姿言姿语

a blog of heaven0701


流水前两天…

热度:

周四,睡了一上午,醒来就1点多了,也懒得吃饭了,想起还有从稻香村买的糕点,就垫了一下肚子。之后跟胡胡讨论了一下建亮结婚的事情,然后顺便约了个晚上的晚饭。下午继续睡觉,然后5点多骑车到西单中友的麻辣诱惑,吃了个晚饭。回来就9点多了,继续跟胡胡和明明讨论建亮结婚的事儿,明明这孩子竟然还不知道自己要当伴娘了,还得我把消息先透露出她。不过可怜的是,伴郎据说是虎众,哈哈,某人压力该大了。

呃,说个jp的事儿。我骑车回来的时候,看见隔壁跟他妈妈拎着大包小包的往外走,我还在想他妈妈这是要回家了。然后我进屋洗了个澡儿,刚开始跟胡胡他们聊天的时候,隔壁就开始爆发了,然后一直持续到11点多,期间各种哭天抢地要死要活夹杂着摔东西的声音,男生基本不敢说话,一说就被两边同时拍死。声音小的时候听不清楚了,于是我就换到靠墙的那张床上去,一边聊天一边看电视一边听隔壁闹,太tm有乐趣了。以后坚决不找跟老娘吵架的女生。

晚上一直被吵的没睡着,然后越听越兴奋,如果我要是能上网,肯定早就直播了。大概4-5点才睡着,然后6点多又被吵醒了,男生给女生的妈妈打电话,然后夹杂着各种不和谐的声音,你妹啊!差不多9点左右,隔壁的妈妈走了,才算是彻底消停了。然后周五基本又睡了一上午,本想回学校的,结果也弃了。午饭好像又没吃,下午跟叶比同学聊天,然后睡觉,yes prime minister也看完了,于是重新开始看tbbt,也懒得出门。傍晚吃的食堂,回来之后跟胡胡扯淡,伊给我发了建亮的婚照,我这种犯贱的人第一时间就发给了明明和佳佳,哈哈。

晚上一直在看tbbt,这几天也没啥奥运会可以看了,男排还不错,手球也不错,反正基本都是当背景音用。跟m聊了会儿,给她讲了一下隔壁的jp故事。说今天回学校,早睡,结果躺着还是睡不着,拿出手机玩数独,一直玩到3点多,哎哎。

快要入职了,赶紧可劲儿的睡觉….

继续流水账

热度:

昨儿。前天晚上回来之后收到了各种报到相关手续的通知,要自己办银行卡,于是早晨起床之后就去对面的工行了。排号排了好久,办卡送了个u盾,最让我欣喜的是卡号史无前例的牛逼,868808,最无奈的是这卡是耀莱联名卡,画着硕大的成龙的脑袋…一上午就废在银行了,中午跟王通吃的食堂,回来睡了一觉,说好下午去外面上网。

醒来之后背着本去了开封菜,点了个饮料还没给钱的时候问了一下wifi密码,人家告诉我木有wifi于是果断退单走人。之后去了一个咖啡厅,每人点了个喝的就开始上网了,一待就是六个多小时,也不算赔了。查了好多配眼镜的资料问了一下小柠檬的朋友的店,然后很各种人扯淡聊天,处理了一下照片给师弟发过去。本想发给小姑娘,忍住了。更新了好多app,安装了好多软件,还下了个传说可以破解wifi密码的东东,不过后来实践证明不靠谱。

5点多看刘翔,哎,不多说了,老老实实养伤然后消失在群众视野中过自己的安稳日子吧。一直在咖啡厅呆到9点多,中间给妈妈打了个电话,说了下建亮的情况,伊很难得的支持了我一把,略感动。月底看情况吧,跟老胡聊了会儿,我们俩都当不成伴郎了,人家要属虎的哎。晚上去吃林静,略咸,到很好吃。晚上王通不吃肉,于是只点了蔬菜。

之后回家开始尝试破解wifi,各种不靠谱,网卡驱动版本太高都你妈不行,彻底无语。看了好久的奥运会,小胖牛逼,裁判还是很傻叉,不过单杠的荷兰兄弟着实威武,所以邹凯没拿金牌也说得过去,银牌和铜牌的区别罢了。

昨儿立秋,其实也没吃肉。早晨调戏叶比的梗又被画成了漫画,啊哈哈,略欣慰。1点钟躺下,但一直睡不着,掏出手机又关掉,想给小姑娘发短信,忍着没发,但一直失眠到好晚。

早晨7点半的闹钟,但7点就醒了。微博上看到新学堂的话剧演出消息,随手就给小姑娘发了个短信。早晨在食堂吃早饭,还不错,吃完刚好下雨,于是走到五棵松挤了伟大的1号线到国贸,然后去劲松。路上跟小姑娘寒暄了几句,伊跟我说让我好好的,别的不值得。当时心里特想直接说你不在了,还有什么值得啊?忍着没说,草草的结束了短信联系。

眼睛在明镜苑1楼28号新大陆配的,柠檬朋友的店,价钱比较实惠,也没有太多虚高,验光也很认真,于是就跟那儿配了。本想配两付,后来想了想就算了。王通也配了一付,之后地铁回五棵松,才11点半,继续吃林静。吃完困得不行了,回来洗了洗就歇着了。

今儿魔都台风,关心了一下那边的同志们,确认大家都没事儿。下午看Yes prime minister,傍晚的时候困得直接睡着了,最郁闷的是还梦到了小姑娘,起来之后心情无比的差。晚饭没吃,吃了点切片和牛肉干。然后看奥运,刷微博。准备明天回一趟学校去把该复印的复印了。晚上跟明明聊了会儿,伊竟然都没有被告知要当伴娘,还是我先说漏的。真心希望25号单位没事儿,我可以回家。

流水账

热度:

好久没写了,从上周四开始吧。
周四,早晨醒来就10点多了,然后骑车去西王庄把车和钥匙还给了刘中金,然后走着去实验室,李永卓回来了,于是上网扯淡,然后开始拆硬盘,最后一个螺丝愣是没拧下来,然后去吃的驴肉火烧,回来之后刚好小朱来给李永卓送东西,顺便给我拆了螺丝。之后我就去中关村找acui了。
换了个风扇,给硬盘装了个盒子,跟我姐说晚上吃饭,然后临走的时候一不小心收了acui的手机。晚上跟姐姐在云海肴吃的,吃完聊了很多,关于好多人的好多事儿。之后回五棵松,看奥运会,然后跟别人聊天打发时间,又看了遍yes minister…晚上跟人说晚安,然后伊问了我好多关于买话剧票的事情…之前许过她带她看一次,可惜,没机会了。
周五,起来就很晚了。中午跟王通吃食堂,终于发现拉面和炒饼还能吃了。下午晚上继续宅,感觉毫无亮点,我都不知道还发生过啥了。fish好像开车去加州了。晚上继续看奥运会,忘了吃的啥了。晚上继续聊天,哎,越说越难受。哦,好像下午问过老冯,他说过阵子让我们搬长安新城,于是就暂时不办网络了。
周六,早晨起来还蛮早,因为京东的快递和招行的信用卡。开卡之后去青塔的联通营业厅办了个3g的号码。回食堂吃饭一放高温假,人少了好多。励志这个2货竟然来北京了,但丫没时间跟我吃饭。下午摆弄手机,似乎没干啥有意义的事情了。晚上发现食堂有麻辣烫,还他妈挺好吃。之后继续看奥运会,聊天,活着难受的要命的生活。晚上还跟小m约了晚饭,跟拖拖夫妇和炳风夫妇约了午饭。好像奥运会看到好晚才睡觉…
周日,10点起床去大钟寺的巴办吃饭,一直聊天到两点。然后地铁到望京找m,跟她那儿上了会儿网,晚上吃的火炉火,排队排了好久。之后地铁回五棵松,丫丫来北京了,约了今天的晚饭局。
晚上全是个值得纪念的晚上。不多说了。奥运基本也没看下去,哭了好久,一点劲儿都没有的瘫在床上。一直失眠到天亮,半夜还跟巫巫聊了会儿,伊也没睡着。
今儿一觉睡到12点,起来看了会儿奥运,接着睡了,傍晚出门,丫丫让我给他带皮带,我也忘了。晚上一起吃的饭,好久没聚了。之后回丫丫房间拷了照片,又看到了很小姑娘的那些,心里一阵难受。之后看奥运,打牌,然后骂裁判。10点多我就回来了…看了会照片嗷嗷的怀念学校,还有那群朋友们。胡胡跟我说建亮25号办事儿,我不知道能不能回的去。我很想回去,哎,不多说了。伴郎不能是属兔的,所以只能找虎众了,伴娘暂时也只有明明。时间太紧,都不知道能叫谁…
今天一天没联系她,这是个好的开始。没有你的晚安,我一样可以睡着。

继续流水过年

热度:

初四。由于初三晚上跟荔枝 阿姨 didi还有wsn打牌打到快3点,所以中午才起床,妈妈串门儿不回家吃午饭,跟爸爸随便吃了点,然后下午去小邢家玩。迟到了半个小时,原因是我看洛城德比来着。她家里的同学们比较杂,哪个圈子里的都有,一起聊了好久,然后打牌。晚上跟建亮 胡胡和明明约了吃火锅,基本没喝酒,净聊天了。各种打岔,最后演变成我们三个人抢明明。建亮大概8.25结婚,看来是肯定得回来了。晚上跟明明溜达回来,走了一路,说起我哥的好多事儿。他倒是也要结婚了,但一点都不觉得有个要结婚的样子。晚上继续打牌,起码也得到两点..

初五。之前联系好了中午初中同学聚会。我起晚了..自打初三我们考预科提前毕业之后,我们初中班一直都没有过聚会,连张合影都没有。今年刚好第10年,于是据说昨儿我哥翻出同学录打座机叫的人,结果好多家里早就没有座机了。不过很欣慰的是今儿竟然来了小20个人,除了我们经常见的那四五个,其他的基本我都10年没见了,而且有的已经都是孩儿他妈了。好多人本来说来,结果临时有事儿,还有人过来见了一面就撤了的。哎,虽说一直不聚,也基本没有联系,但大家都没咋变样,说话也一点都不拘束,扯着大嗓门一个劲儿的吆喝。中午喝了点酒,没喝多,相互留了联系方式,我回来建了个qq群,哎,我们之前连个群都木有的!

中午建亮他们还有个局,我没赶上,下午2点多去他家打牌,本来寻思人挺多的,结果就丽莹 田田 胡 明明 一慧,还有我和建亮。抖抖同学已经回魔都了,水水还没到家,杨刚在家陪客,于洁没带手机..这帮靠谱的啊..大概4点多的时候俺姨回来,于是彻底没法打牌了。挨个问道大家的个人问题,我千不该万不该说了句“我等明明”,于是被撮合的体无完肤。一直聊天聊到好晚才走,我把一慧送回家之后突然发现自己没地儿吃饭了,一个个的都忙去了。吃了个kfc,之后和小邢还有李蕾一直聊到10点多。呃,话题比较乱,无法总结。小邢同学的相亲史太复杂,好多时候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不容易自己看上一个,结果她妈给算了一下八字儿,说俩人不合,于是我囧到无以复加。要是我妈敢拿这玩意儿说事儿,我就不结婚了!

想起那天明明抱怨嫁不出去,我跟她说要等到30岁还单身,我就委屈一下。突然想起之前我似乎还答应过别人来着,我靠..我是得有多么不靠谱啊!XD

写个小游记

热度:

Day1,其实就只有半天。下午1点从寝室出发,地铁4#到南站,然后排队换纸质票。之前网上买的时候默认是学生票,怕换不出纸质票,刻意找了个改签窗口,结果售票员就拿着学生证刷了下磁,没看乘车区间,就给我把票打出来了。然后还帮旁边一个Iran哥们买了张去上海的车票,伊长得很像Luis Figo。

在南站等了大概1h才检票上车,很顺利,查都不带查的。所谓北京到青岛的高铁,其实就是北京到济南的高铁+济南到青岛的动车,北京到济南之间跑得特别快,基本都在310km/h以上,火车飞一样的到了济南站,然后就sb了。在济青线上的时速也就210左右,慢的时候能到170,快的时候也不过230。路过潍坊的时候心里还忐忑了一下,过家门而不入的滋味不好受,我也不是说不想回家,只是我这个状态回家的话,我妈会崩溃的。火车离开潍坊的时候天色渐渐的就暗了,之前晴朗的天气和大片绿油油的庄稼地的景象不复存在了,视野慢慢的变窄,周遭的轮廓渐渐模糊,路过的小城镇的灯也渐渐的亮了起来。大概进了青岛界之后,视野变得更加模糊,外面开始有雾,而且越发的大。火车越跑越慢,离城里越来越近了。

8点多点的时候到站,由于姐姐看演唱会去了,所以出来之后联系了接站的小邢同学,在车站见面,海风吹的胳膊上湿漉漉的,久违的呆着咸味的空气,进入胸腔之后会把一些沉重的东西带出来。跟小邢同学去栈桥溜达了一圈,伊给我讲她的相亲史,把我都乐坏了。栈桥是小时候每次去青岛都会到的地方,这地儿有拍照的,小时候很多照片上都有 栈桥留影 x年x月x日 的字样,还有个栈桥的logo。后来来青岛就不来这儿了,大多都是白天匆匆的逛逛城里的商场,晚上去五四广场吹个风。

大概10点到小邢同学住的地方,离火车站不是很远,路上还吃了个晚饭,当然是我一个人吃的,辣炒花蛤啊,风卷残云啊!伊租的房子,特别小的一间屋子,摆了张床之后就没啥空间了,伊现在还自己天天做饭吃,上班的生活也不是那么轻松。聊了会儿天,多数还是伊讲相亲史,我在听..大概11点到我住的小宾馆,也就张床,不过竟然有网,乐坏了!躺床上抱着本玩了会儿,把手机、touch之类的都充上电,结果第二天悲剧的发现手机没充进去,直接导致周六一天不怎么敢上网。晚上睡的其实不太好,床有点潮湿,夜里醒来好几次。

Day2. 早晨大概8点多才起,小邢说给我做的早饭,本来没打算吃的,后来觉得不吃的话太不给面子了,于是就去她那儿吃了个早饭,一起坐车去我姐那儿。海洋所的地理位置太好了,出门就是一浴,她们寝室在12楼,窗外的景色特别好,也特别凉快。上午我们仨在八大关溜达聊天,我跟姐姐基本都是讲一些实验室的基本情况,抱怨一下老板和以后的就业压力,小邢同学继续给我们讲相亲史…中午去闽江路上的一家川菜馆吃了个午饭,下午去闽江二路一家叫Kerr的咖啡厅坐着休息了会儿。青岛的中午还是有点闷的,可能天气不太好吧,说的有雨,结果没下下来。呃,这几天在青岛,我基本都算是倾听者了,本来一般来说我都是那个最能说的,而且我也确实有很多事儿要说。下午给发小儿发了个短信,伊竟然还没来上班,本来还想找伊玩的。

之后去奥帆广场吹风溜达,继续听小邢同学讲相亲史,天呢,这姑娘这一年净相亲了,基本在青岛工作的的单身适龄的昌邑男性伊都要见一遍的样子,唉,女人啊..相比之下还是我姐姐的心态就要好很多,跟我的想法也比较相近。某种程度上讲,我跟我姐姐这种在学校的还都相信爱情,小邢同学基本就直接冲着嫁个好人家去了。不过可能也正常,工作之后想法就不一样了。

晚上跟林文辉联系了一下,伊作为体制内的精英,最近工作比较忙,白天没时间陪我们玩,晚上好不容易抽出俩小时来请我们吃了个饭,气氛倒是很欢乐,各种相互调戏,反正我们四个都单身。我跟林小时候一起长大的,当然在我们俩记事儿之前就分开了,后来初中的时候经过家长的指认,才知道原来是从出生就一起玩的那种!晚饭吃的很匆匆,林同学不断的接电话,也不喝酒,我们加快速度吃完就散了。晚上去五四广场溜达了一圈,跟之前来过的若干次一样,吹吹风而已。晚上先把小邢同学送回家,然后跟姐姐回海洋所,在她一个同学那儿住。人家的硕士条件比某准世界一流大学好多了,呃,不过人家自己说某院不算大学,没啥可比性。晚上睡得倒很舒服,没空调,但海风特别舒服,也不潮湿。

Day3. 早晨本来跟姐姐说给我打电话的,结果手机充电的时候调成静音了,伊给我打了俩电话我都没听见。大概8点30才起来,赶紧打电话,伊说带我去吃饭,我说不想吃,于是伊就一个人去吃了,后来说是她自己去的时候也没啥可以吃的了..哥之前说今天从城阳过来,小邢同学和姐姐之前商量好了一起挤兑哥,结果哥早晨来的时候比较晚,路上又堵车,所以直到10点才到。中间的时间给小邢同学看了个星盘,哈哈,很多话我都不敢直接说,这点跟我姐有差距,很多时候很多话我都觉得没到说的那么直接的份儿上,所以就选择不说或者含蓄的表达。反正某蟹一旦想含蓄了,一般人不会听出来的。

哥来了之后一起坐海底隧道公交车去黄岛的山科,路上各种折腾啊,人超级多,基本都在跟哥聊天,各种聊,然后中间小邢跟哥相互挤兑,我反正两边添油加醋,纯看热闹。大概1点到的山科,跟昌杰碰面,这孩子大概从高中起我就没见过他了,不过伊没怎么变样,现在是山科的职工,生活很悠闲的样子。在山科吃了个饭,喝了点酒,家里的青啤真比北京的好喝,菜也很好吃。下午找了个车去金沙滩,刚好赶上啤酒嘉年华,不过也没啥可玩的,在沙滩上踩水聊天,穿的衣服也不方便下深水,天气特别好,没太阳,不晒,但人超级多。下午主要聊的是初中同学的近况,好多人都记不起来了,今年是我们班分开10年的日子,准备过年回来好好组织一下,据说好多人都当妈妈了,唉。在那个最纯真的年纪,还是有很多纯真的回忆的。

从黄岛回来就7点多了,在闽江路上找了个地方吃饭,嫂子也从城阳赶了过来,体制内的林同学闻讯抽了俩小时出来一起吃饭,据说,这是我们初中同学在青岛最大规模的聚会,之前的记录是3个人,现在是6个(嫂子算家属)!晚上喝的也不少,基本也是各种挤兑,我发现我在挤兑教学到的那些知识还是很有用的,在此感谢鸟core等人!之前我觉得很老实的昌杰同学挤兑起人来,一点都不比我差,嗷嗷!7个人里就嫂子比较安静,毕竟不是很熟悉。吃饭一直吃到9点,林同学还得继续回去加班,把他宾馆的门卡给我们让我们先去玩会儿,哥跟嫂子急乎乎的去坐公交了,他们回城阳还得俩小时。我们剩下四个人去宾馆看非诚勿扰打干瞪眼,一直到11点才走。把小邢送回去,跟姐姐打车回她们所。

Day4. 今天早晨起得比较早,收拾好东西之后跟姐姐就告别了,挺舍不得的,这几天集体活动比较多,好多话想跟她说的都没说。打车到火车站,排队买票,结果到北京的都没有了,只好买了最早的车到济南,当时想的是要是济南也没票的话就跟那儿住一晚上,第二天再走。跟dinstein同学聊了会儿,伊告诉京沪高铁票还不少,又告诉我从济南东到济南西怎么走比较方便。高中同学还有些在济南的,不太好意思麻烦他们,毕竟平时联系不多。中午12点到济南,热的要死啊简直,唉,跟青岛没法比。出了济南东就是大明湖,进去溜达了一圈儿,反正也就是那样,然后公交+打车去西站,西站太远了,好在泉城的出租车便宜,燃油附加费才5毛钱。到西站的时候已经饿得不行了,赶紧进去,连个吃饭的地儿也没有。找了个自动售票机买票,太方便了,反正刷银行卡,也不觉得贵,而且从济南到北京基本半小时一趟车,都有票。拿着票进候车厅,发现有个卖吃的的小摊儿,竟然起了个名字叫超市!!除了钙奶饼干就是3+2,还有周村烧饼和德州扒鸡。买了袋3+2,买了瓶可乐,哐哐的灌下去,然后歇了会儿就检票了。

再说一次,高铁太爽了,速度嗷嗷的快!邻座儿是个年轻的妈妈,带着个巨可爱的小loli,于是基本一路上都在调戏小loli,我还没调戏够的就到北京了><大概是下午3点多一点。4#到西门,骑车回寝室,大概4点10分的样子..

流水大概就是这样子,这趟没回家,好多人都不理解,罢了。十一再回去吧,小翟结婚,得回去看看了,希望到时候情绪和状态会好一点。青岛真他娘的是个好地方,老子有点想回去了。

最后,感谢在青岛接待我的朋友们,哈哈,跟你们客气的话就太看不起你们了!


Powered by Google Talk Widget