姿言姿语

a blog of heaven0701


两周没写了,赶紧补上…

热度:

最近跑步节食减肥,持续两周多了,然后今天晚上被sx iw拉出去吃了个摸错门,前功尽弃的节奏啊!还是先流水之前的两周吧,本来apec假期最后一天说写的,结果blog坏掉了,赶紧让伟大的兔总百忙之中帮我搞了一下,nb!

11月3号,上午开了个长会,挺扯淡的,开会途中就有风声说apec可能又要放假了,院里正在开会讨论。开完会回到室里就听大家在偷偷讨论,说后面楼的某个所已经在开会纠正错误了。于是带着些许的小期待,下午根本无心工作啊,李姐裴姐等人都在查机票,反正放假的事情越发的靠谱了。晚上开全室大会,书记也透露了放假的事情,哈哈哈,我们还是共和国的长子,祖国依然是亲娘!闺蜜科目二过了,依稀看到了一个马路女杀手的身影疾驰而过。晚上回家跑步,6km in 34min。

4号,白天的工作氛围很轻松,因为都在琢磨着出去玩的事情,但大家看了看火车票机票啥的,纷纷又表示哪儿也去不了了。所里开会定了个建议加班的型号,瞅了一眼,果然没有我,hiahia。下午听主任给我们几个组长bb了一下午,真心是bb了一下午啊,哎,怎么说呢,很多事情他的想法是好的,但总是会忽略很多最基本的问题,所以总也执行不下去。傍晚碰见蒋指挥,还请示了一下是不是需要加班,指挥客气的大手一挥说不用!晚上继续跑步,7km in41min。

5号,版二生日,可惜这孩子还在外面出差,够可怜的。所里又发了个通知,说放假的前三天严禁在永定路地区加班,呵呵,据说是因为前阵子某工地过火,所幸没啥伤亡,但还是把区政府和市政府的人招来了,为了防止万国来朝的时候再出娄子,忍痛让大家放假吧。不过更靠谱的传言是敝院领导和隔壁院领导之前都决定不放,然后被集团公司的头儿臭骂一顿,呵呵,马屁都不会拍啊。下午慢慢的看全国各地人民为apec做的贡献,呵呵,仿佛回到了教科书上的晚清时代。买了支schneider的便宜钢笔,毫无质感,但墨胆这玩意还是很高级的。晚上先去乐羽蹭了个场打球,然后顶着大风加速跑了个3km in 15min。

6号,单位满满的放假前夕的气氛,上午开会汇报了个调研,结果之前领导给的关键词是错的,我说tmd怎么查不到啥文献啊。下午开了个组长会,没啥亮点,本来还有另一个会的,结果没开成,4点多开始打扫卫生,然后就撤了!晚上看了会儿中超颁奖礼,看到清华的时候还是会激动一下,真不是自己矫情,对母校的这种感情,估计这辈子是抹不掉了。继续跑步,8km in 46min。

7号,放假第一天,天气竟然很差,我擦,太不给洋大爷面子了吧。睡到10点,味多美买了个早餐,然后公交去香山,继续从后山好汉坡上去,继续没找到樱桃沟的路,从刘半农墓那儿找了条路就下山了…山上天气也不好,哎哎。排了好久的队回来,去叶比那儿做了个晚饭,晚上继续跑步,但白天爬野山还是对体能有影响,8km in 48min。

8号,上午睡觉,醒来发现天气还不错,去叶比那儿吃了个午饭,然后下午看了一下午的房子。晚上继续跑步,加了点量,10km in 59min。之后看我军的比赛,看的那个郁闷啊,洛夫伦怎么这么sx啊,上赛季在圣徒怎么就那么nb…

9号,早晨醒来又是晴天,中午跟叶比回学校吃了个螺蛳粉,然后下午先逛了一下校园,园子里满满都是秋衣,怎么看都好看啊,不管是银杏还是法桐,甚至是小荷塘边的柳树,贵校之美,不能言表啊。从西门出来之后奔颐和园去转了一下,旅行团超级多,各种挤人堆,这群人也真不为国家考虑啊,apec都是往外赶人,这群人怎么进的京啊。在昆明湖边看了个落日,真心漂亮啊!晚上去海达餐厅吃了个饭,小黄鱼已经25一条了,当年才8块钱啊,这儿是阿姨带我们来的,后来荔枝,sso和我就经常来这儿吃了,哎,怀念那个时候。回去看了会儿我熊足协杯的集锦,最后那个丢球太sb了,次回合还是不好踢啊。歇了会儿出去跑步,白天走太多路了,6km in 34min。

10号,上午睡觉,天气依然不错,但大多数人都上班了,也没啥人一起玩,在家看北平无战事,傍晚去巴沟跟叶比吃了个黑松白鹿,哎哎,没忍住吃了好多生鱼片,但没吃主食…吃完跑步从巴沟回家,10km in 63min,四环太难跑了,一个红灯就好久。到永定路口北的时候坐公交回去的…

11号,上午继续睡懒觉,最近跑步跑的睡眠质量也高了点。双11,没啥可买的,白天刷了好久的淘宝,就买了条迪卡侬的紧身裤,跑步穿的,当然也能当秋裤就是了。下午找同事打了会儿牌,大家都还是挺无聊的,问了一下已经有不少人开始去加班了。晚上大风,没跑步…

12号,睡到9点,起床去单位上班,人还是很多的,处理了手头几个写到一半的报告,效率还不错。主任们都在对面开会,顺便我就把剩下的3集北平无战事看完了。中午跟德伍他们去长峰吃了个饭,可怜的小明在x04…傍晚的风继续超级大,回家路上好一个冻,幸好家里有暖气。强忍着晚上出去跑步,6km in 32min,大风一吹,跑起来倒真是快了…

13号,上班第一天,办公室好多人,感觉好久都没这么多人了,宝亮也回来了,带了好多好吃的。反正大家聊天聊了好久,我还去开了个会。一直在关注菲莱,想想欧空局当年设计罗塞塔的人,可能好多都已经退休或者没了,而这40年的努力,真是让人激动啊,这也是天文学和航天的魅力罢了。尽管我从事的航天跟这个有点区别罢了…晚上回家继续跑步,7km in 39min,红灯时间略长。

14号,白天上班,写报告看文献,哎。下午竟然还接了个骗子的电话,知道我的名字,说是我领导,让我明天早晨去给他汇报工作,但口音太tm广东了吧,老子的领导都他娘是北方的…后来发微博问了一下,才知道是最近比较流行的骗局,妈蛋的老子都穷成这样了还tm骗我!!晚上去忆石打了个羽毛球,好久没打了,扭了下脚,还好不重,缓了会儿就继续打了。猴子炒了马扎里,请回了曼奇尼,微博上看到曼乔的照片,鼻子直接就酸了,哎,那才是一直伴随我成长的国际米兰啊!

15号,上班,某副所长打电话让我帮做个ppt,呃,赶紧扔下手头的活儿去忙了。中午听说电子男足降级了,又看了一下组委会的公告,听了一下师兄师弟们的情况,我艹,真tm傻逼啊。下午差不多把ppt搞定给领导发过去,等了半天没有回复,继续跟他们聊马杯的事情,nnd。晚上加了会儿班处理了另外的几个小尾巴,回去跑步,7km in 38min。

16号,上午睡觉12点多,土卫六的比赛是10点,我起床的时候都已经结束了…去叶比那儿吃了个饭,伊周六看了俩电影,不过马达加斯加看的是中文配音的,啊哈哈哈。本来说下午再去看一遍的,结果还是在家看的追风筝的人。晚上跑步,7km in 40min,一堆红灯。跑完就被sx iw喊出去吃摸错门了…嗷嗷,罪过啊!

可算写完了,累死了…也该去睡觉了。

又是一周过去了..

热度:

这周累的跟孙子似的,节奏快的不行。

周一,上午去了整高总那边的活儿,跟分系统们打交道。下午跟鲁所还有曹主任等开会讨论我跟小林出差的事情,结果倒是好,我tm多说了一句话,导致鲁所开心的不得了,跟打了x血一样的就让我写973,定了个题目叫xxx1。我艹,我也知道自己吃几碗干饭啊,写个毛线球啊。然后曹主任也很无奈,但鲁所让写,没办法。叶子同学开始上班鸟,晚上跟她吃了个饭,算是庆祝一下。吃完8点还tm回去加班…

周二,一整天,一整天啊,都是写策划书,各种给人打电话求救。晚上继续加班写!到家还看了会儿亚冠。

周三,实在是写的郁闷,早晨就去找曹主任说这事儿,结果主任又叫了好几个人来一起讨论,把题目改成了xxx2,我了个大擦,白写了啊。赶紧回去重新下文献,干活。晚上加班,写的那个痛苦。抽空还整理了高总那边的活儿。主任说周四继续开会讨论一下,叫着黄所长…

周四,上午都在准备下午开会的事情,曹主任还专门替我向高总请假,本来我得跟高总他们下午开会的。高总也说不出啥,反正不是很高兴。整个下午都是blabla,鲁所还是很激动,黄所倒是很平和,最后题目改成了xxx3,我擦!回来之后赶紧去开高总的另一个会,一直开到7点,饭都没吃,加了会儿班回家吃面了。

周五,早晨跟高总开会讨论时序,开完之后回去写973,给机关提了一堆意见。中午38诗会的组织和演出人员一起吃饭,跟书记和余主任吐了好久的槽。下午继续跟高总开会,叫着x室的人讨论控制字和工作过程。一直开到5点多。赶紧去找主任说这事儿没法弄,活儿太多,干不过来。主任直接跟我说,下周除了973啥都不用干。我说你提前跟高总说去,别等他派活下来,我不干都不行。主任也不吭声,我擦,坑我啊!晚上没吃饭就去打羽毛球,脑子太累,累得要命。打完球刚好叶子在剪头发,就过去陪着,然后送她回家。

周六,早晨去加班,写啊写。小林那边也总在琢磨着换思路和题目,我直接就跟他说我现在一个方向的文章都消化不了,根本没时间去看别的。之前民用航天的本子说是下周答辩,要准备ppt,我擦,还tm半小时,疯了啊!我准备周一去跟曹主任说!1点多去找叶子,一起回学校看马杯,赶到的时候已经下半场最后15min了,大电子还0:2落后,然后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了。先是answer吊门扳回一个,然后最后1min,answer任意球吊到禁区里,材料门将脱手,据说是刘中金补射捅了进去,我艹,丫都能进球了!然后加时,又是最后1min,小荣蒙了一脚远射世界波,于是,四强咯!之后去华联的麻辣诱惑给zoro过生日,aq回来了,气氛蛮好的,就是某人很不适应…回家之后看球,我红军太搓了!

周日,上午睡到10点多,起来看新总理答记者问,然后被叶子喊过去吃饭,于是下午就没回学校打球,我对不起李云翔啊!傍晚去新疆办吃的饭,伊是如此的喜欢吃串儿啊,我的个天啊!回来之后看球。把这周的美剧补了一下。

告别男足,电子系牛逼!

热度:

今儿下午冒雨踢完了告别赛,第一次为系队首发踢满上半场,然后下半场全都换成了小朋友。没有进球,尽管我昨儿还很矫情的在想如果有进球该怎么庆祝。其实整个上半场的也只有一次射门,发力太狠,偏掉了。不过,上半场的4个进球中,有两个是我助攻的,也算是有点数据了吧。踢完球之后我跟小姑娘说我今儿特高兴,好久都没这么开心了。是这样的,每次穿着系队队服的时候,总会有一种特别的心情。而如今,我再也不会穿这件衣服了。

7年,从大一入校,小龙和花仙把我带进系队,一直到现在我要毕业滚蛋,在马杯的赛场上,我从没有出场过,但随队拿过各种荣誉。大一的时候,我们在东操凭借hillsky制造的点球夺冠了,昨儿跟傻逼hillsky聊天的时候,伊还说只要夺过冠的就是nb的。之后的几年,系队起起伏伏,两次进入东操,但都铩羽而归。7年,3进东操,我应该很知足了,要知道,有的人可能10年都无缘东操,而我,竟然也能在7年内3次闯入。夺冠的那年,我在看台上,后来的那两年,我都在替补席,sigh,我总是自我调侃说我tm就不该在替补席上看决赛,因为总tm输。明年,我希望大电子还能进东操,到时候我只能在看台上了,或许那也就是我们再夺冠的时候了。

晚上吃饭,都不愿提及离别的话题。酒喝的也慢,但每一杯都tm充满着感情。刘中金一直在我旁边,丫跟我们踢足翼杯的时候手折了,没法喝酒。杨仝也伤了,也是足翼杯。想来我至少还有一场足翼杯可以踢,如果能赢线路微博联队,我至少还会有一场。到现在为止,每一场球都可能是我在清华的告别演出。从当年的北操假摔王到现在,时间好像从来没有向前。大W55有zbn,有裤子有eagle有sender有浩思有allan还有aq,那些在北操的各种骂街、打架,似乎从没消失过。今儿喝酒的时候,hugh跟小朋友们说,eagle和我都是传说中的大W55的人,一向以流氓著称。而如今,流氓们都tm毕业了,sigh。

矫情的说,傻逼足球带给我的快乐,我都无法形容和衡量。不知道有多少个晚上都是在球赛的陪伴下渡过,虽然马杯从没踢过1min,但我真正缺席的马杯,一个手也能数清楚。在我情绪最不正常的这几天,我今天的心情确实很high,以至于下午洗完澡之后连篮子都忘记带回来。哎,还会有什么能在T大的7年间给我如此的快乐呢,还会有什么呢?

下一届的队长,我已经不认识了。今天带去签名的球衣上,好多的名字我都不认识,但他们都属于清华的橙色,大电子男足,他们不会辱没这份荣誉。他们会牛逼的,会再进东操,east fuck,我们永远的目标。其实我也在想那些系队的元老们,花仙,hillsky,小龙,胡子,flyhigh,troy,徐淳,antonioni,answer,atree…数不过来的id,曾经在hillsky和花仙的文集里见过的无数的id,他们穿着橙色的队服,奔跑着北操紫操西操甚至于东操的赛场上,无愧于大电子男足。

不煽情了,喝的有点多。流水一下前几天的事儿。

周六,上午去排久石让的票,3h15min,刷新了我在T大7年排票时间的记录,给荔枝买了张100的,自己买了两张120的,给别人呢带了两张120的,身上所有的现金全都扔出去了。中午去照澜院买了个凉皮儿和鸭脖子,吃完之后歇了会儿,跟小姑娘聊了会,就去打羽毛球了。好久不打,体能差得要命,两局就直接趴着喘了。有一句没一句的跟小姑娘聊着,竟然都能说过衣带渐宽终不悔这类的矫情的要命的话,sigh,我到底的怎么了。之后洗澡,晚上跟contranel大神一起吃饭,回来之后去实验室。晚上m跟王老师和panda他们吃饭,伊出来跟我在园子里溜了会儿,说了好多话,关于我跟小姑娘的,还有她自己的。在此正式授予其优质闺蜜的称号。回实验室给zdane鱼片,然后玩了会儿就回寝室了。跟小姑娘聊天,伊寝室养了个小刺猬,我说我之前养过乌龟,毕业的时候送人了,伊说伊也养过,不过死掉了。哎,我反正一如既往的矫情,自己都无法控制。sigh,怎么会这样呢?伊说当天又收到了别人给她写的清楚,哎,我都不知道我该怎么说该怎么想。我只能开玩笑的说一句,真没想到除了我还能有别人看上你。伊问了句你看上我哪儿了。我忽略了。

晚上睡得特晚,今儿早晨醒的也不早,一直在床上赖着,因为要踢告别赛,算是攒体能吧。醒来之后看了会儿nba,土刺啊,还是挡不住逆天的durant。中午没吃饭就去踢球了,后来下雨,版二拿着我的伞回去取伞,我们冒雨看完了下半场。后来跟版二去清青吃了点东西,聊了会儿,哎,我还是很担心她的情况。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只是莫名的担心。但我也相信她会好起来,跟以前一样。后来回来睡了会儿,洗澡,然后去吃饭,跟小姑娘聊天,她们今天团代会和学代会,好像也发生了很诡异的事情,嗯。

其实,我知道,伊今天早晨看过我的blog,我也不知道伊看到我每天写这些事情会是什么样的感受。我觉得她可以handle这种复杂的事情,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我不知道该说啥,该怎么想。今儿抽空看了linkin park去年在madison square garden的live,这玩意儿比那些小女生的情歌治愈多了。

罢了,歇会儿了。电子系,牛逼!

流氓生涯估计也到此结束了..

热度:

男足止步八强,女足小组未出线,男排在cwa去微所之后也就没落了,今儿男篮也没能进决赛,至此,七年的电子系流氓身份也可以取消了。

至今记得从大一入学开始看马杯,开始只看男足,因为不知道有其他比赛。学生节的时候看过排球队的dv,似乎他们04-05年的时候拿了马杯冠军。直到下学期某个春天的下午,我在六教自习的时候被外面的加油声所吸引,才去东操看了第一场男排决赛,电子对自动化。那会儿冯玮还大一,电子系还有一个特招,da似乎有3个很nb的,两边一直打得很热闹,我们先赢了两局,之后特招抽筋,被人扳了两局,最后决胜局我们一度14:11拿了三个冠军点,然而在一抹残阳下,我们壮烈的输掉了。那场比赛印象极其深刻,后来就知道上Free各大体育版面去看比赛通知然后颠颠儿的去看比赛了,可惜Free现在没落了。男排一直是辉煌的,因为我们有特招,5字班的冯玮,6字班来了cwa之后,我们基本每年都能进决赛,当然最大的对手永远的da,06年后应该连续n次都输给了da。打那之后,男排的决赛我都没有错过,直到cwa推研去了微所,男排的比赛就再也没人看了…cwa在电子的最后一年马杯在综体打的决赛,对手好像是有n个校队的土木,而我们只有一个cwa。比赛的桥段颇似当年我们输给da,这次是我们先输了两局,但cwa一个人+电子系的观众,秒杀了一切牛鬼蛇神,生生搬回两局。最狠的时候,我们嘘的对方连球都发不过来…最后一句我们再次14:11拿到三个冠军点,这次我们拿走了马杯。

05年的男足是巅峰,半决赛加时金球赢建筑,大胖赛后跟我们蛋逼的时候说他一直对着建筑的后卫嘚嘚的骂,最后那人就离大胖远了,才成就了那个金球。决赛也记得很清楚,本来周四下午电子技术实验最后一节课,我周三提前去做完交了总结,然后周四去东操。那会儿taohuaxian还在,yeung也在,两大佬缠着头巾敲着鼓带领大家喊,那是东操的北看台——我经历过三次马杯决赛,所有在北看台的都夺冠了,所有南看台的都输了,当然也可以说我所有坐替补席的都输了..关于那场比赛,最遗憾的就是我看到一半儿的时候马姨给我打电话找我谈心,然后我tm就傻乎乎的去了东主楼,等我再回到东操的时候,早已是大电子欢呼的海洋,于是跟着人群喊nb。那天,知道了造点球的人叫牛迪民,id是hillsky,罚进点球的叫林之初。之后队搓,陈旭老师说系里出钱,大吃大喝了一晚上。据说,那天晚上小龙和大胖拎着酒瓶子在26#楼下大喊牛迪民傻逼。

过了没多久,马杯女足决赛,电子对建筑,没多少人看,全场0:0,最后点球大战我们输掉了,失去了拿双冠的机会。之后的好多年,电子女足的目标就成了出线,尤其是我当教练之后,出线的目标都很难完成,即使出现之后,立马也会倒在淘汰赛的第一轮。其实男足的成绩也有起伏,第二年我们1/4决赛爆冷被物理逆转,成就了物理系历史上第一次进入马杯四强。第三年我们小组输给经管没出线,但最后一场在出线无望的情况下日建筑的场景,还是近在眼前,也是汗拉的最后一场马杯,那场也应该是牛迪民进的最后一个球,好像还是杨仝的第一个马杯进球。大四那年,我们再进东操,atree穿着结婚时候的西装无比拉风,牛迪民在米国给我打电话,我一直给丫直播。那年的化工太强大,我们输了,但是,化工13个那个傻逼却被我们永远的记住了。当年裤子直接跳下看台往场里冲,AlexPiero还因为这事儿没当成辅导员..那是Free最后一次华丽的聚会,那是五字班毕业前的疯狂。打那之后,电子系的比赛都会有校会专门的人看场子..之后一年半决赛再次输给化工,西操各种对骂。去年再次挺进East Fuck,对手是有n个特招的环境,其实那场球我们踢得很好,但彭博的个人实力还是帮助环境第一次拿到马杯。今年的比赛不多说了,全场压制cs,对方只有一脚射门一脚射正,然而却赢了..男足的人走了一拨儿又一拨儿,来了一拨儿又一拨儿,当年的小p孩儿都tm读博士了,当年的本科生现在都是孩儿他爹了,每年球队聚餐的时候,大家都会怀念2006年那个美好的春天,那一天全清华最美丽的地方就是东操。其他所有的时候,清华最美的地方是老馆。

男篮的比赛我记不清楚了,从我开始看球的时候就一直是张迪当教练,但最开始记住的人是prayer,伊凭借猥琐的骗规和还说得过去的罚球,带领着一直没有高度的电子系拼土木磕经管,张迪也会在场下安排各种变态的战术,最逗的一回是让pk上去犯规,要求他5min内必须5犯离场..一般看球的时候我会在旁边计分计时和记犯规,张迪会让我把犯规写到其他人身上,比方说根本就不上场的庄斌南,哈哈。有一年打经管,我跟底下骂街,经管一个队员冲着底下喊了句谁喊的,我还没反应过来,张迪一个跨步站在我身前,我什么就都看不见了,丫淡定的说“是我,你怎么着”,于是对方就怂了..张迪ws的地方很多,每次在场下骂架的时候,伊都会把所有替补队员喊到一边,不准他们出声,因为可能被吹T,但是观众就无所谓了..5字班打篮球的人很多,但能在系队打上比赛的不多,大多都是酱油。6字班来了林海和张骋,大电子才开始nb。07年恶战拥有王勇的经管,输的无比壮烈。之后prayer毕业去了米国,林海当队长了,08年我们打入了总决赛,按照以前的算法,我们已经是甲组冠军了,但那一年的赛制要甲组乙组冠军打一场总决赛,我们对汽车,有吴添的汽车..一直落后,到最后吴添犯满被罚下,我们全场紧逼,到对方直接把底线球发给我们,可惜老肖的补篮没进,我们输了两分。09年小白受伤,我们输给了土木,10年林海在青海支教、张骋也毕业了,李博士带领大家成功保级。今年,我们在不被看好的情况下力克数学打进四强,再一次进入综体,可惜,最后还是输了。林海全场命中了7个三分,但我们的内线被对方蹂躏的体无完肤,各种前场板、生吃、背打..

算下来,我在电子系的这七年,看了无数场马杯,带领大W55流氓团驰名系内,到如今,也该平静的告别了。

今年,是谢彬的最后一届马杯,这孩子在输给cs之后抱着我就哭。今年,也是hugh小朋友的最后一届马杯,今儿输球之后据说也哭得梨花带雨。记得07年男足输给物理的时候我也哭过,09年输给化工的时候我也掉过泪,想来也都淡然了。感谢大电子足篮排队的所有队员和教练,能给大家一个发泄的窗口,一个找到点集体归属感的线索。大电子牛逼!

时也命也运也

热度:

男足决赛,没有遗憾,跟atree说的一样,老子是tm拿过冠军的人,对冠军早就不care了,只是那些小朋友,他们是多么的渴望。谢斌直接趴着草坪上哭了,跟个孩子一样,我过去抱着他,他一直在说那个丢球是他没有封堵上。杨仝也哭了,那个门前5min的单刀他打在了门柱上。最近几年的马杯,电子系都没有踢过这么好看的比赛了,除了08年对建筑的小组赛,只是欠着那么点运气,就那么一点。

吐槽几句电子系的学生工作,从系领导到学生工作组,唉,一年不如一年,06年夺冠的时候陈旭老师亲自来加油并且晚上代表系里请我们吃饭,并不是我们夺冠了,现在想来,就算那年我们输了,陈旭老师一样会请我们吃饭。但是现在呢,唉,不说了,老子他妈的还没毕业呢。

还有机会,明年,钟頔走了,短时间内,这可能是个问题,而且是个很严重的问题,但是随着谢斌的成长,还有各种老头儿们的付出,这支队伍还是很有竞争力的,即使没有了nelly,我们一样可以立足于清华马杯男足。

说不出煽情的话了,谢源老师中场的那几句话说的我眼眶都红了,70min,0:2落后自动化,最后3:2翻盘。我们今儿没能做到,但是起码打出了气势,打出了翻盘的决心,至于结果,时也命也运也。


Powered by Google Talk Widg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