰岭,路上竟然把冯唐的<欢喜>看完了,竟然有点小忧伤,没心没肺的日子还是很怀念的,现在一想到未来各种不确定的压力,浑身发毛。冯唐写道秋水小时候拿石头打枣儿吃,结果石头先比枣儿掉下来,刚好打到自己脑袋。看到这段儿的时候简直要乐疯了,终于找到有跟我一样笨的了。凤凰岭的人挺多的,继续走北线,黄阿姨被各种吐槽,笑死人。半山腰大家吃了点东西,然后继续爬,其实路上也没啥好玩的,风特别大,一路上念着黄阿姨教我们的咒语“风景无限好,大风吹不到”..从水库下山,路上基本都是在调戏黄阿姨,伊逗起来确实比其他人有趣。晚上回学校,bg大家水晶烤肉。之后回来洗澡,然后躺床上处理一天的事情..

周强还没有把实验结果发给我,直接导致我没法写周报,愁人。论文的进度还是很不理想,好多东西都不知道该怎么写了,哎。不知道晚上有啥比赛可以看,先歇会儿去了..哦,最近爆出的各种工业明胶的事儿,还有医生被刺的事儿,先不写了,自己没怎么关注,只希望身边的朋友都好好的。

今天是Hillsborough惨案23周年的日子,作为KOP,谨以此纪念。YNWA!

流氓生涯估计也到此结束了..

热度:

男足止步八强,女足小组未出线,男排在cwa去微所之后也就没落了,今儿男篮也没能进决赛,至此,七年的电子系流氓身份也可以取消了。

至今记得从大一入学开始看马杯,开始只看男足,因为不知道有其他比赛。学生节的时候看过排球队的dv,似乎他们04-05年的时候拿了马杯冠军。直到下学期某个春天的下午,我在六教自习的时候被外面的加油声所吸引,才去东操看了第一场男排决赛,电子对自动化。那会儿冯玮还大一,电子系还有一个特招,da似乎有3个很nb的,两边一直打得很热闹,我们先赢了两局,之后特招抽筋,被人扳了两局,最后决胜局我们一度14:11拿了三个冠军点,然而在一抹残阳下,我们壮烈的输掉了。那场比赛印象极其深刻,后来就知道上Free各大体育版面去看比赛通知然后颠颠儿的去看比赛了,可惜Free现在没落了。男排一直是辉煌的,因为我们有特招,5字班的冯玮,6字班来了cwa之后,我们基本每年都能进决赛,当然最大的对手永远的da,06年后应该连续n次都输给了da。打那之后,男排的决赛我都没有错过,直到cwa推研去了微所,男排的比赛就再也没人看了…cwa在电子的最后一年马杯在综体打的决赛,对手好像是有n个校队的土木,而我们只有一个cwa。比赛的桥段颇似当年我们输给da,这次是我们先输了两局,但cwa一个人+电子系的观众,秒杀了一切牛鬼蛇神,生生搬回两局。最狠的时候,我们嘘的对方连球都发不过来…最后一句我们再次14:11拿到三个冠军点,这次我们拿走了马杯。

05年的男足是巅峰,半决赛加时金球赢建筑,大胖赛后跟我们蛋逼的时候说他一直对着建筑的后卫嘚嘚的骂,最后那人就离大胖远了,才成就了那个金球。决赛也记得很清楚,本来周四下午电子技术实验最后一节课,我周三提前去做完交了总结,然后周四去东操。那会儿taohuaxian还在,yeung也在,两大佬缠着头巾敲着鼓带领大家喊,那是东操的北看台——我经历过三次马杯决赛,所有在北看台的都夺冠了,所有南看台的都输了,当然也可以说我所有坐替补席的都输了..关于那场比赛,最遗憾的就是我看到一半儿的时候马姨给我打电话找我谈心,然后我tm就傻乎乎的去了东主楼,等我再回到东操的时候,早已是大电子欢呼的海洋,于是跟着人群喊nb。那天,知道了造点球的人叫牛迪民,id是hillsky,罚进点球的叫林之初。之后队搓,陈旭老师说系里出钱,大吃大喝了一晚上。据说,那天晚上小龙和大胖拎着酒瓶子在26#楼下大喊牛迪民傻逼。

过了没多久,马杯女足决赛,电子对建筑,没多少人看,全场0:0,最后点球大战我们输掉了,失去了拿双冠的机会。之后的好多年,电子女足的目标就成了出线,尤其是我当教练之后,出线的目标都很难完成,即使出现之后,立马也会倒在淘汰赛的第一轮。其实男足的成绩也有起伏,第二年我们1/4决赛爆冷被物理逆转,成就了物理系历史上第一次进入马杯四强。第三年我们小组输给经管没出线,但最后一场在出线无望的情况下日建筑的场景,还是近在眼前,也是汗拉的最后一场马杯,那场也应该是牛迪民进的最后一个球,好像还是杨仝的第一个马杯进球。大四那年,我们再进东操,atree穿着结婚时候的西装无比拉风,牛迪民在米国给我打电话,我一直给丫直播。那年的化工太强大,我们输了,但是,化工13个那个傻逼却被我们永远的记住了。当年裤子直接跳下看台往场里冲,AlexPiero还因为这事儿没当成辅导员..那是Free最后一次华丽的聚会,那是五字班毕业前的疯狂。打那之后,电子系的比赛都会有校会专门的人看场子..之后一年半决赛再次输给化工,西操各种对骂。去年再次挺进East Fuck,对手是有n个特招的环境,其实那场球我们踢得很好,但彭博的个人实力还是帮助环境第一次拿到马杯。今年的比赛不多说了,全场压制cs,对方只有一脚射门一脚射正,然而却赢了..男足的人走了一拨儿又一拨儿,来了一拨儿又一拨儿,当年的小p孩儿都tm读博士了,当年的本科生现在都是孩儿他爹了,每年球队聚餐的时候,大家都会怀念2006年那个美好的春天,那一天全清华最美丽的地方就是东操。其他所有的时候,清华最美的地方是老馆。

男篮的比赛我记不清楚了,从我开始看球的时候就一直是张迪当教练,但最开始记住的人是prayer,伊凭借猥琐的骗规和还说得过去的罚球,带领着一直没有高度的电子系拼土木磕经管,张迪也会在场下安排各种变态的战术,最逗的一回是让pk上去犯规,要求他5min内必须5犯离场..一般看球的时候我会在旁边计分计时和记犯规,张迪会让我把犯规写到其他人身上,比方说根本就不上场的庄斌南,哈哈。有一年打经管,我跟底下骂街,经管一个队员冲着底下喊了句谁喊的,我还没反应过来,张迪一个跨步站在我身前,我什么就都看不见了,丫淡定的说“是我,你怎么着”,于是对方就怂了..张迪ws的地方很多,每次在场下骂架的时候,伊都会把所有替补队员喊到一边,不准他们出声,因为可能被吹T,但是观众就无所谓了..5字班打篮球的人很多,但能在系队打上比赛的不多,大多都是酱油。6字班来了林海和张骋,大电子才开始nb。07年恶战拥有王勇的经管,输的无比壮烈。之后prayer毕业去了米国,林海当队长了,08年我们打入了总决赛,按照以前的算法,我们已经是甲组冠军了,但那一年的赛制要甲组乙组冠军打一场总决赛,我们对汽车,有吴添的汽车..一直落后,到最后吴添犯满被罚下,我们全场紧逼,到对方直接把底线球发给我们,可惜老肖的补篮没进,我们输了两分。09年小白受伤,我们输给了土木,10年林海在青海支教、张骋也毕业了,李博士带领大家成功保级。今年,我们在不被看好的情况下力克数学打进四强,再一次进入综体,可惜,最后还是输了。林海全场命中了7个三分,但我们的内线被对方蹂躏的体无完肤,各种前场板、生吃、背打..

算下来,我在电子系的这七年,看了无数场马杯,带领大W55流氓团驰名系内,到如今,也该平静的告别了。

今年,是谢彬的最后一届马杯,这孩子在输给cs之后抱着我就哭。今年,也是hugh小朋友的最后一届马杯,今儿输球之后据说也哭得梨花带雨。记得07年男足输给物理的时候我也哭过,09年输给化工的时候我也掉过泪,想来也都淡然了。感谢大电子足篮排队的所有队员和教练,能给大家一个发泄的窗口,一个找到点集体归属感的线索。大电子牛逼!

流水周末..

热度:

昨儿晚上困得忘了写了。牺牲会儿中午睡觉的时间,大概回忆一下。

周六睡了一上午,中午没吃饭,下午看完了yes minister,kira这厮去机场了,北京这天儿的能见度,预示着丫必须要晚点。晚上bg eagle和lue,然后就是去隔壁一流大学接受艺术熏陶了,而且回来的路上被雨浇的狼狈至极!回寝室之后换了个衣服,接了我妈一个超有压力的电话,老人家说伊最近在给我做蚕丝被,说是以后结婚用的。我勒个去,当时拿着手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不知道几点的时候看了下微博,有人说下雪了,没穿衣服冲阳台上看了下,果然,大片大片的!边看球边玩到挺晚的,本想周日早晨蹭系队的球踢,结果因下雪取消了。

周日早晨醒的倒很早,骑车围着园子转了一圈儿,空气凉飕飕的,吸到肺里还挺舒服的。大概这是最后一次在园子里看雪吧,或许,等园子里再飘雪的时候,我还可以抽空回来瞅一眼,只不过,园子里能跟我看雪的人,怕是早也不在这儿了吧。临近中午的时候去照澜院还了信用卡,最后一天了,顺便去超市买了个凉皮儿,好久没吃了。回实验室看f1,舒米早早的退赛,barton一骑绝尘,许久不见kimi,心中又有了点沧桑感。之后去紫操看女足的比赛,结果我到的时候就已经0:1了,现在的女足人手太少,换人都没得换,哎。最后0:2输给了法学院,小组再次没有出线。从bayern和taohuaxian把我弄来当教练之后,似乎最好的成绩也就是小组出线吧。其实每年的结局都挺遗憾的,我们一般都是被淘汰的所有队伍里成绩最好的..罢了,以后只能以校友的名义看马杯了。

下午在紫操的时候,玉珠和isheep过来玩,抢了一罐山核桃,玉珠妹纸刚从杭州出差回来,大公务员福利就是好啊。本来说晚上跟他们吃饭的,结果女足聚餐,就没赶得上。之后回实验室,北京首节把山西打得落花流水,于是就懒得看了。之后看国米,踢得屎一样。回寝室看沙尔克,人家那踢得才nb呢。12点看利物浦,闹哄哄的最后好歹也算是赢了,希望FA cup也能拿个杯子吧。然后困得不行的状态下写两色玫瑰的观后,写着写着写不下去了,就睡着了。

今儿早晨醒来的时候就11点了,哎…

还是不能太闲着..

热度:

闲着没事儿了,就想整出点花儿来,于是脑子一热,稀里哗啦的就过去了,然后等事情结束之后,脊背一阵发凉,苦笑着对自己说,何必呢。

最近白天的实验总有借口可以打发掉,比方说装系统、迎接校长检查、设备冲突、开大组会小组会blabla,然后抽个小段的时间测点数据,以免周一的时候周报太赤裸裸。晚上的时间在写论文,有点写不下去了,前面的基本是按照逻辑写的,后面的跟前面的就没啥逻辑关系,所以写的很痛苦。结果就是一边写论文一边看yes minister(哦,yes prime minister已经看完了),今儿突然发现,这个剧也快看完了。不评论剧情了,不过政治小笑话还是蛮好玩的,很多历史事件都记不清楚了,借机还能去想一下,而且,英式的口语听着好听一点。

周三上午关注了一下所谓的73条,中午跟鲜蛋吃饭,因为实在不想连续几天面对着同一个让我没有一点胃口的人吃饭。吃完之后回来看宝宝的政府工作汇报,看着看着竟然睡着了。其实大多数的问题就在预想中,而且回答的也没有啥出乎意料的,关于贫富差距关于房价关于西藏,基本还是以往的官方回答。吴英案稍微令人惊喜了一下,不过我倒觉得宝宝作为政府的总理,不应该替司法部门定论,当然一方面说明这事儿已经引起了高层的足够重视,而且人命可以说差不多保住了,但这种事情难道不应该是独立于政府之外的司法部门的事情么?好吧,最近看英剧有点多,不吐槽了。关于王立军那事儿,真没想到会有那么严重,哎,这个在后面周四的事儿里单写。

周三晚上吃完饭回实验室,看见xlucy在整理邮件,突然想起了我那可爱的Free的所有被我误导出的站内信,还以一种未知的格式在移动硬盘里存着呢,于是赶紧的强行用ultraedit读了一下,然后陷入了极度不能自拔的回忆,关于Free的。Free对我来说,简直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即使现在都没有人说话了。从bbb通过我的注册单,到thune跟我严肃的讨论问题,到进幼儿园当bm认识了无数可爱的孩子,再到当阿姨,期间有多少喜怒哀乐。那一个个对着黑色屏幕或笑或哭的夜晚,一顿顿夜宵一瓶瓶啤酒,似乎一直都未远去。一晚上,翻出了纯情的搭讪模电实验助教iid的msg,翻出了用苹果换vivishang手机号的msg,翻出了bayern让我去女足做教练的mail,翻出了sso认我当弟弟的日志,翻出了第一封跟鲜蛋的mail,翻出了当年竟然是luluto把aimless的手机号给我的,翻出了从跟a认识到分开的每一条msg和mail,还有之间无数跟鲜蛋的相互吐槽…当然,还有无数的sb hillsky喊我和荔枝吃串儿喝酒的msg,还有无数的lulu、vivishang和helen向我证实各种8g的mail,还有两次进出幼儿园的前前后后的各种吵闹,还有每次杀人游戏的记录…哗啦啦的一下子都回到脑子里,根本无法接受突然涌上来的回忆,于是就呆呆的看着一行行字儿,只是看着。

周三基本没睡着,大概到了凌晨5点才失去了意识。周四醒来第一件事儿就是铺面而来的不厚同志被免职的事情,当然官方的说话很好听,是“不再兼任”。这事儿其实周三看宝宝的答记者问的时候就有风声,但没想到来的这么快。当时宝宝提到的几个词儿,尤其是文革,很敏感。而且之前天朝的领导人从来不会在这么空开的场合评论另一个领导人的工作,起码话说不到这么直接的份儿上。然后接下来在网上看到了无数“大连人”or“重庆人”的“切身体会”,这玩意儿本来就是带着娱乐的态度看的,身边也有很多这俩地儿的同学,随便问了一下,都没有帖子里的文字那么极端。只能说,政治这淌水我还是不趟的好,真心玩不转。

中午去郭林吃饭,zoro生日bg,大W55好久没这么凑在一起玩了,聊了很多关于以后工作和毕业流程的事情,当然少不了各种ws的话题和8g。下午回实验室干了点活儿跟zwei讨论了一会儿,然后就跟eagle还有一个师弟去踢球了。这次比上周的状态好得多了,起码停球和传球上有点找回感觉了。踢完回寝室歇了一会儿,8点去打羽毛球,打得不是很爽,开始的时候很累,后来歇过来的时候就到点了..回来洗了个澡,然后看英剧,顺便看了一眼这次315伟大的央视打击的对象。然后睡不着觉,看了会儿曼联对毕尔巴鄂,还是睡不着,躺床上瞎逼想。想要是文章一直被拖着审不完怎么办,想要是万一被抽中匿名这么办,想万一单位毁约怎么办,想上班的时候该以一种什么样的姿态去面对..突然一切都变得不确定了,然后对没有安全感的人来说,这基本意味着生活的坍缩,无底的深渊,一点亮光都看不着,甚至都怀疑自己还有没有眼睛这个器官。

反正也不知道几点睡的,起码4点的时候还是醒着的。早晨9点起床,去实验室开组会,一白天基本都上不去网,上午很快过去了。中午吃完饭在实验室趴了会儿,下午开完了轻松愉快的小组会,然后4点多终于可以上网了,开始填研究生毕业登记表,还巨2的填错了一张,又去重新领的。晚上吃饭,回实验室看广州德比和京沪大战,都还蛮精彩的,不过60min之后基本就全都是诈伤拖时间了。反正也没干什么正事儿,论文也写不下去,10点的时候就回寝室了。kira明天又要回杭州,我明晚上要去隔壁一流大学看红玫瑰与白玫瑰..目前为止白天还不知道该干啥。

哦,周四经管赢了没有李明诗的法学院,这下周末我们必须得不输给有李明诗的法学院才能出线了,形势一下子就严峻了。晚上吃饭路上碰到伟大的队长和黄阿姨,还煞有其事的说了一下..傍晚的时候冯老师很得瑟的去我们那儿问当年推研面试的时候都被问过什么问题,据说伊周日要去面试考研的孩子,然后我翻了一下08年那会儿的日志,乐得不行不行的。

哎,最近小段子倒是有不少,再说一个吧。周一打羽毛球的时候一想,离毕业只有3个多月了,快到100天倒计时了吧,于是掰着指头数了一下,哇塞,105!于是每天在二站倒计时。昨儿拖拖跟我说,今天就100天了,吃个饭纪念下吧。我说好。晚上闲着仔细想了一下,好像算错了10天..赶紧去下了days matter,输入日子,靠,确认是少数了10天,nnd。

按惯例流水周末..

热度:

好像还是得从周四开始。周四上午不知道怎么就过去了,一点记忆都没有了。下午开组会,基本都是在玩,然后他们打扫卫生,我就去踢球了。好久不碰球,于是各种被穿裆被过停不住球,唯一欣慰的就是还能跑。6点钟踢完球洗了个澡回实验室,然后似乎又没啥记忆了。哦,好像给m刷了张机票,然后跟明明聊天来着..

周五早晨本科毕设的开题,上午干了点活儿。kira回家了,说是同学结婚。下午一直在干活儿,但是很不顺很不顺很不顺。3点开小组会的时候跟zwei抱怨了一顿,情况暂时很不明朗。晚上其实挺郁闷的,本来没想去跟研究生班吃饭,结果走的时候刚好被他们碰到,于是就去了。吃的很一般,我其实都没吃饱,跟刘方圆聊了会儿,其他的时候都是在随便开玩笑。wk坐在另一桌,由于某人太吵,我就懒得坐过去了。晚上吃完饭本来说去打台球的,后来也没去,在实验室呆了会儿。9点去紫荆1#开准备会,男足的和女足的,还碰到了男篮的。之后回寝室,娱乐为主。

周六早晨去看男足,郁闷的要命,全场压制贵系,但被人抓了一个,我们浪费了点球被吹了越位还打了个横梁,哎。回来在微博上跟谢源老师说起来,伊说这是典型的电子系的输球方式。哎,我的最后一年马杯,就这么结束了。看完男足之后回来歇了会儿,然后去看男篮,几乎兵不血刃的赢了工业工程,林海估计断球都能上双..之后去打羽毛球,周四踢球脚上磨破了个泡,打球前拿剪子把死皮铰掉了,于是嫩肉被磨得生疼。没太打到4点就走了,所以没看到那个姑娘。回来之后去洗澡,洗完累得不行,直接睡了俩小时。起来看中超,结果我熊补时被绝杀。之后看大车的比赛,没看利物浦,结果利物浦也输了。唯一的好消息是周六凌晨国米终于赢了场联赛…

昨儿晚上睡之前一直在看yes,prime minister,早晨醒的不晚,继续看这个英剧。给某小朋友做一个自己诊断网络问题的ppt,太难为了..2点去看女足,开场30s进了一个球,在我全场消极比赛的指挥下,最后守住了1:0,终于tmd赢了经管了,这个几乎恶心到极点的球队!今儿下午真的很高兴,看到了大牌又回来踢马杯了,看到了小杜每场都回来看,更看到了彭儒雅的处子球,还有好多年轻小姑娘的处子秀。对面场地法学院8:0赢了人文,李明诗大妈一个人据说半场进了4个..下午去实验室写论文,然后写周报。晚上看了场恒大的比赛,孔卡跟其他人真心不是一个水平的。之后看大曼城,被天鹅海搞了。然后看了风云组合的羽毛球双打,哎,老了啊,打完第一局之后体力就跟不上了。然后看林丹跟李宗伟的比赛,第一局打得很爽,结果第二局李宗伟受伤退赛了,感觉就跟活塞了半天就要射了却突然软下来的样子。于是只能看沙尔克了,看看Raul的表现..

准备睡觉。


Powered by Google Talk Widg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